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送到陳飛的麵前,陳飛還來不及反抗,在手機上就顯示了『麵容id驗證功』的字眼。南宮瑾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輕車路的點開手機微信將最近的微信消費記錄翻出送到了穆晴的麵前,看到那一條條的遊戲充值記錄,穆晴的臉逐漸的冷了下來,那種冷彷彿可以讓周圍的氣溫都跟著下降。「你還有什麼想說的?這就是你的天地良心?」穆晴瞪著那雙清澈的大眼睛怒聲問道。陳飛了脖子不敢去看穆晴的眼睛,麵如死灰的低聲回答「那個我我明天有課,別...「現在播報一條新聞,米國最新發現一種新型流病毒tz-s001,病毒來源暫時無法確定」

陳飛剛點開手機準備玩一局遊戲,結果就鬼使神差的點開了剛出現的新聞推送,隻聽了前兩句陳飛就翻了翻白眼直接退出了那條新聞。

「什麼鬼?這米國最近是要鬧哪樣?前天是三個州同時出現龍捲風肆,昨天就是巨型隕石降落撞毀了兩棟大樓死了上千人,今天這又出現了什麼新型流病毒!果然還是國最安全啊!」

陳飛一邊端著手機等待遊戲載,一邊憂國憂民的發出了一聲慨。

就在這時臥室外傳來了一聲驚呼

「啊!陳飛!衛生間又堵了!你快來!噁心死啦」

聽到這個聲音陳飛直接從臥室中竄了出來,三步並作兩步的衝進衛生間,然後他作嫻的對著那馬桶先生進行了一搶救工作,及時的防止了一場慘劇的發生。

陳飛蹲在地上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側頭出現在眼前的是一雙筆直修長如同牛般白皙的,看的他是一陣的口乾舌燥,還不等陳飛站起他的耳朵就被邊的主人一把揪住,然後生生的把他給提了起來。

穆晴瞪著一雙卡姿蘭大眼睛,怒氣沖沖的看著陳飛低聲嗬斥道

「喂!陳飛!我不是已經給了1000塊讓你換馬桶嗎?結果這都一個星期過去了,怎麼還沒有換?」

陳飛看著麵前這個集值和武力於一的糾結大,心虛的了脖子訕訕一笑回答道

「那個晴姐,我最近手頭有點於是你的錢我我就佔用了一下,我保證七天之絕對把馬桶換好!保證!」

看著陳飛那張可憐的臉,穆晴發出一聲冷哼鬆開了掐著陳飛的耳朵,然而不等陳飛鬆口氣他的另一隻耳朵也被人一把掐住,撲鼻而來的悉香水味讓他的心中一凜!接著他的耳邊就傳來一個子戲謔的聲音。

「晴姐,別聽這小子的,他又在撒謊!」

說話的是一個穿酒紅雪紡睡的紅髮子,那張完無限的白皙俏臉,使得左眼眼角下的一小顆黑痣如同璀璨寶石一般耀眼,憑空的讓多了三分嫵的氣質。

如果說穆晴冰冷的如同一塊寒冰,那麼這紅髮子就熱的如同一團烈火,讓很多男人甘願一頭撲過來化作一團灰燼。

陳飛機械的轉過頭看著南宮瑾,努力掩飾自己的心虛回答道

「瑾姐,你可不能誣陷我啊!天地良心!我怎麼可能對晴姐撒謊呢!」

南宮瑾似乎早就預料到陳飛會這麼回答,角含笑的將一部黑手機拿到陳飛的眼前晃了晃,正是剛才被陳飛丟在床上的手機。

「敢不敢把你手機的新碼告訴我?」南宮瑾似笑非笑的盯著陳飛問道。

聽到南宮瑾這麼說,陳飛下意識的想到了些什麼,不由的瞳孔一震心裡有些發虛。

「額瑾姐,這是我的個人,你你你不要太過分啊!」

陳飛的辯解讓南宮瑾的臉上出現了狐貍般狡黠的微笑,將那張緻的臉又湊近了一些,吐氣如蘭的盯著陳飛聲音慵懶的說道

「小飛飛,你在我這裡還有嗎?包括你手機加檔案的那點兒東西我都知道啊,既然你不配合,那就別怪姐姐我魯嘍!」

南宮瑾說完直接揪著陳飛的耳朵將手機螢幕送到陳飛的麵前,陳飛還來不及反抗,在手機上就顯示了『麵容id驗證功』的字眼。

南宮瑾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輕車路的點開手機微信將最近的微信消費記錄翻出送到了穆晴的麵前,看到那一條條的遊戲充值記錄,穆晴的臉逐漸的冷了下來,那種冷彷彿可以讓周圍的氣溫都跟著下降。

「你還有什麼想說的?這就是你的天地良心?」

穆晴瞪著那雙清澈的大眼睛怒聲問道。

陳飛了脖子不敢去看穆晴的眼睛,麵如死灰的低聲回答

「那個我我明天有課,別打臉行不?」

「啊」

之後衛生間便傳出了長達十分鐘的慘絕人寰的聲。

「陳飛,那1000塊錢算我一個月的房租,至於馬桶我明天找人換,你太讓我失了!」

「小飛飛啊,你剛才如果配合些主坦白,姐姐我沒準還能幫你求求呢,你看現在為了打你姐姐的手都沒有力氣了,所以呢我和晴姐的那些臟服就給你了哦!」

穆晴和南宮瑾從衛生間離開片刻後二人各自抱著一盆丟到了陳飛的麵前,陳飛看著麵前的這一堆,一副哭無淚的表,穆晴的服還好隻有三四件而已,可南宮瑾的服不僅多達十幾件其中竟然還有子和!

陳飛耷拉著腦袋臉就和霜打的茄子一般,這尼瑪是什麼個況!打完他還要他洗服,還有比這更過分的?

陳飛是真的後悔當時自己的迷心竅,現在可好了請神容易送神難,像這樣暗的日子他真不知道還要捱到什麼時候纔是個頭。

這事還要追溯到一年以前......

因為是五一小長假,所以陳飛的父母就決定出國旅遊,結果也不知道是飛機上的那個乘客點兒背,從而連累了一整架飛機的乘客,以及連同空姐機長在的所有人一同陪葬,於是陳飛就稀裡糊塗的了一個大齡孤兒。

作為獨子又到了法定的年齡,陳飛順利章的繼承了一套140平米的大房子,一輛原價23萬的黑suv,還有五十萬的存款以及六十萬的房貸。

陳飛隻是一個大二的學生,讀的大學還是市區的三流大學,他沒有一分錢的收來源自然也就無法償還房貸,不過陳飛雖然學習績不好又貪玩,但最起碼他的腦子不笨,他知道什麼東西也沒有樓房保值,於是便用剛剛繼承還沒有嘚瑟起來的五十萬存款和將車子賣掉的十二萬,一次還清了房貸。

所以到最後陳飛繼承的也就隻有一套價值200萬的房子,以及2萬塊的存款。

陳飛花錢本就大手大腳,每個月往遊戲沖的錢沒有一千也要八百,再加上日常的消耗,2萬塊很快就坐吃山空了,這時不願意打工的陳飛就想到了要出租房子,他睡覺隻需要一間,而他家的房子卻是大三房,三個臥室每一間都十分寬敞,甚至是臺被當做健房的那間房也能當一個臥室使用。

陳飛家所在的小區在整個中南市是中高檔的小區,地段也算的上是黃金地段,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家的裝修雖然稱不上豪華但也是十分的緻,一般這樣的房子很有人願意出租,再加上陳飛不懂行掛的價格也低了一些,所以他早上剛發布的資訊中午就有人打電話詢問,看房的時候陳飛看著麵前的兩個材高挑火的神級大眼睛直勾勾的,帶著猥瑣的幻想,所以他想也不想的就答應了下來,結果誰想他的這個決定竟然是引狼室,從此開始了他慘絕人寰的房東生活。

那些服陳飛足足用了兩個小時才洗完,出來的時候無論是穆晴還是南宮瑾都已經回到各自的臥室去休息了。

陳飛躺在臥室的床上雙眼空無神的看著天花板,那種覺就彷彿是他被掏空了,別人都羨慕他有兩個極品房客,可其中的苦楚隻有陳飛一個人知道。

穆晴和南宮瑾都不是中南市的本地人,然而們的工作都是在這邊,穆晴是中南市醫院的骨科醫生,而南宮瑾卻是一名瑜伽教練,們兩個除了同是神級的大外還有一個共同點!

那就是們都是中南龍騰跆拳道館的高階學員,段位都是藍帶!二也算是因為跆拳道結緣,屬於不打不相識的那種。

所以穆晴和南宮瑾在陳飛的眼中就是兩支帶刺的玫瑰,一支雪白,一支紅。

「穆晴!南宮瑾!你們這兩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狐貍,早晚有一天本道長要收了你們!!!」

陳飛咬著牙在心中惡狠狠的想著,稀裡糊塗的進了夢鄉,夢中的他作威作福,而穆晴和南宮瑾則是對他百依百順

等到陳飛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九點半,穆晴和南宮瑾出去上班家中就隻有他一個人。

陳飛了惺忪的睡眼,正當他準備起床的時,在他臥室的正中間憑空出現了一顆籃球大小的藍球。

在這藍球出現的瞬間,陳飛覺到臥室中充滿了淩的風,甚至還有種床在抖的錯覺。

陳飛這個時候還於那種暈乎乎的覺中,看到這藍球他下意識的認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然而隻是不到3秒鐘的時間,臥室中的那個藍球已經擴大到直徑一米多,巨大的風吹的陳飛有種無法呼氣的覺。

下一秒藍的球突然消失不見,一道黑的人影出現在陳飛的麵前。

「呼第28次時空穿梭功!開始校驗時間和坐標」

「年度月份準確無誤,日期偏差七天不過影響不大,呼總算是功了,這裡果然還是那個樣子啊」

陳飛用力的了三遍眼睛甚至還咬了自己一口,以此來確定他現在這不是在夢中更不是幻覺!

這黑人高在1米8左右,下穿著一條黑的皮和一雙黑的高筒軍靴,上則是一件黑及膝的皮質修大,右臂上有一個金屬的科技十足的護臂,他的髮型是最近很流行的小臟辮在腦後紮了一個蓬鬆的馬尾,有種聖槍遊俠的既視,自從出現後他就一直低頭看著右臂那科技十足的護臂自言自語著,因為這黑人背對陳飛的原因,所以一時間無法看清容貌。

陳飛左右張又看了看依舊閉的房門,心中疑眼前的這黑人是特麼怎麼出現在他房間裡的!

從窗戶?可這裡是十一樓啊!

想不通陳飛也索不再去想,因為他斷定家裡這是來小了,而且還是一個非常專業的小!

你妹的!大白天的還敢室行竊?要不要這麼猖狂啊!!!

陳飛心中這麼想著人卻走到了門口,將那許久沒的金屬球棒抓到手中,然後躡手躡腳的走到黑人的後。

「我打!!!」

陳飛一聲喝,手中的金屬球棒直接向著那黑人的後腦打去!

眼看著球棒就要砸到這黑人,金屬球棒突然被一隻有力的手掌住,那在陳飛的注視中很堅的金屬球棒,卻是被這隻不算大的手掌的扭曲變形。

這一幕看的陳飛是頭皮發麻,一時間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就在這時麵前的黑人緩緩的轉過頭來,將遮擋雙眼的護目鏡掀開,一張剛毅帥氣的臉就出現在陳飛的視線中。

看到這張臉陳飛隻覺大腦一片空白有種很不現實神經錯的覺,因為這人的麵容竟然和他有著七八分的相似!

陳飛整個人都迷茫了,難不這就傳說中的失散多年的同父異母的親哥哥?老爸還有這麼風流的往事?

「你你誰啊?」陳飛一臉驚疑不定的問道。

黑人看著陳飛角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用手掌輕輕索著下的胡茬,不停的打量著。

在糾結中陳飛勉強的說服自己即將要接突然多出一個哥哥的事實,然而黑人卻給了陳飛一個預料之外的答案,一個更為震驚的答案!

「嗬嗬我陳飛啊,我是12年後的你!」!」穆晴和南宮瑾從衛生間離開片刻後二人各自抱著一盆丟到了陳飛的麵前,陳飛看著麵前的這一堆,一副哭無淚的表,穆晴的服還好隻有三四件而已,可南宮瑾的服不僅多達十幾件其中竟然還有子和!陳飛耷拉著腦袋臉就和霜打的茄子一般,這尼瑪是什麼個況!打完他還要他洗服,還有比這更過分的?陳飛是真的後悔當時自己的迷心竅,現在可好了請神容易送神難,像這樣暗的日子他真不知道還要捱到什麼時候纔是個頭。這事還要追溯到一年以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