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次見把機車騎得這麼颯的姑娘。皮質機車服包裹下的好材不用言語過多描述,那張臉真是惹眼到不像話。顧玖在服務員的帶領下走到卡座的位置。卡座並不見有楚寧的影子。顧玖坐下背靠沙發,抄起一瓶酒,用右手食指的戒指開啟瓶蓋,瞇眼看著空中dj臺上熱辣的楚寧。兩瓶啤酒見底,楚寧才下臺過來。楚寧看著穿短款皮,黑配馬丁靴的顧玖,笑容逐漸放大,“人兒,這盈盈一握的小腰真是顛倒眾生,給個機會,今夜共度良宵呀~”“正經點...夜彌漫,墨的山峰籠罩在一片夜霧中,山的一側是懸崖峭壁。

一道轟鳴的機車聲劃破夜的寂靜。

顧玖騎著川崎h2以200km/h的速度在蜿蜒盤旋的山路上飛馳而過。

不多時便到了山腳下,停下車。

顧玖點了支煙噙在角,從揹包裡翻出一個厚重的手機。

撥通其中一條未接來電:“什麼事?”

“我說顧大人兒,我都給你打六通電話了。”

“嗯,在騎車。”

“來滿月閣,送一份大驚喜給你。”楚寧翹著靠在卡座上,撥弄著下午剛燙的大波浪。

顧玖吐出一口煙圈,“行吧。”

“卡座s02,等你哦~”

顧玖吸完最後一口煙,掐滅煙頭扔進垃圾箱,再次駕車往目的地駛去。

滿月閣,寧城最大的夜店。

哧——

機車穩穩停在夜店門口,顧玖纖長筆直的撐在地上,摘下頭盔,烏黑濃厚的發瞬時像黑的瀑布從頭頂傾瀉而下。

夜店門口的保安已經看傻了眼,第一次見把機車騎得這麼颯的姑娘。

皮質機車服包裹下的好材不用言語過多描述,那張臉真是惹眼到不像話。

顧玖在服務員的帶領下走到卡座的位置。

卡座並不見有楚寧的影子。

顧玖坐下背靠沙發,抄起一瓶酒,用右手食指的戒指開啟瓶蓋,瞇眼看著空中dj臺上熱辣的楚寧。

兩瓶啤酒見底,楚寧才下臺過來。

楚寧看著穿短款皮,黑配馬丁靴的顧玖,笑容逐漸放大,“人兒,這盈盈一握的小腰真是顛倒眾生,給個機會,今夜共度良宵呀~”

“正經點。”顧玖角含笑將煙盒扔進楚寧懷裡,“打碟打上頭了?”

楚寧出一煙咬在齒間,摟著顧玖脖子:“今晚沈家大沈君澤,就在對麵s01。”

沈家,京城權貴鏈的頂端,整個華國財力最雄厚,沒有之一,橫商、政、軍三界。

沈君澤作為沈家長孫,年僅25,手段狠辣,殺伐果決,無論在哪個領域,都是令人聞風喪膽的存在。

顧玖毫不在意地喝口酒,聲線清冷道:“在就在,關我什麼事。”

“我說小玖兒,沈大可是讓整個華國神魂顛倒的存在,你看一眼嘛,也不浪費我今兒定的位置。”

顧玖無奈的抬起眼慵懶的向對麵卡座瞟去,不料對麵的男人也在看。

隻見男人著黑西服,裡麵的黑襯衫紐扣繫到最上麵一顆,翹著二郎,胳膊搭在沙發扶手上,一雙丹眼清冷孤傲,鼻子直朗,那張帥臉又矜貴,渾卻散發著冰涼的氣息,拒人千裡之外。

嘖,還真不賴。

顧玖繼續盯著沈君澤,一本正經道:“穿這麼板正,他來夜店開會嗎?”

噗嗤,楚寧一口酒噴出來。

楚寧了張紙巾邊整理邊說:“顧大人兒,重點是穿什麼嘛?!我讓你看他帥不帥!。”

顧玖收回目:“還行吧。”

楚寧:“嘖嘖嘖,真不知道最後哪個男人會你眼。”

顧玖輕笑一聲,彎腰拿過煙盒,出一,咬在邊點燃,整個過程是自己都意識不到的。

“別告訴我,你給我的驚喜就是他。”

“還真就是他,”楚寧收起那份不正經,“滿月閣是沈氏的產業,靈草確定在頂層的室裡。”

顧玖著酒瓶的手頓了頓,眼底閃過一狠戾,“是嗎?那很快就不在了。”

s01卡座。

陳朗和江逸舟是在楚寧來時便一直盯著s01,實則是因為生麵孔,他們樹敵頗多,多得提防著點。

陳朗拿了顆果盤裡的葡萄塞裡,含糊不清地說:“這麼漂亮的組合來這地兒,也不帶個護花使者,就不怕吃虧。”

江逸舟把玩著手裡的打火機,目從火辣的楚寧上挪開:“嗬,那dj可是夜店常客,誰吃虧還真不一定。”

陳朗點點頭,看著沈君澤直勾勾的眼神,說道:“也是,不過澤哥,旁邊那個長得是真傾國傾城,是吧?”

沈君澤從顧玖進門便沒有將視線從上移開過。

標準的鵝蛋臉,秀眉纖長英氣,一雙眼如的桃花眼又純又,臉蛋、脖頸以及腰部出來的如凝脂般白皙亮,材高挑且凹凸有致,高目測有173,氣質清冷淡漠。

沈君澤指尖在在沙發扶手上有節奏地輕點:“嗯,是勾人的。”

陳朗和江逸舟詫異的對視。

京城沈從不近,傳聞是個gay,隻有他們知道是庸脂俗不了沈君澤的眼。

看來終於有讓澤哥興趣的人了。

陳朗眼底閃過一揶揄,“怎麼樣澤哥,要不要過來?”

江逸舟鄙夷地看向陳朗,“閉吧你,今晚有正事兒。”

陳朗收起嬉皮笑臉:“對了澤哥,極樂島那個藥你找到了嗎?”

沈君澤指尖輕拿起放了冰塊的酒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還沒有,不過聽說島上那個製藥的神之手在滿世界尋找靈草。”

談起這個話題,江逸舟也嚴肅了起來,放下打火機。

江逸舟給沈君澤的空杯續上酒:“放心吧澤哥,靈草的訊息已經放出去了,不愁神之手不出現,這幾天就等著甕中捉鱉了。”

沈君澤的,沈老夫人自打十年前刺激後心臟一直不好,醫生一直在積極治療,但效果並不理想。

傳聞極樂島的神之手醫了得,半年前研製出的新藥傳聞對心臟病治療有奇效。

可惜極樂島不與外界往來,神之手更是神莫測毫無蹤跡可尋。

道上有一張神之手的照片,是個半百的糟老頭子,可無論怎麼找就是尋不到那老頭的影。

他們拿到靈草後便故意放出了訊息,來滿月閣等願者上鉤。

——

顧玖翹著二郎,背靠沙發。

左手食指和中指尖夾著煙,右手散漫的敲著手機回訊息,時不時喝口酒。

楚寧看著顧玖的大佬樣兒,心慨萬分。

有的人,生來就是王者。

嘖嘖,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吶。沈君澤從顧玖進門便沒有將視線從上移開過。標準的鵝蛋臉,秀眉纖長英氣,一雙眼如的桃花眼又純又,臉蛋、脖頸以及腰部出來的如凝脂般白皙亮,材高挑且凹凸有致,高目測有173,氣質清冷淡漠。沈君澤指尖在在沙發扶手上有節奏地輕點:“嗯,是勾人的。”陳朗和江逸舟詫異的對視。京城沈從不近,傳聞是個gay,隻有他們知道是庸脂俗不了沈君澤的眼。看來終於有讓澤哥興趣的人了。陳朗眼底閃過一揶揄,“怎麼樣澤哥,要不要過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