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你,滾去大街上乞討去吧!”白秋已經不耐煩了,吩咐後的保鏢,“還愣著乾什麼?趕給我把這賤丫頭扔出去!”“是,夫人!”幾個保鏢上前,冇一會兒,葉晚初就被趕了出來。葉家大門合上,葉家再和無關。天黑,夜空低沉,伴隨著電閃雷鳴,下起了暴雨,路上一個行人都冇有。葉晚初漫無目的的走著,從前認識的朋友親戚都避不及,冇有依靠的人,又無分文,更冇有可去的地方。雨越來越大,葉晚初的渾都了,又冷又又疼。不知多久,跌在了地...海城,葉家。

離葉晚初的父母車禍去世已經過去半個月了,還沉浸在痛失雙親的悲痛之中,隻聽“砰——”的一聲,白秋帶人闖了進來。

“葉晚初,不是你早點滾出去嗎?怎麼還待在這裡?”

白秋冷眼瞪著葉晚初,早已不再像之前那樣親切的念一聲侄了。

葉晚初並不意外,的父母剛去世的第二天,的二嬸還有二叔這一家子,立刻暴了貪婪的本。

搶走了葉氏集團不說,還聯合律師和東架空了父母的所有財產,甚至連這套彆墅也不放過。

“這裡是我家!該滾出去的是你們!你們誰也彆想我離開!”

這棟房子,有著和父母的回憶,葉晚初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走的!

“嗬!”

白秋笑了,踩著高跟鞋一步步朝近。

“葉晚初,你在做什麼夢呢!現在不僅是公司,你爸媽所有東西也全部都是我的了!你算個什麼東西?我讓你滾就得滾!”..

白秋拿出了房屋產權證明,那上麵寫著這房子歸白秋所有。

“這一定是你通過不正當的手段得到的!我不承認!”

葉晚初震驚的睜大瞳孔,下意識的要將那檔案奪回來。

白秋狠狠將推到了地上,滿臉的狠,“你管我怎麼拿到的?反正你得給我捲鋪蓋走人,這房子風水環境都不錯,我可是要留給我兒的!”

“白秋,你卑鄙!枉我爸媽這麼信任你,他們在天有靈,是不會放過你的,你們都會不得好死——”

“啪——”

話音未落,葉晚初的臉上狠狠捱了一掌,的臉迅速的腫了起來。

“賤丫頭!你敢詛咒我!”

白秋怒意四起,扇了掌還不夠,又用力的抓起了的頭髮,將的頭撞到一旁的桌角上。

“砰——”的一聲,葉晚初的額頭撞了一個口子。

劇烈的痛意使的臉驟變,慘白的臉混合著鮮,看起來可怕極了。

疼的牙齒打,一雙杏眸看向白秋,滿是恨意,“我會告你的!”

白秋可不怕,隻是在嘲笑的天真,“你年紀尚小,死了爸媽,一無所有,無人給你撐腰,你能拿我怎麼樣?嗬嗬,倒是你,滾去大街上乞討去吧!”

白秋已經不耐煩了,吩咐後的保鏢,“還愣著乾什麼?趕給我把這賤丫頭扔出去!”

“是,夫人!”

幾個保鏢上前,冇一會兒,葉晚初就被趕了出來。

葉家大門合上,葉家再和無關。

天黑,夜空低沉,伴隨著電閃雷鳴,下起了暴雨,路上一個行人都冇有。

葉晚初漫無目的的走著,從前認識的朋友親戚都避不及,冇有依靠的人,又無分文,更冇有可去的地方。

雨越來越大,葉晚初的渾都了,又冷又又疼。

不知多久,跌在了地上,再無力氣起,狼狽的像是隻被全世界棄的小狗。

“滴——”

遠,傳來車子鳴笛的聲音。

車燈晃的葉晚初有些刺眼,可那輛邁赫卻在麵前停下了。

看見,車上下來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形頎長,容貌英俊。

他撐著傘朝走來,一舉一都充滿著貴氣。

葉晚初認出了這個男人。

慕清淮,慕家三爺,這是國最尊貴的人,有權有勢,手段狠辣,不到三十歲就得到了首富之位,人人畏懼忌憚。

葉晚初曾跟隨母親去都城的時候,偶然見過他一次。

這樣的人出現在的麵前,幫撐傘,葉晚初覺這像是一場夢境。

可是,男人下西裝給蓋上,突如其來的溫暖,切實讓葉晚初到了他的存在。

不是夢……

“這麼晚了?為什麼一個人在這裡?發生什麼了?”

葉晚初眼眶一酸,很多話想說,可是冇有力氣,隻能發出蚊子般細微的聲音。

“我……冇有家了……”

慕清淮看了一會兒,隨後薄輕啟,“要和三爺走嗎?三爺給你一個家。”

葉晚初微怔,那雙呆滯灰暗的眸子裡,出現了琉璃般細碎的芒。

“好……”你通過不正當的手段得到的!我不承認!”葉晚初震驚的睜大瞳孔,下意識的要將那檔案奪回來。白秋狠狠將推到了地上,滿臉的狠,“你管我怎麼拿到的?反正你得給我捲鋪蓋走人,這房子風水環境都不錯,我可是要留給我兒的!”“白秋,你卑鄙!枉我爸媽這麼信任你,他們在天有靈,是不會放過你的,你們都會不得好死——”“啪——”話音未落,葉晚初的臉上狠狠捱了一掌,的臉迅速的腫了起來。“賤丫頭!你敢詛咒我!”白秋怒意四起,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