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而來,也不容易,本人便介紹你們一個更好的去。”“荒城還有比晨學院更好的地方大師,快,快告訴我,那地方怎麼走!”張煜如世外高人一般,不急不緩地道:“順著這條街,一路往西,再走三公裡就到了……”“一路往西,三公裡……”中年男人皺了皺眉,疑地看著張煜,“那不是蒼穹學院嗎”“額……不錯,正是蒼穹學院!”一聽到學院的名字,中年男人原本還帶著一笑意的臉龐,頓時冷了下來,旋即躲瘟神一般拉著十二歲大的兒子遠遠跑開...第1章

忽悠

“本人夜觀天象,掐指一算,您這孩子乃是荒野大陸萬中無一的天才,將來拯救世界的重任必將落在他的上!”張煜著紫袍,一本正經地看著前的父子倆,轉而痛心疾首,“如此天才,選擇晨學院,豈不白白糟蹋了天賦”

“大師,您也覺得我兒是個天才!”中年男人拉著十二歲大的兒子,一臉激。

張煜深信不疑地點點頭,旋即開口:“看你們一路跋山涉水而來,也不容易,本人便介紹你們一個更好的去。”

“荒城還有比晨學院更好的地方大師,快,快告訴我,那地方怎麼走!”

張煜如世外高人一般,不急不緩地道:“順著這條街,一路往西,再走三公裡就到了……”

“一路往西,三公裡……”中年男人皺了皺眉,疑地看著張煜,“那不是蒼穹學院嗎”

“額……不錯,正是蒼穹學院!”

一聽到學院的名字,中年男人原本還帶著一笑意的臉龐,頓時冷了下來,旋即躲瘟神一般拉著十二歲大的兒子遠遠跑開,生怕被張煜纏住似的。

“唉,又跑了。算上這個,已經被拒絕三十一次了,招個學員而已,為什麼會這麼難”著大街上過往的人群,張煜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了太,張煜抬起頭,瞧著即將落山的太,神略顯疲憊:“如果天黑之前還招不到學員,任務就失敗了。”換而言之,他最多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

……

說起來,張煜其實並不是荒野大陸的人,而是地球上一個私立三流大學的年輕校董,為瞭解決生源的問題,終日四奔波,眼看著剛有點起,卻不幸過勞猝死,再次醒來,已經到了這個陌生的世界。

這的主人,也張煜,並且有一個不簡單的份―蒼穹學院院長。

然而……這份並沒有什麼鳥用。

自從七年前張煜的父親張浩然神失蹤以後,蒼穹學院在短短幾個月分崩離析,幾百位導師與幾千名學員紛紛出走,就連學院藏書閣裡麵的高品質功法和武技也不翼而飛,整個天穹學院名存實亡。

唯一留下來的,隻有一條名為“小強”的土狗,那是他父親在八年前從一戶農家買來的。

其實,作為一個年輕的啟旋四重強者,隻要張煜願意,荒城任何一個勢力,都很樂意向他敞開大門,甚至可以把他當作核心員培養,隻可惜這家夥十分固執,不願意加任何勢力,死守蒼穹學院,並試圖重振蒼穹學院昔日的輝。

憾的是,在長達七年的時間裡,張煜沒能招到一個學員,當然,也沒招到一個導師。

於是,在荒城各個學院統一招生報名的前一夜,張煜借酒消愁,結果越喝越愁,最後是把自己喝掛了,地球的張煜則借機穿越過來。

……

當地球的張煜從沉睡中悠悠醒來的時候,腦子裡響起一道如同人工智慧般沒有的聲音:“超級院長係統……已啟用!”

沒等張煜開口,那電子聲再度響起:“考慮到宿主現在的況,特發布第一個任務。”

【主線任務一:招收一名學員,無天賦要求】

【萬丈高樓平地起,任何偉大的學院,都是從無到有,逐漸建立起來的。有了學員,學院的存在才名副其實,有了學院,宿主纔算是一名真正的院長】

【任務獎勵:察】

【任務時間限製:十二個小時】

【任務失敗:無懲罰】

花了一早上的時間,張煜才搞清楚自己現在的境,然後連吃飯都顧不上,便急急忙忙跑大街上招攬學員,結果,一聽到蒼穹學院的名字,所有人都跟躲瘟神一樣逃走,那著急的樣子,彷彿恨不得多長兩條。

任務時間隻剩下一個小時,招不到學員,張煜心裡也很無奈。

“別人都是在學院裡等著學員去報名,我這院長親自跑大街上招學員,居然還被人嫌棄……”

張煜既無奈,又憋屈。

“看來,正常的途徑行不通,隻能靠忽悠了。”

正當張煜思考著怎麼才能把人忽悠到蒼穹學院的時候,一道糯糯的聲音傳進他耳朵。

“請問,晨學院怎麼走”

抬起頭,隻見站在張煜麵前的,是一個一臉呆萌的孩,十四五歲的年紀,就像含苞待放的花朵,神而。

聲音弱弱的,臉蛋呆萌可,讓人忍不住產生一種保護。

張煜眼睛一亮:“瞌睡遇到枕頭啊!”

如果能夠將這忽悠……嗯,引導,引導到蒼穹學院,就能完係統發布的任務了。

剎那間,前世各大影帝都在張煜腦子裡過了一遍,他擺出一副高冷的姿態,淡淡道:“你要去學院”晨學院是學院,蒼穹學院也是學院。

“嗯。”孩害地點點頭。

孩似乎很跟陌生人接,尤其是張煜這樣帥氣的大哥哥,盡管這位大哥哥看上去有些高冷,讓不敢多問。

“走吧,我正好是學院導師,順便帶你過去。”張煜瞟了孩一眼,旋即轉過,徑直地朝著大街的一端走去。

作為蒼穹學院僅有的活人,他既是院長,也是導師,隻不過他裡所謂的導師跟晨學院毫無關係。

“呀!”

孩有些驚喜,萬萬沒想到,自己在大街上隨便找一個人問路,居然巧遇到晨學院的導師。

瞧著張煜疾步匆匆在人群中穿梭,孩頓時一急,來不及思考,便迷迷糊糊地跟了上去,唯恐自己跟丟了。

……

片刻後。

一個著貂的青年從不遠的奇寶閣走出,左右看了一眼,眉頭微微皺起:“這丫頭,跑哪兒去了該不會真的一個人去了晨學院吧”他倒是不擔心孩的安全,在荒城,敢他們舞家的人,至今還不存在呢。

在周圍找了一圈,確定孩已經離開以後,青年提著一個禮品盒子,徑直地走向晨學院。

……

荒淵是荒野大陸上最大的一座原始森林,荒城則是建立在荒淵東部邊緣的一座大山上的城池,在荒城與荒淵相連的地方,正是蒼穹學院的位置。

換而言之,蒼穹學院東接荒城,西靠荒淵,地理位置得天獨厚,極為難得。

邁過長長的石階後,張煜停下腳步,深深地吐了一口氣,旋即緩緩轉過,平靜道:“到了!”

孩一聽,呆萌的臉蛋不由得浮現一疑:“我聽說晨學院有很多厲害的導師,還有很多實力非凡的學員,應該十分熱鬧才對,為什麼這裡反而這麼……冷清”雖然有些迷糊,但並不傻。

轉頭在四周搜尋了一下,很快,一座巨大的石碑,便引起了孩的注意,隻見那座一丈多高的石碑上清晰地刻著四個鋒利的大字:蒼穹學院。

目停留在石碑上,孩呆了一下,旋即傻眼了:“蒼穹學院這裡不是晨學院”

抬起頭,孩氣鼓鼓地瞪著張煜:“你騙我!”

“我說過帶你去學院,卻沒說帶你去晨學院。”張煜撇過頭,有些不敢正視孩的眼神。

“你騙我!”

“我從頭到尾都沒提到過晨學院,是你自己想錯了。”張煜有點心虛,就連爭辯都顯得氣弱。

“你騙我。”孩噘著,眼中帶著淚花,一副委屈的模樣。

張煜倍頭疼,無奈道:“好吧,我承認,我確實騙了你。”

他確實心了,可這並不代表他放棄了。

隻見他眼珠子轉了轉,話音一轉:“可是,我也是為你著想,才撒了這個善意的謊言。”

聞言,孩一怔,疑地看著張煜。

“你仔細看看,如此麗的建築,晨學院有嗎”張煜指了指周圍聳立宏偉建築,每一棟建築都擁有著不凡的氣勢,風格別一格,建造的時候顯然費了不小的心思,盡管地麵上雜草叢生,樹子東倒西歪,顯得有些淩,多會對建築的觀產生一點影響,但也正是如此,蒼穹學院也擁有一種世外桃源般的寧靜,“你再看看,學院背後那一座座雄奇的大山,在晨學院能看到嗎”蒼穹學院背靠荒淵,自然能夠看到荒淵的風景。

捋了捋被風吹的劉海,張煜斜眼瞟了孩一眼,聲音忽然溫了下來,故作一臉陶醉的樣子:“難道你不覺得,在如此世外桃源般寧靜、優的地方修煉,是一種極致的”

孩愣住了,陷到張煜編織的好畫麵中,

原本不滿意的地方,如今卻是越看越喜歡。

“他說的,好像……也對”孩心裡遲疑了,又覺了什麼,一時想不起來。

見遲疑,張煜立刻打斷的思考,口若懸河:“像你這麼可的孩子,真的忍心錯過如此好的風景或者,你可以忍晨學院那樣嘈雜、喧嘩的環境”

孩被張煜誇得有些害地低下頭,小臉紅撲撲的,小聲說道:“人家真的那麼可”

發現,眼前這位帥氣的大哥哥,其實有眼。

“當然,誰敢說你不可,我張煜第一個不同意!”張煜一臉嚴肅,就像在捍衛某一條至高的真理,容不得任何人踐踏,別說這丫頭確實很可,即便不可,為了完任務,張煜也絕不會說半個不字。

到張煜‘真誠’的目,孩臉蛋更紅了,心裡則是想到:“原來這個大哥哥張煜啊!”

鋪墊了這麼多,張煜覺火候差不多了,趕從懷裡掏出一張報名錶,迅速將報名錶遞給孩,像高尚而慈悲的大師一樣,循循善道:“相信我,加蒼穹學院,你絕對不會後悔!來,孩子,在這地方簽上你的名字吧!”

孩腦子暈乎乎的,迷迷糊糊地在報名錶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舞欣欣。”了:“蒼穹學院這裡不是晨學院”抬起頭,孩氣鼓鼓地瞪著張煜:“你騙我!”“我說過帶你去學院,卻沒說帶你去晨學院。”張煜撇過頭,有些不敢正視孩的眼神。“你騙我!”“我從頭到尾都沒提到過晨學院,是你自己想錯了。”張煜有點心虛,就連爭辯都顯得氣弱。“你騙我。”孩噘著,眼中帶著淚花,一副委屈的模樣。張煜倍頭疼,無奈道:“好吧,我承認,我確實騙了你。”他確實心了,可這並不代表他放棄了。隻見他眼珠子轉了轉,話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