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追一逃,順著曾小魚的食道,迅速鑽進了他的肚子裡去!曾小魚驚恐萬分,剛想出口求救,另外一隻紅繡鞋突然毫無徵兆地在他的下點了一下,將他的下給踩得了臼。兩隻繡鞋帶著一陣香風離開,留下一臉生無可的曾小魚,張大了,雙目無神,無語蒼天。天上的白雲化作萬馬,從曾小魚的頭上奔過。說來也怪,自從那一蟲一蟾鑽進了曾小魚的肚子後。曾小魚便覺腹部微微發熱,有兩熱流沿著細小的筋脈,磕磕地流經曾小魚的全。不斷改造著曾小魚的,...曾小魚剛從死不瞑目的狀態下驚醒過來,立即見到上方有一隻小巧的鞋底朝他的臉上踩落下來。

鞋底的紋路清晰可見,隨其後的,還有一張白的紗,鋪天蓋地般,朝著曾小魚的臉上罩落下來。

無力去吐槽,也無力去做任何的反抗,曾小魚隻能迅速將眼睛一閉,任由那隻鞋底從上麵踩落下來。

「啪」地一下,那隻紅的繡鞋準確地踩在了曾小魚的鼻子上,將他給踩得鼻孔出,眼淚直流。

「暈!連裝個死都死得這樣不安生!

明明可以用寶劍擋下的攻擊,為什麼偏偏要選擇後退?

唉!果然應了那句老話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曾小魚痛哭流涕,心中咒罵。

好在那隻繡鞋的主人在踩到了曾小魚的鼻子之後,似乎察覺到什麼,連忙迅速挪開,曾小魚才得以暫時離了黑暗的籠罩。

睜眼一看,卻見上麵那位材火的宮裝氣勢不凡地喝一聲「看我的!疾風掃落葉!」

便在兩名後天八重高手護衛的保護之下,手持一把明晃晃的長劍,挽了一個劍花,撲向了前方一頭小牛大小的獨眼狼。

「大無腦!打鬥就打鬥吧,還喊什麼口號!這又不是在拍戲!喊口號能把狼王喊死的話,還要武功幹什麼」

曾小魚躺在地上無法彈,隻能暗自腹誹。

這的武功不弱,擁有後天六重的實力。

估計是因為缺乏生死歷練的緣故,在麵對這頭隻有後天四重的獨眼狼時,顯得有些束手束腳。

十的實力,最多也就發揮出了五六而已。

幸好旁邊還跟著兩位後天八重的高手掠陣。

一旦出現危險,他們便會毫不猶豫地出手,將從危險當中給解救出來。

得以跟這頭獨眼狼鬥得不亦樂乎。

可是這就苦了曾小魚,他剛才為了引這頭獨眼狼出現,在叢林裡穿梭時,被一隻毒麻蜂給叮到,導致渾麻痹,躺在地上一時無法彈。

這裡是一線天,空間狹小,打著打著,就會後退。

無意識地在曾小魚的臉上或上踩上那麼一兩腳,讓渾無法彈的曾小魚苦不堪言。

就在宮裝跟那頭獨眼狼打得不可開的時候,曾小魚突然覺口有一些異樣。

低眼一看,卻見一條青大蟲子不知什麼時候,從草叢裡爬到了曾小魚的口,此刻正沿著脖子,迅速往他的臉上爬來。

與此同時,一隻渾長滿了噁心疙瘩的金蟾蜍也隨大青蟲之後,追擊而至。

大青蟲渾閃發著蘊蘊青,金蟾蜍的上則閃著燦燦金,看起來十分神奇。

隻不過前麵那幾個人正忙於對付那頭獨眼狼,並沒有注意到曾小魚這邊的異狀。

大青蟲急於找一個躲避的地方,見前麵有兩個長著黑的口,就開始往那兩個口爬了過來。

而那隻金蟾蜍則是蓄勢待發,匍匐在曾小魚的口,下一鼓一鼓地,準備給大青蟲以致命的一擊。

「不要啊!」

見大青蟲朝他臉上爬來,曾小魚雙目圓睜,麵恐懼。

若不是他全麻痹,無法行,否則早已起跑得沒影。

此刻曾小魚隻能閉,竭力別過臉去,阻止大青蟲靠近自己的鼻孔。

就在曾小魚竭力反抗的時候,曾小魚突然覺腹部一痛,一隻紅的繡鞋再次準確地踩在了他的肚子上。

「啊!」

劇痛傳來,曾小魚忍不住張口痛呼。

就在他這一張口的檔子,那條已經爬到下尖的大青蟲立即改變方向,滋溜一聲,順勢鑽進了曾小魚的口中。

而那隻金的蟾蜍見大青蟲鑽進了曾小魚的口裡,竟然也跟著一彈而起,準確地落到曾小魚的口裡。

「嗚嗚嗚~」

被兩個東西堵住,吐又吐不出來,又不了。

曾小魚啞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更加讓曾小魚到恐懼的是,裡的兩隻蟲子,竟然一追一逃,順著曾小魚的食道,迅速鑽進了他的肚子裡去!

曾小魚驚恐萬分,剛想出口求救,另外一隻紅繡鞋突然毫無徵兆地在他的下點了一下,將他的下給踩得了臼。

兩隻繡鞋帶著一陣香風離開,留下一臉生無可的曾小魚,張大了,雙目無神,無語蒼天。

天上的白雲化作萬馬,從曾小魚的頭上奔過。

說來也怪,自從那一蟲一蟾鑽進了曾小魚的肚子後。

曾小魚便覺腹部微微發熱,有兩熱流沿著細小的筋脈,磕磕地流經曾小魚的全。

不斷改造著曾小魚的,使得曾小魚的正在產生一種不可思議的變化。

在兩氣流的作用下,曾小魚覺自己的時而沉重如山,時而輕如鴻。

時而如墜冰窖,時而如坐火山。

時而繃,時而舒緩。

時而劇痛如萬蟻噬,時而舒服如泡溫泉。

無數種覺不停在曾小魚的上替變化。

把曾小魚這個主人給折騰得死去活來,臉上的表也是變幻不定。

漸漸地,隨著的劇變,也令得曾小魚上的麻痹逐漸解除,慢慢恢復了對的掌控。

「好了!」

大約半個小時後,一聲轟然巨響伴隨著無數煙塵的升起,那頭獨眼狼最終被這給解決。

轟然倒地,獨眼裡著極度的不甘和憋屈。

將寶劍回腰間的劍鞘,拍了拍手,十分滿意地注視著地上的獨眼狼。

「小姐好本事,僅用了一個多時辰,就擊殺了一頭後天四階的狼王!」

「小姐的疾風劍法最近越髮長進了,不出半年必定可以更進一步,進第四重境界!」

旁兩位後天八重的高手開始出言恭維起來。

聽得眉開眼笑,笑魘如花。

「嘔~」

這個時候,一個不合時宜的乾嘔聲傳來。

曾小魚突然從地上坐了起來,扶正了臼的下之後,就對著地麵張口狂嘔。

可是那兩隻東西已經化作了熱流,被曾小魚所吸收。

任憑曾小魚如何嘔吐,也隻是吐出一苦的膽而已,卻連一點東西都沒有吐出來。

沒有辦法,早上為了趕這位小姑的場子,曾小魚連早飯都沒有吃,就跟著他們來到這大山裡。

目的隻是為了配合這位小姑,出藏在山中的獨眼狼王。

最後曾小魚功出了狼王,但卻因為一個不慎,被一隻毒麻蜂給叮到,導致渾麻木,不能彈,無法及時逃離現場。

於是曾小魚隻能躺在地上裝起了死。

不過扮死這項業務,曾小魚倒是專業的。

曾小魚的前世,是一個混跡於某影視城的小跑龍套的。

靠著給人當群演扮死,勉強度日。

因為一場意外,曾小魚穿越到這個世界,為仙俠世界黃岐縣曾家堡一名普通子弟。

算算時間,曾小魚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十五年了。

今年十五歲的他,卻隻有後天三重的實力。

因為資質太差,實力低下,在家族裡不重視,無法從家族裡獲得足夠的修鍊資源。

故此曾小魚隻能加一些狩獵小隊,在隊伍裡給人打打雜,充當炮灰和餌的角。

賺一些小錢,購買一些修鍊所需的東西。

一個穿越者,竟然可以沒有主角環,沒有金手指,沒有牛的係統,沒有逆天的功法或高大上的法寶。

這種待遇,讓曾小魚每每想起,都會有一種吐的衝。

吐了一會,見無法吐出那隻蟾蜍和那條青蟲,曾小魚隻能鬱悶坐在地上大口著氣。

「你沒事吧?」

這個時候,才將注意力放到了曾小魚的上。

臉倒是長得頗為清秀,隻不過太過單薄,實力太低,今後必定沒有什麼前途。

這就是曾小魚留給別人的第一印象。

曾小魚抬頭看了一眼麵前的宮裝。

麵板白皙,五緻,黑髮如。

一白長將給襯托得若天仙,一雙的繡鞋在擺下若若現。

雖然年齡不大,但是曼妙的姿已經初步顯,說是國天香也不為過。

「可惜漂亮的外表下,卻藏著跟外貌反比的智商!」

曾小魚的心中暗自腹誹。

這是黃岐縣林家家主的千金林天。

林家乃是黃岐縣第一大世家。

家主林,現在是黃岐縣縣令。

林家在黃岐縣有權有勢,無人敢惹。

而這卻是個人傻錢多,出手闊綽的主。

見一雙麗的大眼睛注視著他,猶如天上的兩顆大星星,眨呀眨地,十分迷人,曾小魚連忙搖了搖頭,道「還好,死不了!」

曾小魚說著,就從地上站了起來,昂首,一副氣的模樣。

不過鼻青臉腫的模樣讓他看起來有些稽可笑。

沒辦法,為了生活,即便是上捱了幾腳,肚子裡吞了兩個來歷不明的東西。

曾小魚依舊要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

目的隻是為了給這位姑留下一個好印象,也給自己今後增加一些就業機會。

不過此時曾小魚的心裡卻在打鼓剛才吞的那條蟲子還有那隻蟾蜍,會不會有毒?為什麼嚨現在還覺的?有一種想吐的覺。

抿了抿,曾小魚最終還是忍住了乾嘔的衝,繼續裝出一副堅強的模樣。

林天見曾小魚一副年老的模樣,展一笑,笑起來如同春天裡艷的花朵,讓曾小魚看得微微一愣。

「你剛才做得不錯!這是你今天的工錢!」

林天將一塊五兩的銀子遞到曾小魚的手上,令得曾小魚眉開眼笑。

要知道,平時曾小魚在外麵累死累活,一天也賺不到十文錢。

讓曾小魚沒有想到的是,他隻是當了一天的餌,竟然能夠得到五兩銀子的酬金。

果然這林大小姐是個傻白甜!

跟著,比跟著其他的主顧要好上太多!

「多謝林小姐!」

曾小魚眉開眼笑地接過了林天遞過來的銀子。

「好了,今天已經出來很久了,我們回去吧。」

林天見曾小魚收下了銀子,表輕鬆地說道。

ps新書求點選,求收藏,求推薦

zuiqianggongfashengjixitong0堅強的模樣。林天見曾小魚一副年老的模樣,展一笑,笑起來如同春天裡艷的花朵,讓曾小魚看得微微一愣。「你剛才做得不錯!這是你今天的工錢!」林天將一塊五兩的銀子遞到曾小魚的手上,令得曾小魚眉開眼笑。要知道,平時曾小魚在外麵累死累活,一天也賺不到十文錢。讓曾小魚沒有想到的是,他隻是當了一天的餌,竟然能夠得到五兩銀子的酬金。果然這林大小姐是個傻白甜!跟著,比跟著其他的主顧要好上太多!「多謝林小姐!」曾小魚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