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不用,我來就行,別劃傷了你的手。”“沒事的,”姚舒聲音細細的,“我會小心一點,不會劃傷的。”岑姨看著低頭認真撿瓷片的小姑娘,心底一陣。這個南方來的小姑娘平時話不多,整日也都是悶在房間裏做題。但卻是個很乖的孩子。聽說溪城的水土養人。這話倒真是不假。小姑娘生的十分水靈,皮潔白,五帶著江南孩的秀氣溫婉。說話的時候也是溫聲細語的,著實有些惹人憐的味道。岑姨笑著說:“今晚裴先生要回老宅,我就想著拿一套新茶出...

文/十度天

時值盛夏,黎城的傍晚悶熱難當。

沉悶的雷陣雨前夕,雲層得很低,過堂的風裏裹挾著縷意。

姚舒坐在桌前,低頭做著數學題,練習冊上的解題步驟工工整整。

寫下最後一題答案,抬手了有些發脹的眼睛,向窗外。

天已經暗下來,裴家的中式別墅一片燈火通明。

對來說,這裏是陌生的。

十歲那年,的父母因車禍去世,而則被送到溪城汲水鎮,跟著外婆生活。外婆年紀大了,一直不好。

一週前,外婆因病去世。

又被裴老爺子帶到這個城市。

外婆臨走前說,裴老爺子是的故友,是很好很好的人。

以後要好好聽裴爺爺的話。

想到這裏,姚舒眼角微酸,沒來得及過多傷,門外忽然響起哐當一聲巨響。

是東西摔落碎裂的聲音,同時還有岑姨的驚呼聲。

姚舒的筆尖一頓,連忙起出門檢視。

“舒小姐。”

岑姨正彎腰撿著地上的碎瓷片,見出來了,對笑了笑,眼角的皺紋也跟著彎了彎。

是裴家的傭人,慈祥和善,姚舒總能在上看到外婆的影子。

“你看我,年紀大了作也不利索了,一不小心就摔碎了一套白瓷茶,是不是嚇到你了?”

姚舒搖搖頭。

蹲下,幫忙一起撿:“岑姨,我幫您。”

“哎——不用不用,我來就行,別劃傷了你的手。”

“沒事的,”姚舒聲音細細的,“我會小心一點,不會劃傷的。”

岑姨看著低頭認真撿瓷片的小姑娘,心底一陣。

這個南方來的小姑娘平時話不多,整日也都是悶在房間裏做題。

但卻是個很乖的孩子。

聽說溪城的水土養人。

這話倒真是不假。

小姑娘生的十分水靈,皮潔白,五帶著江南孩的秀氣溫婉。

說話的時候也是溫聲細語的,著實有些惹人憐的味道。

岑姨笑著說:“今晚裴先生要回老宅,我就想著拿一套新茶出來,沒想到這手腳的。”

“裴先生?”姚舒微怔。

“裴先生是裴老爺子的獨子,也是裴家創銘集團的掌權人,平時一直忙於工作很回來。舒小姐你剛來,所以還沒見過裴先生呢。”

姚舒默了默。

未等開口,岑姨忽然一拍大,邊說邊急匆匆往樓下走。

“天怕是要下雨了,差點忘了裴老爺子的花還放在外麵庭院呢,我得趕把它拿進來,可別淋了雨。”

-

庭院裏放著不致的觀景盆栽,有大朵的野百合和芍藥,更多的是不出名字的花。

都是裴老爺子的心頭。

姚舒幫忙把一個個盆栽放到不遠的花房。

“舒小姐,是不是太重了?”

的量小,抱著稍大的盆栽時,幾乎把半個人都遮住了。

姚舒鼻尖有些發紅,淺淺笑了笑:“不重,我搬得。”

“你還是放著吧,我去老劉過來幫忙搬。”

岑姨看了眼細胳膊細的,有些於心不忍,最後還是進屋去裴爺爺的司機過來幫忙。

天邊積雨的流雲越來越多,眼看這場雨就要落下來。

姚舒抱著盆栽不自覺加快的腳步。

庭院的鵝卵石道路有些漉。

黑鬆盆栽遮住了姚舒的視線,沒走出幾步,忽然撞到了一個人。

接著,聞到了一好聞的木質香,是淡淡的枯木屑味,猶如冬日的柏鬆冷冽沉靜。

“對不起……”

姚舒急忙後退一步道歉,手指了,卻沒敢抬頭。

垂眼間,隻看到燙得闊的角,往下是一雙筆直的西裝。

黑的商務皮鞋可鑒人,矜貴到不染一塵土。

“沒事。”

男人抬手輕撣了下服,嗓音清淡。

他沒過多停留,邁步從側走過。

而過時,擺輕輕掃過的手背。

姚舒後知後覺抬頭,卻隻來得及覷間男人寬闊的背影。

著那個背影,稍稍恍惚了一下。

雲層深出幾聲悶雷,這場雨是愈發近了。姚舒收回視線,繼續埋頭搬運盆栽,沒再去想。

岑姨剛走到門口,迎麵就遇到了裴硯承。

“裴先生,您回來了。”

“嗯,”裴硯承淡淡應了聲,“老爺子呢。”

“在書房,已經等您有段時間了。”

裴硯承剛想往裏走,忽然想到了什麽,腳步倏而停住。

抬起眼,視線掃過遠正搖搖晃晃搬著盆栽的小姑娘。

“對了。”

“這是哪來的小東西?”

岑姨順著他的目看過去。

“裴老爺子從溪城帶回來的孩子,家裏人去世了,老爺子覺得孩子還小就想幫忙照顧著。”

裴硯承沒什麽緒地開口:“老爺子平時就喜歡養花養鳥養烏的,這次倒好,直接撿了個小孩養?”

岑姨微笑著解釋:“是裴老爺子故友的孩子,這孩子乖的,也很討人喜歡……”

裴硯承顯然沒興趣聽其他的話。

沒再說什麽,提步上了樓。

-

將所有盆栽搬進花房後,姚舒臉頰微紅,鼻尖滲出了些許汗珠。

岑姨倒了杯水給。

“舒小姐,今天可真是辛苦你了,讓你幫忙搬了這麽久盆栽,我心裏都過意不去了。”

姚舒淺淺地笑了笑,接過水杯,低頭小口喝水。

花房溫暖宜人,白的薔薇花攀緣著牆壁而上。

姚舒坐在藤椅上喝水,手撥弄鵝黃的花蕊。

正在此時,後的曲形木質樓梯傳來腳步聲,然後是男人不疾不徐的聲音。

“目標公司的調研評估報告細節太多,還需要一些時間,西郊酒店的開發也在穩步落實。”

“還有,最近集團裏有幾個新專案要上,這段時間我應該不會經常回老宅。”

姚舒下意識抬頭。

正巧撞上男人掃過來的視線。

是剛才庭院的那個人嗎?

他上的西裝外套已經掉了,穿著裁剪合的黑襯衫。

量高,五深邃。

與在學校裏見到的同齡年們不同,那是隻屬於男人才會有的棱角。

遲來的雷雨終於在此刻落下來,耳邊是沙沙的雨聲。

落地窗外,雨水分外滂沱。

兩人的目短暫錯後,裴硯承便移開了視線。

是一種毫不掩飾的無視。

“我年紀大了,集團的事你自己決定就好。”

裴老爺子走至姚舒眼前,對裴硯承介紹道:“硯承,你這幾天在華景都沒回老宅,這是小舒,我從溪城帶回來的孩子。”

裴硯承的視線重新落在的上。

姚舒抬頭仰他,跌進那雙黑沉的眼睛。

裴爺爺還在說著什麽,卻像浸了的雨水裏,耳邊的聲音模糊了一片。

什麽也聽不清。

硯承?

是他的名字嗎。

直到姚舒的胳膊被輕輕推了一下。

岑姨小聲提醒:“舒小姐,快人呀……”

姚舒回神,下意識口而出:“硯承……”

話一出口,四下所有人皆是一愣。

空氣中是短暫的靜默。

“……”

意識到自己太過失禮,姚舒的臉驀地就紅了。

耳也燙得不行。

裴爺爺被逗笑了,正想說話,手機鈴聲霎時響了起來。

他看了眼螢幕後,臉微變,走到花房外去接聽電話。

姚舒拘謹地站在那裏,因為剛才的稱呼尷尬不已。

安靜片刻。

跟著岑姨規規矩矩地了一句:“裴先生。”

“你應該我什麽。”他略微揚眉。

姚舒試探問:“裴伯伯?”

“伯伯?”

“不是,”慌了下,怕他生氣,臨時又改口,“裴哥哥。”

聽著糯糯的普通話音調,裴硯承覺得有趣,生出了幾分閑心,漫不經心地逗:“老爺子是我父親,你他爺爺,你說你應該我什麽。”

爺爺的兒子,那不就是——

爸爸?!

姚舒嚇得險些扔了手裏的水杯,慌慌張張解釋,“不行不行,您誤會了!裴爺爺沒有要收養我,也沒有辦收養手續,爸爸……不太合適吧?”

裴硯承稍頓,終於輕笑出聲。

笑聲悶悶的,讓姚舒更覺得窘迫,低著頭沒吭聲。

低垂的視線裏,姚舒看到男人邁步離開。經過邊的時候,大掌輕輕拍了下的發頂。

低醇的聲音從上方落下來——

“小孩兒,叔叔。”

-

那天之後,姚舒沒有再見過那個男人。

本以為自此兩人不會再有什麽集,卻沒想到三天後,會提著行李箱,被送去華景都。

那個男人的住所。

岑姨坐在車裏昏昏睡,而姚舒卻無半點睡意,著車窗外飛速倒退的街景怔怔出神。

那天,裴爺爺接完那通電話後臉就一直不是很好,經過花房的時候,依稀能聽見裏麵傳來爭吵聲。

後來,姚舒才知道那是裴的電話。

裴心髒不好,一直在瑞士療養。

這次打電話來,卻是來談離婚的事的。

裴爺爺生了很大的氣,去了瑞士。因此將姚舒送去裴硯承那裏,讓他幫助照顧一段時間。

傍晚時分,黎城CBD中心霓虹閃爍,車流如織。

拔地而起的高樓聳雲端,到都充斥著金錢和利益的味道。

華景都,裴硯承坐在沙發裏,看著低頭站在行李箱旁的小姑娘。

須臾的靜默後,他開啟煙盒點了隻煙,猩紅的火在指尖明滅。

“什麽意思。”

他緩緩吐出煙圈,冷聲質問:“老爺子讓我養這個小東西?”

岑姨猶豫道:“這是裴老爺子的意思,他出國前應該跟您提過這事……”

“我覺得我當時已經跟老爺子說得很清楚了。”

裴硯承目再次停在姚舒上,毫不掩飾地擰眉。

“我沒時間替他照顧小孩。”

“當我很閑?”

岑姨:“可是舒小姐……”

正當氣氛陷凝固,手機鈴聲不合時宜地響起來。

裴硯承摁滅煙頭接聽電話。

他談的是工作上的事,姚舒聽不懂,站在原地保持安靜。

思緒也在這時有些飄遠,想起前幾天在別墅庭院第一次見到這個男人時的場景。

他站在叢叢簇簇的矮薔薇下,看起來謙和溫潤,並沒有像現在這樣冷漠。

可是現在……

岑姨見心神恍惚,在耳邊小聲安。

“舒小姐,裴先生的話…你別忘心裏去,他就是刀子豆腐心,你待會兒說幾句好聽的,裴先生會鬆口的。”

“你自己說,平城這個專案拖了幾個月了!”

裴硯承毫無預兆地加重了語氣。

“為了讓出幾個點的易額,就一直無限期地這麽拖下去,所以你們專案部讓我看到的就是這樣的辦事效率?”

姚舒嚇了一跳。

悄悄抬起眼看他。

男人靠在沙發裏,聲音不大,卻侵略十足。

“報告去重做,如果拿給我的還是那堆垃圾,就收拾好東西,所有人都給我滾去新員工培訓重新學習!”

收了電話,裴硯承瞥見小姑孃的眼神。

像是有點被嚇到。

他手裏撚著金屬打火機,抬眸審度。

姚舒記著岑姨方纔的囑咐,雖然有些怕他,但仍走過去,鼓起勇氣小心討好:“裴、裴叔叔……”

對上他的眼睛:“裴叔叔,我不會給您添麻煩的,等學校開學了我——”

“不用說了,我沒空養你。”

裴硯承沒有給說完話的機會,冷漠起,隻留給一個背影。

“送回去。”

“我不喜歡小孩,更不會養小孩。”,更多的是不出名字的花。都是裴老爺子的心頭。姚舒幫忙把一個個盆栽放到不遠的花房。“舒小姐,是不是太重了?”的量小,抱著稍大的盆栽時,幾乎把半個人都遮住了。姚舒鼻尖有些發紅,淺淺笑了笑:“不重,我搬得。”“你還是放著吧,我去老劉過來幫忙搬。”岑姨看了眼細胳膊細的,有些於心不忍,最後還是進屋去裴爺爺的司機過來幫忙。天邊積雨的流雲越來越多,眼看這場雨就要落下來。姚舒抱著盆栽不自覺加快的腳步。庭院的鵝卵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