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彷彿眼下所發生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似的。略微過了一會兒,飛機駕駛艙便出來了四名蒙麵男子。其中一名為首的高個蒙麵男子,舉著微型手槍,掃視機艙的所有人,著一腔倭國口音很重的華夏語說道:“我們是來自真理教的,今天劫機隻想與華夏方談判,要求釋放我們的重要高層,不求財,也不想傷害任何人。”說完,他就槍口對著機艙頂部連開了三槍。砰!砰砰!刺耳的槍聲,嚇得機上乘客一陣尖。那為首的高個蒙麵男子,滿意地點了點頭後,才...“十年了,不知道那些令人討厭的傢夥,到底怎麼樣了!”

坐在飛往華夏的飛機上,葉乘風看著窗外那麗的風景,角卻不自覺地勾起一抹淺淺的壞笑。938小說網

www..com

還記得,當初離開華夏的時候,葉乘風隻是一個十五歲的稚年。

而今十年之後,當初的年已經長大,蛻變了一個鐵骨錚錚的男人。

“先生,需要喝點什麼嗎?”

一名麗的空姐,微微笑著問道。

“謝謝,不需要。”

葉乘風同樣報以微笑。

“這位士呢?”

空姐將目,轉移到葉乘風邊的人。

這是一位,著銀灰修連短的子。

酒紅秀發披肩,明眸皓齒間著一顛倒眾生的麗。

緻的五,與那高聳的脯,的小蠻腰,還有那纖細修長的搭配,簡直若天賜,隻一眼便能人難以忘懷。

“好的子。”

饒是那姿極好的空姐,都暗暗有些自慚形穢了起來。

目下移之下,空姐又看到那子上的黑,以及腳下那雙完全包住小的白長筒靴,竟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種想要與那子親熱的念頭來。

人看瞭如此,更何況男人?

“藍山咖啡,不加糖。”

那子,目不轉睛地盯著手上的一份雜誌。

音如天籟,卻冰冷異常,讓人覺如同遭遇了一陣寒流,冷得幾哆嗦。

“咖啡不加糖,會很苦的呢。”

葉乘風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自他上了這架飛機,就注意到了這個堪稱極品的鄰座。

但旅程過去了大半,他卻始終沒聽那講過一句話,更沒有機會與之搭訕。

然而,盡管是現在有了機會,葉乘風卻依然沒有功。

竟是那冷冰冰的,在拿了咖啡之後,理都沒有理他,隻是自顧地看著雜誌,眉頭不皺地喝著苦咖啡。

“好吧,原來是一座喝苦咖啡的冰山。”

葉乘風聳了聳肩,卻也沒有無禮糾纏。

那極品雖然人,但卻冷若冰霜,他纔不想熱臉那冷屁。

“嗬,就這窮酸模樣,還想搭訕。”

葉乘風前麵位置的一名棕西裝男人,非常小聲的嘀咕了一句,但卻被葉乘風毫不落地聽了耳中。

葉乘風正待發作,卻忽然聽見後方,傳來了一聲大喝:“全都不許,劫機!”

隻看見,十二名持著微型手槍的蒙麵男子,殺氣騰騰地從機尾沖了過來。

其中一人的手中,還拽著一名被打得滿頭是的空警。

跟著下一秒,傷的空警就被丟在地上,那十二名蒙麵男子十分有序地留下四人鎮守機艙,其餘八人則往飛機駕駛艙疾馳而去,顯然是要控製機長一類的人。

這一幕驚變,著實嚇得許多人都臉發白。

縱然是葉乘風邊的那位冰山,也有些手抖,以至咖啡灑落。

而剛才,說葉乘風窮酸的那棕西裝男子,則更是不堪,居然渾發抖。

倒是葉乘風,此刻仍然是一副風輕雲淡的姿態,彷彿眼下所發生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似的。

略微過了一會兒,飛機駕駛艙便出來了四名蒙麵男子。

其中一名為首的高個蒙麵男子,舉著微型手槍,掃視機艙的所有人,著一腔倭國口音很重的華夏語說道:“我們是來自真理教的,今天劫機隻想與華夏方談判,要求釋放我們的重要高層,不求財,也不想傷害任何人。”

說完,他就槍口對著機艙頂部連開了三槍。

砰!

砰砰!

刺耳的槍聲,嚇得機上乘客一陣尖。

那為首的高個蒙麵男子,滿意地點了點頭後,才接著道:“希大家配合,不要反抗,更別想在私底下做什麼小作!否則,我們可不保證在與華夏方談判之前,就先殺上幾個!”

“別!別殺我啊!”

之前說葉乘風窮酸的棕西裝男子,忙舉起雙手,哆嗦大:“我……我是企業老闆,我……我可以給你們很多錢,求你們……放了我!”

“有錢了不起嗎?”

為首那高個蒙麵男子一聽,直接走過去把那棕西裝男子拽了出來。

槍托一砸,那棕西裝男子頓時慘著倒地,滿頭是,竟是當場被嚇尿了,霎時一尿味道在機艙蔓延開來,惹得葉乘風險些笑噴。

不過,為首那高個蒙麵男子的舉,卻讓飛機上的乘客們驚恐地意識到,剛才的話一點兒也沒有摻假分。

眾所周知,真理教是一個起源於倭國的世界恐怖組織,擅長使用毒氣製造恐怖。

而且前陣子,華夏方新聞確實發布過通告,表示抓捕了一名真理教高層。

如此一來,眼下這幫真理教恐怖分子,還真就打算拿飛機上的乘客與華夏方談判。

“還有一件事,希大家知道。”

為首那高個蒙麵男子,見乘客們惶恐不已,便得意地笑出了聲:“為了保證談判順利,這趟飛往華夏的飛機,需要改變航線,大家不必驚慌,待到談判功之後,我們自會放人。”

話才剛剛說完,葉乘風便覺飛機傾斜,在高空轉了個方向,顯然是駕駛艙裡的四名真理教恐怖分子,迫駕駛員改變了飛行方向。

略微一頓,駕駛艙出來了一名矮胖男人,他急不可耐地掃了掃那蹲在一堆的空姐,隨後瞟向了葉乘風旁那位冰山,幾乎是不自覺地嚥了一口口水。

跟著,便用倭國語和那為首的高個男人說了一通。

葉乘風通曉十幾門外語,對於倭國語言自然不在話下。

他知道,那矮胖男人其實看上了他邊的冰山,要求現在就帶去衛生間強行占有。

而為首的高個男人,則表示談判沒有開始,不能隨意傷害機上乘客。

但那矮胖男人卻說,幾個月沒人,今天突然遇見了這麼一個火辣辣的極品,本忍不住,到時候出了什麼問題會一力承擔。

於是最終,為首的高個男人隻得點頭。

“這位,跟哥哥走吧。”

矮胖男人興地了下,微型手槍對著葉乘風旁那位冰山指了指,示意從座位起來。

“你……你們說過不傷害乘客的。”

冰山似乎懂幾分倭國語,此刻一臉的慘白,原本迷人的雙眸中,滿是驚恐之。

不知道是想尋求一個依靠,還是看出了葉乘風的不凡,竟不由自主地抓住了葉乘風的一條手臂,驚恐眸中著一求。

“哥哥隻想帶你去品嘗品嘗那**蝕骨的滋味兒,怎麼能傷害呢?說不定你會為此著迷的,嘿嘿。”

矮胖男人就差沒流口水了,嚇得那冰山越發抓葉乘風的手臂。

甚至,冰山的指甲,都好像要刺葉乘風的裡一般,顯然是被嚇怕了。

“滾!”

葉乘風抬腳就揣,當場把那拉冰山起的矮胖男人,給踹了滾地冬瓜。

“你……找死!”

矮胖男人怒極,舉槍就想殺葉乘風。

同時,機艙的其他蒙麵男子,也紛紛持槍上前,黑的槍口直接把葉乘風給包圍了。

(新書上傳,喜歡的收藏和鮮花支援哈。)

超級修真保鏢靠,還是看出了葉乘風的不凡,竟不由自主地抓住了葉乘風的一條手臂,驚恐眸中著一求。“哥哥隻想帶你去品嘗品嘗那**蝕骨的滋味兒,怎麼能傷害呢?說不定你會為此著迷的,嘿嘿。”矮胖男人就差沒流口水了,嚇得那冰山越發抓葉乘風的手臂。甚至,冰山的指甲,都好像要刺葉乘風的裡一般,顯然是被嚇怕了。“滾!”葉乘風抬腳就揣,當場把那拉冰山起的矮胖男人,給踹了滾地冬瓜。“你……找死!”矮胖男人怒極,舉槍就想殺葉乘風。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