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若風麵前說道,“事呢,是這樣的。”“你媽,也就是我未來的丈母孃,不小心摔山裡摔傷了,現在正在縣醫院裡住院,手費用需要幾十萬,你看你家這窮的叮當響的樣子,如果不是你妹妹求我,從我這裡借了三萬塊錢,可能你媽連醫院都進不了,現在呢,借我的錢到期了,沒錢還,我就隻能來搶人了。”“什麼?我媽摔傷了?”林若風大驚失,拉著林曦急聲問道,“小曦,他說的都是真的嗎?”“是真的。”林曦點了點頭,小聲說道,“我也是,我...“小林村,我林若風回來了!”

一路長途跋涉,走過滿是石子的山路,林若風看著不遠山腳下那個房屋錯落的小村莊,眼中滿是激之。

四年前,高中畢業,林若風毅然決然的參了軍,不過前幾日,因為在軍隊裡發生了那件事之後,林若風決定退伍。

滿懷著激的心,林若風向著小村莊沖去。

“咦,這不是大壯家的老大若風嗎?不是去當兵了嗎?咋回來啦?”

當林若風經過村莊前的一片農田時,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婦突然輕“咦”一聲。

“張嬸,是我,我現在退役了。”

林若風笑著說道。

看到同村的人,林若風心中很是溫暖。

“退役了?這麼快啊。”

張嬸笑著搖了搖頭。

“是啊,那張嬸你忙,我先回家看看啊。”

林若風剛準備離開,張嬸卻是臉一邊,突然出聲住他,“若風啊,你現在不能回家。”

林若風腳步一頓,有些疑的問道:“不能回家?為什麼?”

“因為,因為,唉——”

張嬸長嘆了一口氣。

“是不是我們家發生了什麼事?”

看著張嬸那言又止的模樣,林若風麵頓時一變。

“這,這,村西的王禿子去你家了。”

張嬸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王禿子?”

林若風雙眼頓時立了起來,拔就跑。

王禿子名王猛,是村西的一個小混混,地流氓,在村子裡狗,因為頭頂有一塊蛋大小的位置沒有頭發,所以大傢俬下裡都他王禿子。

因為幫別人頂包做了兩年牢,出來後,人家給了他一筆錢,拿著這筆錢,王猛回到小林村,蓋起了一間樓房,匯聚了幾名同樣不學無的小混混,整天橫行鄉裡,將整個村子攪和的犬不寧。

他去了自己家裡,肯定沒有好事。

五分鐘後,林若風看到了自己的家門,此時家門口圍滿了婦孺老,而自家院子裡則傳來孿生妹妹林曦的噎聲。

林若風眉頓時立了起來,這個王禿子,這個畜生,竟然敢來欺負自己的妹妹!

好在自己回來的及時!

“各位相親,讓開一下啊!”

林若風開人群,進院子中後,頓時目眥裂。

隻見院子中,王禿子正在拽著他的妹妹林曦,而他年邁的爺爺則被兩名小混混著臂膀,都不了。

林若風並沒有看到父母的影,想來父母如果在家的話,王禿子也不敢這麼明目張膽的來欺負林曦。

“王禿子,你特麼找死!”

林若風大怒,一步就出現在王猛麵前,抬起拳頭直接砸在了王猛的鼻子啊。

“啊!”

王猛大一聲,仰天栽倒。

“還有你們,放了我爺爺!”

林若風再次將目轉向著年邁爺爺的兩名小混混,眼中兇閃爍。

被林若風那兇殘的目盯著,兩名小混混嚇了一大跳,趕快鬆開老頭子去將王猛扶了起來。

“爺爺,你沒事吧?”

林若風走到爺爺麵前,滿臉擔憂。

“你是,啊,你是若風,若風你回來啦,嗬嗬,真是太好了。”

林若風的爺爺林國老態龍鐘,眼睛也花了,直到林若風離他很近,這才認出這個大孫子來。

“哥!”

這時,林曦也是大一聲撲進了林若風的懷中,肩膀,將這幾天所到的委屈盡數的宣泄出來。

“臥槽!誰特麼的打我?”

這時,在兩名小混混的攙扶之下,王猛從地上爬起來,了鼻子一把,鮮淋漓,頓時大怒。

不過當他看到是林若風時,一拍大,說道:“哎呀,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識一家人啊。”

“誰和你是一家人了?”

林若風眉頭皺了皺,他覺有些不對勁,雖然王禿子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像這種白天公然來搶林曦的事還是有些太出格了。

“哈哈,大舅子你剛回來,可能不瞭解狀況啊。”

王猛頗為得意的來到林若風麵前說道,“事呢,是這樣的。”

“你媽,也就是我未來的丈母孃,不小心摔山裡摔傷了,現在正在縣醫院裡住院,手費用需要幾十萬,你看你家這窮的叮當響的樣子,如果不是你妹妹求我,從我這裡借了三萬塊錢,可能你媽連醫院都進不了,現在呢,借我的錢到期了,沒錢還,我就隻能來搶人了。”

“什麼?我媽摔傷了?”

林若風大驚失,拉著林曦急聲問道,“小曦,他說的都是真的嗎?”

“是真的。”

林曦點了點頭,小聲說道,“我也是,我也是沒有辦法,這才向他借了錢。”

“你,哎,你怎麼不打電話告訴我啊?”

林曦也是為了父母,林若風也無法責備。

“打電話給你所在部隊了,部隊說你出去執行任務,聯係不上你。”

林曦小聲說道。

林若風這纔想起來,自己前幾日的確出去執行了一項任何,也就是在那次任務中,他掉落山崖,重傷垂死,彌留之際,他彷彿看到了一個白發飄飄、仙風道骨的老人一指點在他的額頭,隨後他就暈了過去。

等到再次醒來時,他發現自己的傷勢竟然神奇的痊癒了,同時腦海中突然多了大量的傳承知識。

那是一種遠古的傳承,涉及風水、催眠、視、醫、兵法、修真、奇門八卦、天文地理方方麵麵。

就因為獲得了這種神奇的遠古傳承,林若風這纔想到退伍回到家鄉發展。

搖了搖頭,林若風不再去想這件事,而是將目轉向王猛,冷冷的說道:“借你的三萬塊是吧?行,我還!”

“你還?你拿什麼還?”

王猛冷笑,“今天就到期了,除非你能拿出三萬塊,否則今天這件事沒完。”

“三萬塊是吧?”

林若風開啟自己的包裹,從包裹裡掏出三遝錢,砸向王猛的臉上,冷冷的說道,“巧了,我退伍正好拿了三萬塊,拿著這些錢,滾!”

“你——”

王猛大怒。

“你什麼你?不想被揍,就老老實實的滾!”

林若風冷哼,“我在部隊這幾年,什麼沒學會,打架倒是學了不,你想再被揍一遍?”

王猛臉僵了僵,想到剛才林若風一拳頭砸在他的鼻子上時,他沒有毫的反抗餘地,暗道好漢不吃眼前虧,恨恨的撿起掉落在地上的錢,灰溜溜的離開。

山村視狂兵林若風葉水

山村視狂兵林若風葉水,我就隻能來搶人了。”“什麼?我媽摔傷了?”林若風大驚失,拉著林曦急聲問道,“小曦,他說的都是真的嗎?”“是真的。”林曦點了點頭,小聲說道,“我也是,我也是沒有辦法,這才向他借了錢。”“你,哎,你怎麼不打電話告訴我啊?”林曦也是為了父母,林若風也無法責備。“打電話給你所在部隊了,部隊說你出去執行任務,聯係不上你。”林曦小聲說道。林若風這纔想起來,自己前幾日的確出去執行了一項任何,也就是在那次任務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