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聽到許溯帶著笑意的聲音:“早上下午都有會,如果訊息沒有秒回,寶寶千萬不要生老公的氣好嗎?”醫院裡的照片,許溯早上的親吻,兩個畫麵織在一起,陳嫵難得產生了一恍惚,頗有些不解地對著匿名照片出了會兒神。倒也不是生氣,這樣平白無故飛來一張照片,任誰都沒辦法相信。可能是P的,可能是八百年前的,即便是今天新鮮出爐的,那是誰拍的?總不會是許溯,那他沒必要沒日沒夜對那麼好,如果是林芊,陳嫵雖然在高中時期不痕跡地羨...陳嫵在收到簡訊之前,已經察覺到許溯有事瞞著,他一向不在家裡打工作電話,最近,電話卻多了起來;有時候會在臺站一會兒,時間倒不算久。

但許溯每天仍然和二十四孝好老公一樣按時回家,睡之前兩人有個深的晚安吻,就沒有將許溯短暫的失神放在心上。

直到收到這條簡訊。

在社件如此普及的況下,收到了一條來自不知名手機號、僅僅隻有一張照片的簡訊。

照片裡,許溯正坐在醫院服務臺前的長椅上,林芊站在他的麵前,從拍攝者的角度看過去,兩人深對視。

陳嫵在看到的一瞬間心重重跳了一下,拇指和食指放大照片,兩人雖然隔了一點距離,但仍然看得出許溯眼神中的關切,以及林芊泫然泣的模樣。

陳嫵的第一反應是,這是什麼時候的照片?

接著是,林芊竟然回國了?

最後是,這就是許溯瞞著的事嗎?

盯著手機裡的照片,許久,搖了搖頭。

無論這張照片是誰發給的,既然是匿名,那就不會暴資訊,現在要做的就是搞清楚,這張照片是不是真的。

陳嫵墊高靠枕,倚靠在上麵,肩頭到床頭紅木板,紅木沁出一點不舒服的涼意,了一下,肩頭不由自主繃。

陳嫵和林芊在高中時是同班同學,在那個時候微信剛剛開始執行,們每個同學都加了對方的微訊號。

陳嫵開啟通訊錄尋找林芊的備注,因為忘記以前的備注是什麼,隻能在通訊錄裡上下,從字母劃到符號。

陳嫵掃了一會兒,在倒數的符號那一段裡找到林芊的微信了,對方的頭像是一隻憨態可掬的貓咪,微信名是一朵櫻花後麵跟著“Qian”的字元。

陳嫵盯著貓咪看了會兒,隨後點開的頭像,首先看到的是林芊的微訊號:SuloveQian。

高中微信剛執行的時候,林芊和許溯正在,陳嫵作為一個旁觀者對這事一清二楚,這樣的微訊號在當時無可厚非,但是十年過去了,微訊號早就可以更改。

陳嫵下心中微妙的緒,開啟林芊的朋友圈。

林芊的朋友圈顯示的是半年可見,而這半年,唯一的一條資訊是來自半個月前,林芊附了一張飛機落地的照片,隻有四個字:“我回來了……”

顯示的地點是南市,和許溯也都在南市。

陳嫵又開啟了這張匿名照片,從照片裡其他人的著來看,的確是這個季節的服。

隻是許溯的這件服,沒看到他穿過,或許是新買的,又或許是放在辦公室備用的。

陳嫵試探著給匿名手機號回簡訊:這是最近的照片嗎?

幾分鐘後,

匿名手機號又發來了簡訊:今天。

陳嫵頓時愣住了,這張照片竟然是今天拍的。

因為是暑假,陳嫵和學生一樣休息在家,早上許溯出門的時候在臉上烙下一吻,迷迷糊糊的時候,還聽到許溯帶著笑意的聲音:

“早上下午都有會,如果訊息沒有秒回,寶寶千萬不要生老公的氣好嗎?”

醫院裡的照片,許溯早上的親吻,兩個畫麵織在一起,陳嫵難得產生了一恍惚,頗有些不解地對著匿名照片出了會兒神。

倒也不是生氣,這樣平白無故飛來一張照片,任誰都沒辦法相信。

可能是P的,可能是八百年前的,即便是今天新鮮出爐的,那是誰拍的?總不會是許溯,那他沒必要沒日沒夜對那麼好,如果是林芊,陳嫵雖然在高中時期不痕跡地羨慕過能和許溯在一起的林芊,但也認為這種算是心機的事林芊應該不會做。

如果說,七年眨眼而過,林芊格變了,真的拿出這樣的照片朝示威,目的那麼明顯反而說明並沒有在許溯這裡得到想要的回應。

空調的冷氣呼呼地朝外頭吐氣,陳嫵掀開空調被,的長從床另一側,踩在地板上。

陳嫵睡醒洗了把臉,將長發披著,隻用發繩紮了一小簇,化了淡妝,提上手袋打了輛車直接去許溯的公司。

許溯父親白手起家開辦了這個紡織品公司,在許溯高中時因一道的兄弟陷害曾經一度陷破產危機,好在後來在不人的努力下度過了危機,現在蒸蒸日上。

陳嫵不太進公司,但總裁夫人的份每年年會要亮相一次,所以公司前臺都認得。

李琳原本盯著門口旋轉玻璃門還在發呆,突然看到一個材極好的大人。

鵝黃的純棉蕾吊帶,白針織開衫,鉛筆灰的七分掐了細細的腰,還以為是來麵試的新員工,再仔細一看,分明是有兩麵之緣,總裁的夫人陳小姐。

李琳連忙站了起來:“陳小姐,是找許總嗎?我給您帶路。”

“不用的,你們忙你們的,我自己上去就好。”

陳嫵直接去了直達電梯,辦公室在最上層九層。

現在是下午三點多,離中午午休過了久,又與下班的點差了點距離,所以等候電梯的人並不多,樓裡左右加起來有八部電梯,陳嫵隻等了一會兒,電梯就到了。

電梯停在九層門開啟,陳嫵還沒出電梯就和迎麵要進來的許溯的書章柯上了,兩人都是一愣,

“夫人?”

“章。”

章柯不愧是許溯邊得力乾將,短暫驚訝過後立馬恢復了表,腳步一轉,他把陳嫵迎進了許溯的辦公室,

“許總在開會,您有急事可以先和我說,我看能不能解決;如果需要找許總,我和他先說明一下。”

陳嫵搖頭:“沒事,你先去忙吧,我在這裡等他就好。”

許溯的辦公室足有百平,除了與會的客廳外,休息室配套設施一應俱全,墻上的掛畫是陳嫵在逛街的時候正好看到畫展,一眼相中的;辦公桌旁的花藝是陳嫵訂的,每週都會換上新的花樣。

章柯點點頭,吩咐了助理送來飲品和點心,隨後將辦公室的門關上。

出了辦公室,章柯手指了一下眉心,走到旁邊的茶水間撥打了電話,沒響兩聲對麵就接了起來,章柯組織語言:“許總,夫人來了,現在等在辦公室。”

章柯聽到對麵的聲音,回復道:“嗯,我知道……好的,瞭解。”

等掛了電話,章柯又回頭看了一眼背後的辦公室。

一旁的總裁辦助理看左右無人,探出個腦袋,眼神八卦:“章,夫人來了?”

章柯覷:“你不是看到了?”

助理齜牙咧,朝左掃了一眼示意章柯:“許總又出去了?”

章柯:“嗯。”

助理:“這不是太打西邊出來嘛,真好奇那位是誰,許總難得最近好幾次……”

沒等八卦完,章柯睨一眼,拿資料拍了下腦瓜子:“做好你自己的事,別瞎好奇。”

許溯接到電話時,已經在從醫院往回趕的路上,但是聽到章柯的電話還是忍不住加快速度。陳嫵一向是不會來公司的,怎麼今天突然來了?

車開了空調許溯仍舊到發悶,因為趕時間,他幫林芊這邊的事辦完出了一汗,原本想回公司換一襯,現在看起來換不了。

車開到公司車庫,許溯穿上西裝外套,他在電梯裡稍微擺弄了一下因為汗淩的前發,電梯鏡麵,許溯的拔一覽無餘。

章柯見到許溯忙跟在他後,

“等了多久?”

“夫人等了半個小時,似乎沒有非常著急。”

許溯心道:陳嫵的脾氣從來都是很好的,他就沒見發過火。

辦公室門推開,陳嫵正坐在沙發上翻看雜誌,見他進來,雙眸綻放出笑意,

許溯原本略有不安的心頓時被平,他喜歡陳嫵對他笑。

許溯問:“等久了嗎?”

陳嫵搖搖頭:“還行,就一點點久。”

陳嫵似是笑著回答許溯,實則眼睛已經從許溯的發打量到皮鞋。

從小在需要看眼的家庭裡長大,一眼就能看得出許溯幾分鐘前並不是開會,而是在外頭大量行走,哪怕他神掩飾得再好,襯衫領上的汗漬沒法遮蓋。

這個襯衫與匿名照片中是同一件。

章柯把辦公室的門帶上了,空氣不流通許溯上的味道就變得顯眼起來,除了一點點汗味,許溯應該在上樓之前噴了一點點的香水。

他用的是莫嘉那的雪鬆,新婚度月,陳嫵在免稅店一眼相中這個味道,直接買了十瓶囤在家裡,許溯就一直用,聽說這個牌子因為周轉不靈停產了,家裡的存貨竟然了絕版貨。

除了雪鬆以外,陳嫵還聞到了一點甜膩的香味,不喜歡甜膩味道的香水,所以家裡從來不會放類似味道,陳嫵確認這不是什麼洗凝珠或者沐浴的味道,再加上一點若有似無的消毒水味,陳嫵確信照片是真的,許溯剛纔是在醫院。

許溯將外套搭在沙發上,走近,垂在一邊的手掌被陳嫵用兩隻小手握住,他順勢將人帶到自己的上,聲問:“怎麼想到今天來公司了?”

“還不是看你最近忙,想和你一起吃飯嘛。”

陳嫵被他抱在懷裡,開雙手圈住許溯,在許溯要靠過來親的時候,陳嫵往後仰了一下。

陳嫵突然皺了眉,又向前在他麵前嗅了一下,

許溯不明白在做什麼,還以為在和自己玩,他笑了一下握住陳嫵的腰作勢要不顧陳嫵的反抗來親,

“許溯,你上怎麼一甜味呀,今天開會的經理了那麼濃的香水嗎?”,怎麼今天突然來了?車開了空調許溯仍舊到發悶,因為趕時間,他幫林芊這邊的事辦完出了一汗,原本想回公司換一襯,現在看起來換不了。車開到公司車庫,許溯穿上西裝外套,他在電梯裡稍微擺弄了一下因為汗淩的前發,電梯鏡麵,許溯的拔一覽無餘。章柯見到許溯忙跟在他後,“等了多久?”“夫人等了半個小時,似乎沒有非常著急。”許溯心道:陳嫵的脾氣從來都是很好的,他就沒見發過火。辦公室門推開,陳嫵正坐在沙發上翻看雜誌,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