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白的宋南伊照著鏡子。穿著一件百褶,玉上是一條黑,將完的材襯托著更加。過鏡子的反,宋南伊微微看了一眼沙發上的楚元。深呼一口氣,眼神中帶著一失。楚元坐在沙發上,正看著宋南伊傻笑。他是個傻子。其實楚元本來不是傻子,多年前,楚元的父親去世,母親被誣陷不守婦道被逐出楚家,自此和母親在元城相依為命。不久前楚元的母親鬱鬱而終,在母親去世那天,楚元因不堪刺激為了一個傻子,被拋棄。而後的他,為元城人人津津樂道的笑柄...“楚元,我是你老婆,但明天就要被趙黑龍睡了。”

“他可能會用各種方法玩我。”

“你,別怪我!”

銀安別墅。

容絕,材凸凹,皮雪白的宋南伊照著鏡子。

穿著一件百褶,玉上是一條黑,將完的材襯托著更加。

過鏡子的反,宋南伊微微看了一眼沙發上的楚元。

深呼一口氣,眼神中帶著一失。

楚元坐在沙發上,正看著宋南伊傻笑。

他是個傻子。

其實楚元本來不是傻子,多年前,楚元的父親去世,母親被誣陷不守婦道被逐出楚家,自此和母親在元城相依為命。

不久前楚元的母親鬱鬱而終,在母親去世那天,楚元因不堪刺激為了一個傻子,被拋棄。

而後的他,為元城人人津津樂道的笑柄。

宋南伊是楚元的未婚妻,在猶豫了很久後,最終選擇將楚元留在了邊,照顧了已有五年之久。

但今天。

宋南伊一向看重的貞潔,也許將不復存在!

宋家經歷遭遇危機,明天需要和黑龍商會會長趙黑龍進行麵談。趙黑龍眾所周知,是個花花公子,閱無數。

他對宋南伊下手,無非就是想睡了,這一點宋南伊知道。

可,竟無路可走。

“楚元,我今天好看嗎?”

宋南伊心化了一點淡妝,穿上了從來不願穿的,披肩長發遮不住的麗。

宋南伊這麼穿,也是趙黑龍提前警告的。

可惜的是,楚元隻知道傻笑,五年來說的話不超過三句。

見楚元傻笑,宋南伊苦笑了一下:“可能不管穿的再好看,在你眼裡都是一樣。楚元,你對我還有什麼要求嗎?我都可以滿足你。”

宋南伊詢問。

不知道明天之後會發生什麼,不過,趙黑龍已經答應,會放了楚元。

今晚是和楚元相的最後一晚,宋南伊不想給自己留下憾。

然而這時候,五年說不到三句話的楚元,突然間開口了:“南伊,你能帶我回一趟我媽媽住的地方嗎?”

“楚元你說話了?”宋南伊頓時一陣驚訝。

但楚元的樣子,依舊和傻子無異。

意識到什麼,連忙詢問:“楚元,你去你媽媽住的地方做什麼?很多年前就已經去世了,已經不在了。”

宋南伊知道楚元是接不了媽媽去世才變這樣的,也許就算傻了,他也忘不掉自己的母親。

楚元沒有說話。

宋南伊鬆了一口氣:“好吧,我這就帶你過去!”

……

二十分鐘後。

宋南伊帶著傻子楚元來到了元城貧民區,車停在了一木屋前。

這裡,是以前楚元和母親相依為命的地方。

車一停下,宋南伊就沖楚元道:“楚元,我們到了,這就是你媽媽以前住的地方。”

然而,宋南伊話音剛落,楚元一把拉開車門從車上沖了下去。

“楚元,你乾什麼?”

看到楚元的舉,宋南伊慌忙喊了一聲,下車去追。

楚元沒有理會宋南伊,一把推開了木屋的門,滿臉著急的在屋子裡四尋找了起來。

宋南伊走了過來:“楚元,你是在找什麼東西嗎?”

楚元沒有回答。

約莫十分鐘後,楚元在一個箱子裡找到了一枚黑的玉佩,他小心翼翼的在服上了,地握在了手中。

“楚元,你來這裡就是要找這個?”宋南伊看著楚元手中的玉佩,驚訝的問道。

楚元點點頭。

“這是什麼?”

見楚元依舊不回答,宋南伊也不再多問。

在看來,這應該是楚元媽媽的,於是道:“你不想說就不說了,我們回去吧,明天我還要去見趙黑龍!”

宋南伊帶著楚元回到了家。

一路上,宋南伊都看到楚元將玉佩護的很,想拿過來看都被楚元給拒絕了。

回到家後,宋南伊洗漱了一下,就將楚元送回了房間,而後的自己也回房去了。

深夜。

楚元的房間裡,隨著夜幕的下垂。

這個時候,楚元手中的玉佩突然間散發出了一道幽綠的芒,從那玉佩當中,彷彿有幾道進了楚元的眉心深。

隨著芒的進,楚元渾一震,下一刻,整個人便從床上坐了起來。

原本,楚元那空無神的眸子,也忽然在此時變得靈魂起來。

……

“今天,元城酒店這麼熱鬧啊?”

“你還不知道吧?宋家二小姐和咱們趙黑龍會長談合作。”

“名義上談合作,其實就是趙黑龍想玩!”

第二天。

元城大酒店熱鬧起來,黑龍商會的保安在酒店門外站崗,議論紛紛。

這時候,一輛邁赫緩緩地從遠駛來。

開車的宋南伊打扮致,著齊膝短,黑束,披散著一頭黑的頭發,渾上下散發著一的。

楚元就坐在後座上,一不。

車在元城酒店門外停了下來,宋南伊轉過頭,看了一眼後的楚元:“楚元,我要上去見趙黑龍了,你在車上等我一會兒。”

楚元卻閉著眼睛,像是睡著了。

宋南伊深呼了一口氣。

對於楚元,除了憐憫之外,但更多的應該是失吧?他連母親的去世都承不了,就算不是傻子,又能有多大的作為?

宋南伊不再多言,開啟車門從車上走了下來。

“宋二小姐,你來了?我們趙會長已經在樓上等你多時了。”宋南伊剛一下車,黑龍商會的保安隊長趙東強便笑著說了一聲。

宋南伊看了趙東強一眼。

“我老公在車上睡覺,你們不要打擾他。”宋南伊代了一句。

趙東強咧一笑。

“宋二小姐放心。”但同時卻看向了邁赫的後座,角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在一眾保安肆意的目下,宋南伊走進了酒店。

趙東強則瞇了瞇眼睛,突然爬到地上往宋南伊的短看去,同時嘖了嘖舌:“這宋南伊是真啊,趙會長今天可是一飽口福了,。”

宋南伊的,在元城絕對是數一數二的。

不是趙東強慕,在場哪一個保安不希看到宋南伊短的風?

隻是,他們沒有這個資格罷了。

趙東強笑罵了一聲,而後將目落在了車中的楚元上:“老子正愁沒事乾呢,就和你這個傻子玩玩好了。”

說著,趙東強走了過去,敲了敲車窗。

“喂,傻子,你聽到了嗎?爺爺你呢!”楚元從一個公子,轉眼了人人譏笑的傻子,元城曾轟一時。

他這個貴公子,這幾年被無數人踩過了。

“呸!傻子就是傻子,老婆都快被別人睡了,他竟然還不知?”趙東強搖頭一陣好笑,準備離開。

趙東強旁的保安也都一陣哈哈大笑。

然而就在這時。

一道聲音,突然從車傳來:“你是在,我嗎?”過鏡子的反,宋南伊微微看了一眼沙發上的楚元。深呼一口氣,眼神中帶著一失。楚元坐在沙發上,正看著宋南伊傻笑。他是個傻子。其實楚元本來不是傻子,多年前,楚元的父親去世,母親被誣陷不守婦道被逐出楚家,自此和母親在元城相依為命。不久前楚元的母親鬱鬱而終,在母親去世那天,楚元因不堪刺激為了一個傻子,被拋棄。而後的他,為元城人人津津樂道的笑柄。宋南伊是楚元的未婚妻,在猶豫了很久後,最終選擇將楚元留在了邊,照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