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晨,心中始終記得,那個將自己護在下的影。陸晨,蘇南煙的丈夫。三年前被蘇老爺子帶回家,重傷!初見陸晨的蘇南煙,看著帥氣的陸晨上滿是傷痕的膛,對他產生第一份好奇!蘇老爺子不顧眾人非議,直說陸晨的份不簡單!一定要蘇南煙嫁給陸晨。本是很好的一段佳緣,卻是在陸晨傷勢沒好的況下,蘇南煙被小混混調戲,為了救,被小混混打斷雙!自此以後陸晨不發一言,就猶如癡傻一般,隻是會靜靜的看著天空。到此陸晨已經贅蘇家三年了!蘇...「來!廢!點點頭……搖搖頭……眨眨眼……張張……」

一破舊民宅的小院裏,一個中年男人正拿著手機,讓坐在椅上,麵無表的男子按照他的話做作!

「爸,你在幹什麼?」此時一名子出現,手裏還提著一些蔬菜。

隻見這名子材婀娜,皮白凈,瓜子臉上柳葉彎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似是會說話!

看到眼前的一幕,子氣憤的說道:

「爸,你又在用陸晨弄網貸!」

「南煙,你喊什麼?」中年人不快的說道,見蘇南煙回來,收起手機說道:「下午你換件服,跟我去李家!」

「我是不會改嫁給那個李子明的!」蘇南煙輕皺著眉頭說道。

「你說什麼胡話呢?你抓時間,我去換服!」說完中年人走進屋。

蘇南煙看著眼前的陸晨,眼中滿是心疼,「陸晨,爸沒有打你吧?」

陸晨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你不配合他就是了,他這樣作踐你,我……」蘇南煙說到這裏眼圈一紅。

不過陸晨依舊是搖了搖頭,這三年來,陸晨對蘇南煙回應最多的就是搖頭。

每當蘇南煙問他疼不疼、苦不苦的時候,陸晨都隻會搖搖頭……

蘇南煙知道陸晨心裏的苦,也知道陸晨心中有很多的,但是從來都不會去陸晨,心中始終記得,那個將自己護在下的影。

陸晨,蘇南煙的丈夫。

三年前被蘇老爺子帶回家,重傷!

初見陸晨的蘇南煙,看著帥氣的陸晨上滿是傷痕的膛,對他產生第一份好奇!

蘇老爺子不顧眾人非議,直說陸晨的份不簡單!一定要蘇南煙嫁給陸晨。

本是很好的一段佳緣,卻是在陸晨傷勢沒好的況下,蘇南煙被小混混調戲,為了救,被小混混打斷雙!

自此以後陸晨不發一言,就猶如癡傻一般,隻是會靜靜的看著天空。

到此陸晨已經贅蘇家三年了!

蘇南煙,曾經是蘇家的掌上明珠,中州第一,卻在其父迷上了賭博之後,流落到貧民區之中居住!

蘇興昌,蘇南煙的父親,迷上賭博之後,蘇家偌大的家業被之揮霍一空,借了無數高利貸、網貸,氣死了蘇家老爺子。

為了償還賭債,便起了讓蘇南煙改嫁給李家爺李子明的念頭,剛才就是他想著蘇南煙嫁給李子明之後,陸晨反正要離開蘇家,最後在廢利用一下,看看能不能再擼幾個網貸!

「陸晨,你聽我說,我是不會離開你的,大不了,我們去別的地方,你不要害怕!」蘇南煙輕聲在陸晨的耳邊說道,「如果實在逃不過去,我們就……」

不過陸晨依舊是麵無表,沒有說話。

蘇南煙看著沉默的陸晨,眼中浮現出一抹苦,知道今天的事已經拖不過去了!

要是無法改變結果,唯有以死解!

想到這,蘇南煙輕輕在的陸晨的臉上親了一下!

「你怎麼還不去換服?整日就知道守著這個廢!」蘇興昌此時已經換上一件勉強算的上會的服走了出來,見蘇南煙還在陸晨邊,頓時大怒道。

「我不換服!」蘇南煙淡淡的說道。

蘇興昌聞言,幾步就來到蘇南煙的邊,指著蘇南煙說道:「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我告訴你,你今天要是配合我,以後我會請個人照顧他,不然,哼哼,我直接把他丟在大街上!」

「你要是敢把陸晨丟出去,我就死給你看,讓你的希破滅!」蘇南煙看著自己的父親恨恨的說道。

在蘇南煙的話說完,陸晨抬起頭看著蘇南煙,不過依舊是沒有說話。

聽見蘇南煙的話,又看見陸晨的樣子,蘇興昌更加生氣了,手裏的皮帶直接就朝著陸晨的腦袋上砸去,「都是你這個廢白癡,給蘇家帶來厄運!」

陸晨的頭被蘇興昌的皮帶扣砸出來一道口子,鮮瞬間就流了下來!

不過陸晨隻是看了蘇興昌一眼,卻是繼續看著別,彷彿這一下不是打在他的頭上。

這三年來,陸晨對此已經習慣了,不習慣又怎麼樣?

自己負海深仇,但是武道基被毀,不然,當日怎麼連幾個小混混都打不過?

如今,陸晨不僅沒有了武道修為,還變了一個不折不扣的殘廢。

這三年來,陸晨的心早已經死了。

他知道蘇南煙對自己好,但是又能改變什麼呢?

自己什麼都不是,隻是一個廢而已,什麼都改變不了。

所以蘇興昌對自己的態度,陸晨已經逆來順習慣了,甚至祈禱,蘇興昌能一下打死自己!

「你幹什麼?你要是再敢打陸晨,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帶著陸晨走!」蘇南煙一把推開蘇興昌,怒聲說道,隨即急忙走進屋去拿紗布去了。

「真特麼晦氣!」蘇興昌罵罵咧咧的走了!

而蘇南煙在進屋後,又飛快的出來,對著陸晨說道:「陸晨我出去一下,家裏沒有紗布了,我馬上就回來!」

說完蘇南煙急匆匆的出了家門。

破敗的庭院隻剩下陸晨一個人。

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的是,陸晨頭頂的一鮮卻是滴落在手上藍玉戒指上!

隻見戒指在沾上陸晨的鮮之後,瞬間發出一陣芒,接著椅上的陸晨就開始全抖起來。

「轟!」

一聲巨響在陸晨的腦中響起。

「咦?武道基被廢?」

「罷了罷了,正好可以修鍊我的獨門岐黃之氣!」

「嗯?」

「竟然還是個瘸子?你這娃兒,究竟是什麼命,怎麼這麼衰?」

「唉,就讓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陸晨的腦中在響起這幾句話後,頓時覺到一巨力充斥在腦中,一瞬間陸晨的大腦中充斥著大量的資訊。

醫道之、武學功法、鑒寶能力等等,彷彿猶如自己掉進了一部百科全書!

一時間陸晨覺得自己的腦袋就快要炸開了,整個人直接暈了過去。

「既得了我的傳承,以後沒藥辱沒了我岐黃門的名聲!」

「為師去也……」會去陸晨,心中始終記得,那個將自己護在下的影。陸晨,蘇南煙的丈夫。三年前被蘇老爺子帶回家,重傷!初見陸晨的蘇南煙,看著帥氣的陸晨上滿是傷痕的膛,對他產生第一份好奇!蘇老爺子不顧眾人非議,直說陸晨的份不簡單!一定要蘇南煙嫁給陸晨。本是很好的一段佳緣,卻是在陸晨傷勢沒好的況下,蘇南煙被小混混調戲,為了救,被小混混打斷雙!自此以後陸晨不發一言,就猶如癡傻一般,隻是會靜靜的看著天空。到此陸晨已經贅蘇家三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