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沈流舒下山了,有史以來第一次下山。但他卻沒有任何的興和激,而是滿肚子火氣。畢竟剛下山就背負一點九七萬億的債務,換誰恐怕都開心不起來。一點九七萬億的債務,想想沈流舒都蛋疼,這要還到什麼猴年馬月啊。而且沈流舒還背負著海深仇,他也必須要報仇,這債務也不能夠不還。至於償,沈流舒沒有想過這回事,畢竟誰知道這七家的兒都長什麼樣子,萬一虎背熊腰,歪瓜裂棗,自己怎麼辦?沈流舒略的看了一下自己的七張欠條,發...“老東西,你說什麼,欠了一點九七萬億?”

沈流舒雙眸怒視著麵前奄奄一息的老道士,恨不得直接將其給掐死。

“你怎麼不湊兩萬億讓我去還!”

“為師也想啊,但是人家不借了!”老道士有氣無力的說道:“流舒啊,為師要不行了,這一點九七萬億的債務隻能夠給你了!”

“你那幾個師姐算是徹底廢了,都五年了,連一點九七萬億都沒有掙夠!”

沈流舒的臉立即黑了下來:“你當我師姐們都是神仙嗎,能夠給你點石金,將一點九七萬億還了……”

“所以現在為師隻能夠將債務全部給你了!”老道士有氣無力的說道。

“你看我值一點九七萬億嗎?”

“值!”老道士頓時來了神:“當初我就是用你做抵押借來的一點九七萬億!”

沈流舒角立即搐了起來:“你……”

“好徒兒,你可是為師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長大的,難道你要讓為師死了被人給脊梁骨,說我欠債不還嗎?”老道士見沈流舒要發飆,直接打起了牌。

頓時,沈流舒沒了脾氣。

畢竟他真的是老道士給養大的,如果不是老道士的話,他早就葬火海了,本活不到現在。

沈流舒從口中吐出一口悶氣,強著心中的憤怒:“師父,就算是我還,你覺得這輩子能夠還清嗎?”

“隻要功夫深鐵杵磨針!”老道士很認真的盯著沈流舒:“我相信你可以的!”

“我不相信自己。”

老道士長嘆一聲,滿臉悲痛的說道:“沒想到我青山一代得道高人,死了卻要被人脊梁骨,為老賴,蒼天啊……”

“別哭喊了,我答應你,幫你還!”沈流舒很是無奈的說道。

“好徒兒,為師就知道你一定會替我還!”老道士立即來了神,立即從上出了七張紙,直接給了沈流舒:“這是欠條,你收好!”

說著老道士雙眸中立即閃過一道狡黠之,如同變魔般,拿出來一個包裹!

“流舒,這裡麵是你的,我都給你收拾好了,你拿著七張欠條就下山去還債吧!”

“如果你實在掙不到錢,你可以憑借欠條流去當上門婿!”

說著老道士話音一轉:“別說師父不疼你,為師早就給你想好了退路!”

對此,沈流舒恨的牙,老不死的還有臉說,拿我換來的一點九七萬億,一都沒給我,也不知道都乾啥了!

現在還說給我想好了退路,這是退路嗎?

“況且你不是一直以來都想要查當年到底是誰殺了你父母,在你家放了一場大火嗎?”

“若是你娶了這些人,們可是都能夠幫你查明當年真相的!”老道士再次說道。

當年老道士乃是在一場大火中將沈流舒給救下的,而且這些年沈流舒還經常做夢夢到那場大火以及父母的慘死。

這也是沈流舒的心魔,一直都想要查清楚的事。

“老東西,為了讓我幫你還錢,你也不容易啊!”沈流舒狠狠的瞪了一眼老道士。

隨即,沈流舒直接拿起欠條看了一眼,不過裡麵的條款,沈流舒越看臉越黑,差點昏死過去。

“本人沈流舒,今借城秦家兩千八百億元整,同時答應贅秦家,直到債務還清方可離開,否則永久贅……”

“本人沈流舒,今借江城趙家一千七百億元整,同時答應輔佐趙家大小姐趙一諾將趙氏集團市值翻十倍,否則永久為趙家奴趙家婢……”

“本人沈流舒,今借麗國布蘭妮士三千五百億元整,同時答應為布蘭妮士的侍寢男傭,直到債務還清……”

老東西,你這就過分了,大洋馬都給整上了?

老道士在看到沈流舒的臉黑下來,當即開口:“好徒兒,你剛剛可是答應我了!”

“老東西,我真想要捶死你!”沈流舒滿臉鐵青的盯著老道士:“和人沾邊的事,你真是一點都不乾!”

丟下這句話,沈流舒一把抓起包裹朝著外麵走去。

“你乾嘛去……”

“下山,還債,報仇!”

“你等我死了,把我埋了,再走啊!”

“我現在不直接把你吊歪脖樹上暴屍荒野都不錯了,還把你埋了!”

老道士著沈流舒離去的背影,滿臉凝重的喃喃說道:“青帝,你兒子我幫你養大了,也幫你培養出來了,當年的海深仇,也是時候了結了!”

…………

沈流舒下山了,有史以來第一次下山。

但他卻沒有任何的興和激,而是滿肚子火氣。

畢竟剛下山就背負一點九七萬億的債務,換誰恐怕都開心不起來。

一點九七萬億的債務,想想沈流舒都蛋疼,這要還到什麼猴年馬月啊。

而且沈流舒還背負著海深仇,他也必須要報仇,這債務也不能夠不還。

至於償,沈流舒沒有想過這回事,畢竟誰知道這七家的兒都長什麼樣子,萬一虎背熊腰,歪瓜裂棗,自己怎麼辦?

沈流舒略的看了一下自己的七張欠條,發現老道士真是大麵積撒網啊,全國各地都有自己的債主。

不過最終沈流舒決定先去江城。

因為在江城他就有兩家債主,所以想著先去打探一番況。

沈流舒自習武,腳程很快,但江城距離伽羅山一二百公裡,所以沈流舒來到國道看看能不能攔個順風車。

沈流舒剛剛來到國道,便看到四五個男人正在圍殺一個人。

而且人上還已經掛彩,顯得無比狼狽。

“趙大小姐,我勸你還是不要反抗了,乖乖的跟我們走,等你老子拿錢來贖你!”

趙一諾滿臉冰冷的盯著這幾個男人:“想要讓我跟你們走,做夢!”

“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們兄弟……”

說著這幾個男人就要再次手,卻發現沈流舒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旁邊,正滿臉興致的看著他們廝殺。

這突兀的發現,讓這幾個男人心頭一,立即將目落在了沈流舒的上。

“別看我啊,你們繼續打!”沈流舒滿臉笑容,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我看的正來勁呢!”讓我幫你還錢,你也不容易啊!”沈流舒狠狠的瞪了一眼老道士。隨即,沈流舒直接拿起欠條看了一眼,不過裡麵的條款,沈流舒越看臉越黑,差點昏死過去。“本人沈流舒,今借城秦家兩千八百億元整,同時答應贅秦家,直到債務還清方可離開,否則永久贅……”“本人沈流舒,今借江城趙家一千七百億元整,同時答應輔佐趙家大小姐趙一諾將趙氏集團市值翻十倍,否則永久為趙家奴趙家婢……”“本人沈流舒,今借麗國布蘭妮士三千五百億元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