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劫時明明被劈的魂飛魄散,不可能還活著!這時,腦中“轟”的一聲,一大斷不屬於的記憶被強行塞。怔愣在原地。原來,穿越了,還穿在將軍府一個三歲半的廢嫡小姐上!原主生母被囚,生父不管,繼母和孩子從小磋磨。出生時天降異象,幸運和寵的九皇子訂婚。因此惹了繼母和楚月的嫉妒憤恨。可半年前測試時,才知道原主是個毫無修煉天賦的廢,了全京城的笑話。在這以武為尊的世界,因為註定是廢,全府上下都明裏暗裏肆意欺淩原主。上經常...東洲大陸。

玄日城,楚家最偏僻院子旁的豬圈裏。

一個渾髒汙,布滿掐痕,蓬頭垢麵的幹瘦小孩躺在地上,大約隻有三四歲。

一個婆子正在給放,手腕全是新鮮的刀痕。

旁邊壯婆子用力,卻還是沒滿一碗。

“二小姐,放不出了。”

穿著紅長的十來歲豔麗孩楚天見此,天真無邪的隨口道:

“那就割深一點。”

小娃聞言,奄奄一息的求饒道:

“求求二姐姐,不要再放我了,我疼。”

“五妹妹,一點疼怕什麽,難道你不想大姐姐的病好了?你怎麽能這麽自私,可是親姐姐!”

楚月說著,掃了一眼旁邊地上滿滿的豬食,突然憤怒無比:

“肯定是你吃的不夠多,才沒的。哼!快把這些吃了。”

婆子當即抓住小孩枯草一樣的頭發,糙的大掌啪的打在小孩臉上,指著地上的一大坨豬食道:

“五小姐,你竟然敢不吃豬食,難怪沒!”

小孩幹癟的臉,頓時腫起一大塊,角流出了。

麵前是又餿又臭,還混著豬糞的豬食。

小孩懵懂的眼裏帶著驚恐連連想後退。

這個太難吃了,每次吃完又拉又吐,肚子特別痛。

“五妹妹,快吃吧,不吃的話,我可要讓人親自餵你了。”

小孩不住搖頭,眼裏全是絕。

為什麽二姐姐要這麽對,為什麽父親繼母都不管!

……

此時玄日城五裏外,一群聲勢浩大先天鏡強者,以最快的速度衝向楚府。

他們風塵仆仆,臉上全是駭人的殺意。

為首的麵容剛毅的男人楚戰天,乃西洲大陸最強戰神,號令天下!

此刻他渾煞氣衝天,帶著毀天滅地的暴戾殺意。

五年前他承諾永生不會再踏東洲大陸一步。

但半個月前,突破最高境界後,出現了脈應,才知道他竟有一個三歲半兒,還在吃豬食!

那一刻他就發誓,即使違背諾言,也要將傷他兒的雜碎,全都碎萬段!

“小歌兒,再等等,為父以後再也不會讓你苦了!”

……

楚家豬圈。

婆子見楚天歌不肯吃,惡從心起,直接將的頭狠狠按進豬食裏。

“砰”的一聲。

小孩渾一抖,子一,徹底沒了靜。

婆子覺有異,提起小孩的頭發,頭破流。

原來小孩竟是磕到豬食下的凸石,直接死了。

婆子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將手裏的甩到地上,驚慌不已:

“二小姐,怎麽辦,五小姐死了,那大小姐的病……”

楚月慌幾息後,厲茬的訓斥婆子:

“慌什麽,楚天歌死了纔好!正好取了的心,說不定能一次治好大姐姐的病,也不用再喝了!”

楚月越想越覺得可行。

看到楚天歌死了,別提多解氣了。

楚天歌不過是出生時天降異象,就能和城主結娃娃親,!

幸好一年前測出是個完全不能修煉的廢,否則,風頭都被搶了。

楚天歌死了,父親說不定更高興府裏能養個廢。

就是可惜,不能繼續用楚天歌吃了豬食的,去惡心那位嫡大小姐了!

“對對對,那我現在就把五小姐的心丟擲來!趁新鮮。”

婆子連忙附應,拿著匕首就蹲下,要去劃開小孩的膛。

好痛……

全如同千萬隻針在狠狠紮著。

楚天歌迷茫的睜開眼,眼裏沒有之前的懵懂和絕,隻有噬骨的冰冷。

這是哪裏?!

渡劫時明明被劈的魂飛魄散,不可能還活著!

這時,腦中“轟”的一聲,一大斷不屬於的記憶被強行塞。

怔愣在原地。

原來,穿越了,還穿在將軍府一個三歲半的廢嫡小姐上!

原主生母被囚,生父不管,繼母和孩子從小磋磨。

出生時天降異象,幸運和寵的九皇子訂婚。因此惹了繼母和楚月的嫉妒憤恨。

可半年前測試時,才知道原主是個毫無修煉天賦的廢,了全京城的笑話。

在這以武為尊的世界,因為註定是廢,全府上下都明裏暗裏肆意欺淩原主。

上經常被掐的青紫,婆子還會故意用針紮。

稍微犯點錯,就被關豬圈,吃豬食。半年前更是因為一母同胞的親嫡姐,需要的治病,隔三差五還被放!

原主虛弱不堪,剛才稍微一磕,就咽氣了。

楚天歌看著記憶,就憤怒的想殺人。

這麽小的孩子,怎麽下得去手!

說什麽用的治病,簡直狗屁!

楚天歌乃二十世紀世玄門最年輕的家主,風水界第一巨擘!意外早死,也是二十一世紀整個玄門都敬畏供奉的祖師爺,最強的千年鬼王!

即使變五短,又豈會容忍別人欺淩!

婆子剛給楚天歌翻了個,刀要落在楚天歌的膛。

下一刻卻猝不及防的對上了一雙嗜冰冷,如同惡鬼一般眼神。

“啊啊啊!鬼啊!”

婆子被嚇得狠狠一抖,一把坐到地上後退了好幾步。

楚天歌沒理會對方,兩腳一蹬就帥氣的站起來。

誰知高預估錯誤,用力過度,還沒站穩,就一屁坐地上去了。

艸,失誤了!

楚天歌臉當即難看的一咕嚕爬起來,麵無表的拍了拍屁上沾到的灰塵。

“你、你你、你是人是鬼?!”

楚月也隻有十來歲年紀,再早,此時也有些害怕。

“當然是索命的厲鬼!”楚天歌表冰冷,看著楚月的麵相,聲氣的開口:

“楚月,你狠歹毒,很快就會窮困潦倒,家破人亡,最重要的是,你活不過二十!”

如此霸氣的話,不會因為高和年齡問題而減了氣勢,依舊威懾力十足。

兩人十分惱怒,自己竟會被一個三歲小娃給震懾住!

楚月緩過神來,猜到對方沒死!

聽到楚天歌敢咒自己早死,一臉沉的開口:

“楚天歌,你的賤命真是!我早不早死不用你擔心,但你今天就會死,給我挖了的心!”

婆子二話不說就上前,拿著匕首,兇神惡煞的刺向楚天歌。

楚天歌手小短手,有力的抓住了婆子的手。

婆子和楚月都愣了一下,竟敢反抗?

婆子看著那隻自己一就能碎的小手,目一狠,就重重一個用力。

哢嚓!

“啊啊啊!”

殺豬般的慘聲響起,婆子捂著自己被擰斷的手,驚恐不已。

怎麽可能!

可是後天境二層的武者,卻被毫無修為的一個三歲小娃擰斷了手。

不、這不可能!

婆子臉痛苦,更多的是猙獰。

這裏的修為,後天境一到十層,接著先天境初期,中期、後期以及巔峰。再突破的話,就是傳說中的玄天境。

但整個五洲大陸,沒聽說有幾個能突破到玄天境。

“真是沒用!連三歲小娃都治不了。”楚月對婆子一臉嫌棄。

走上前,惡狠狠的一腳踢向楚天歌的心窩子。

想要一腳把踢死。

砰!

楚月的腳,突然被楚天歌髒兮兮的一雙小手握住。

楚月難掩詫異,見自己的子被弄髒了,一臉惡心的要回。

然而,紋不!

本不回自己的腳!

楚月氣急,低頭罵這個有些邪的小賤蹄子:

“放手,否則我砍掉你的髒爪子!”斷不屬於的記憶被強行塞。怔愣在原地。原來,穿越了,還穿在將軍府一個三歲半的廢嫡小姐上!原主生母被囚,生父不管,繼母和孩子從小磋磨。出生時天降異象,幸運和寵的九皇子訂婚。因此惹了繼母和楚月的嫉妒憤恨。可半年前測試時,才知道原主是個毫無修煉天賦的廢,了全京城的笑話。在這以武為尊的世界,因為註定是廢,全府上下都明裏暗裏肆意欺淩原主。上經常被掐的青紫,婆子還會故意用針紮。稍微犯點錯,就被關豬圈,吃豬食。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