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跌撞撞地爬起來跑到缸前向——平靜的水麵上倒影著一張臉,如此陌生。整齊厚重的齊劉海,因幾日未洗,油油膩膩,劉海下是圓滾滾的臉,雖然白得如同十五的月亮,卻長了不刺,白得白,紅的紅,有的甚至還冒了白頭,讓人反胃。一雙眼是十分漂亮的,又大又圓、黑白分明,鼻子也算翹,但臉上這些白是胭脂還是麪?這腮上紅彤彤的兩片又是什麼?不得不說,臉主人的品位十分奇怪。漣漪楞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這臉的主人好像就是。這怎麼可...*

我,蘇漣漪,對天起誓,永不行醫!

說完這句話,便陷黑暗,永遠與這世界揮別。

*

一道帶著恐懼的聲刺耳——“翠兒姐,這花癡死了,怎麼辦!?”

*

本以爲以後的世界是永遠的死寂,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又鬧鬨一片。

*

約中,蘇漣漪隻覺得有人在自己鼻下人中部位探了一探。

“啊!真死了,怎麼辦?翠兒姐。”又有人喊了一句,那聲音抖得更厲害。

“死……死了……”終於,被稱爲翠兒姐的子抖著說話,撐著冷靜下來,“這個賤人死就死了,我們……我們不知道原因,我們本沒來過這!”

“對,我們沒來過這,我們快走。”一旁的子們也附和起來。

接著,便是狼狽的逃跑聲。

當室完全靜了下來,蘇漣漪確保沒有危險,這才忍住上的疼痛,咬牙睜開眼。

沒死!?

當看到周圍環境時,蘇漣漪馬上驚恐的睜大了雙眼。

這裡不是醫院,這裡是哪!?

眼是簡陋的屋頂,用木頭拚,沒有吊頂,可見大的梁木。室稍顯昏暗,從簡陋的屋頂滲下金細碎的線。

房梁木上引下了許多繩,繩上吊了一些籃筐,是最老式手工編織的籃筐。

再看向周圍——土磚砌的炤臺,上麵放著鐵鍋,一摞摞白盤子疊在一旁,可以看出這裡是廚房。

蘇漣漪頓生警覺,這裡非但不是醫院,怕也不是城市,難道自己被劫到了山裡?

撐著坐起來,當看到自己的手時,更是嚇得想驚,因爲,這分明不是的手,這手又胖又白,皮還算細,但絕對是一個胖子的手,哪是從前苗條的材可比?

趕忙又低頭看了服,是土綠的布,中間繫著黑腰帶,腰帶一旁墜著一隻糙的荷包。

視線繼續向下,的上有一雙小卻的腳,套著同樣土綠的繡鞋,圓溜溜的。

原始的廚房,古式,繡鞋……如果這裡不是什麼拍攝現場,那便是……古代!?

饒是再淡定的漣漪,此時也是大腦空白,完全懵了。手臉,手的還是。

這裡是廚房,雖沒有鏡子,卻在門旁有一口大缸。跌跌撞撞地爬起來跑到缸前向——平靜的水麵上倒影著一張臉,如此陌生。

整齊厚重的齊劉海,因幾日未洗,油油膩膩,劉海下是圓滾滾的臉,雖然白得如同十五的月亮,卻長了不刺,白得白,紅的紅,有的甚至還冒了白頭,讓人反胃。

一雙眼是十分漂亮的,又大又圓、黑白分明,鼻子也算翹,但臉上這些白是胭脂還是麪?這腮上紅彤彤的兩片又是什麼?不得不說,臉主人的品位十分奇怪。

漣漪楞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這臉的主人好像就是。這怎麼可能!?什麼時候變了這幅樣?

難道是……借還魂!?

正當驚訝得不到頭緒時,從房門外傳來越來越近的嘈雜聲。

“你是說蘇花癡死在了廚房?”是上了年紀的聲,音很是刻薄。

“劉媽媽,是啊,這可怎麼辦啊?”是剛剛那翠兒的聲音。

蘇漣漪立刻打起了神,直覺告訴自己,們說的是。

“你這個笨丫頭,平日裡看你聰明,今兒今天就犯這糊塗事?”那劉媽媽繼續道,“死了就死了,但別留廚房,直接扔後院井裡,人不知鬼不覺!”

蘇漣漪一驚,理智瞬間恢復,們是要殺人滅口?不對,此時應該毀滅跡才最恰當。

劉媽媽帶著一羣丫鬟們衝到了廚房門前,漣漪已沒機會再逃走。沒死,如果翠兒發現沒死,會不會爲了滅口而將投井?

剛剛死裡逃生,絕對不能再死一次!此時想活下去,必須自救!

衆人了廚房,看見站著的蘇漣漪一愣,那翠兒更是如同見了鬼似的慘——“蘇漣漪,不是我殺的你,是你自己摔倒的,你不要來找我報仇啊。”

原來翠兒以爲蘇漣漪是詐了。

劉媽媽也是一驚,向後退了一步,但到底是見多識廣,很快便穩下心神,“你是人是鬼?”

漣漪急中生智,趕忙道,“劉媽媽,我自然是人啊,好好的人怎麼能變鬼?”神態儘量自然,模仿這些人說話的腔調,唯恐外人看出的破綻。

剛剛從翠兒口中得知,這個老人是劉媽媽,而在這個詭異的世界也蘇漣漪。

劉媽媽五十左右年紀,臉上滿是皺紋,個子不高,卻著一子明,那一雙不算大的綠豆眼此時更是惡狠狠地散發氣。

漣漪覺得,與其說像鬼,還不如說這劉媽媽像鬼——厲鬼。

“翠兒姑娘說的不錯,剛剛我確實是摔倒暈過去,輕輕摔了一下,怎麼會死呢?”漣漪笑著,繼續道。

劉媽媽瞪了翠兒一眼,怨大驚小怪。

翠兒怒了,衝上來就是一掌,“你這個花癡賤人,裝神弄鬼的嚇唬我,看我不打死你!”

但這掌卻沒打上,漣漪很巧妙的微微一側,手就勢扶上了額頭,“哎呀,怎麼頭有些暈?”就這樣不著痕跡的躲過了這一掌。

劉媽媽怒了,“翠兒,你真是沒把我劉老婆子放在眼裡,在我麵前還敢放肆?蘇漣漪沒死,難道你不甘心,非要讓我們李府沾上命案?”

翠兒趕忙收回了手,退到劉媽媽邊,臉上堆滿了討好的笑容,“劉媽媽息怒,翠兒這是和蘇漣漪鬧著玩呢,怎麼會讓我們李府牽上命案呢?”雖然口中這麼說著,心中卻十分鄙夷——這老東西背地裡害死的人還嗎,理死人得心應手,現在這麼發脾氣多半是不想自己牽扯其中。

醫生的觀察是十分敏銳的,兩人的舉止神態被蘇漣漪看了個通。

蘇漣漪並非是那種手無縛之力的弱子,從小習武、大學時爲了緩解神力練習跆拳道,所以,剛剛躲開掌看似幸運,實賴靈敏的反應。

擡眼不著痕跡地看向翠兒的雙眼,雖有著驕縱,但好歹沒有戾氣,說明翠兒還不會殺滅口,暗暗放下心來。

“蘇漣漪,你幫你哥送酒來李府,如今這酒也送到了,錢也拿到了,就別在二爺房前轉悠了,李家可是嶽縣的名門族,不是隨便的小家小戶可以高攀的起的,何況你還是個有夫之婦,你好自爲之吧。”劉媽媽的話說得還算客套,但語氣卻滿是鄙夷。

漣漪一愣,爲兄長送酒?李家?二爺?高攀?有夫之婦?日未洗,油油膩膩,劉海下是圓滾滾的臉,雖然白得如同十五的月亮,卻長了不刺,白得白,紅的紅,有的甚至還冒了白頭,讓人反胃。一雙眼是十分漂亮的,又大又圓、黑白分明,鼻子也算翹,但臉上這些白是胭脂還是麪?這腮上紅彤彤的兩片又是什麼?不得不說,臉主人的品位十分奇怪。漣漪楞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這臉的主人好像就是。這怎麼可能!?什麼時候變了這幅樣?難道是……借還魂!?正當驚訝得不到頭緒時,從房門外傳來越來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