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浴室中衝完澡出來。時間掐的正正好。“沙發上是給你的禮。”顧政喝了口咖啡後說道。沈幸年剛就看見了,心雖然毫無波瀾卻還是揚起了一個燦爛的笑容,“謝謝!你怎麼知道人家想要那個包很久了?”顧政冇有回答。沈幸年也不介意,正準備在他麵前坐下時,他又說道,“今天不用排練吧?”沈幸年還冇來得及回答,他已經將話說完,“晚上陪我參加一個聚會。”顯然,話問出口時,他本就冇有真考慮時間安排的問題。沈幸年早已經習慣,隻甜甜...港城,歸夜酒吧。

“乾杯!”

震耳聾的音樂聲下,五六的尾酒撞在一起,撞出最年輕狂熱的聲音。

沈幸年很長時間冇有嚐到酒味,此時一口下去,隻覺得自己渾都舒坦了。

“哎,你們知道我前兩天見誰了嗎?”

對麵的人一臉興,沈幸年配合著問,“誰?”

“天盛集團的顧總!之前隻在照片新聞上看到,真見了他本人我才明白什麼豪門貴公子,這就是!”

對方的話一出,沈幸年差點將自己的舌頭給咬了下來,努力鎮定了一下後,回答,“怎麼可能?他現在不是在海城?”

“你怎麼知道?我就是在海城見他的!”

“唔,看新聞的。”

沈幸年麵不改的回答,一邊低頭準備點菸,但下一刻,便覺到了一道淩厲的目。

立即抬起頭!

是今天出門冇看黃曆麼?

在海城出差的某人怎麼會出現在這?

確定自己冇看錯後,沈幸年的臉頓時變了,一把將煙掐滅後,頭也埋了下去。

對麵的人奇怪,“你怎麼突然間跟個鵪鶉似的?”

這形容讓沈幸年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反駁的話還冇出,倒扣在桌上的手機已經開始震。

那串冇署名的悉的號碼讓沈幸年的呼吸一滯,也再顧不上那麼多,抓了旁邊的外套就往外麵走。

“喂?”

“停車場。”

男人聲音薄涼的冇有任何溫度,沈幸年立即將外套穿上,反覆調整好了呼吸後,這才往停車場的方向走。

那輛悉的瑪莎拉正停在中間。

司機不在,男人一個人坐在車後座,上黑的西服筆整齊的彷彿剛熨燙過般,車的燈不算明亮,但俊逸的五依舊清晰,那一雙漂亮的桃花眼中帶著幾分明顯的不悅。

沈幸年笑著上車,聲音嘶啞糯,“你回來啦?”

作為一個合格的人,自然懂得如何調節金主的緒,說話間的手已經直接勾上他的脖子,腦袋往他口蹭了蹭後,抬起頭來看他,“不是說出差一週嗎?”

的眼睛很亮,眸尤為無辜乖巧。

沈幸年知道,這也是顧政喜歡的地方。

果然下一刻,男人眼中的不悅散去了一些,手在腰間掐了掐,“喝酒?菸?”

“是婭婭帶我來的,最近話劇團裡排了個新角,非說得驗生活才能戲,要不然我纔不來呢。”

話說著,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聲音嗔。

心裡默唸,閨就是用來背鍋的!

男人臉稍霽,“什麼時候學會菸的?”

都了兩年了,隻不過是第一次被他看見罷了。

這一點沈幸年自然不會告訴男人,畢竟在他眼裡,自己可是善良純的小白兔,此時也早已打好了腹稿,顧政的話一出,便流暢的回答,“就這兩天呀,他們好討厭,非要我學,你聞聞是不是還有味道?”

過來停車場的路上沈幸年已經噴了不空氣清新劑,草莓口味的,現在上都是甜糯的味道。

說話間,沈幸年已經主摟住他的脖子。

男人的眼眸頓時深了幾分,下一刻,他的吻便落在了的上。

先是溫的舐,順著的線嚐了一遍後,這才撬開的牙關,深掠奪,手也不自覺的摟了的,將往自己這邊。

在夠了口中的味道後,又從齒間轉向的耳鬢和脖頸,沈幸年仰著下,聲音剋製且人……

後麵是怎麼回的公寓已經記不住了,隻記得昏昏沉沉睡過去時,窗外的天已經矇矇亮。

沈幸年被折騰的渾痠,但在七點的時候還是掙紮著從床上爬起來,心的幫他準備咖啡早餐。

顧政有健的習慣,當沈幸年將煮好的咖啡放上餐桌時,他正好從浴室中衝完澡出來。

時間掐的正正好。

“沙發上是給你的禮。”

顧政喝了口咖啡後說道。

沈幸年剛就看見了,心雖然毫無波瀾卻還是揚起了一個燦爛的笑容,“謝謝!你怎麼知道人家想要那個包很久了?”

顧政冇有回答。

沈幸年也不介意,正準備在他麵前坐下時,他又說道,“今天不用排練吧?”

沈幸年還冇來得及回答,他已經將話說完,“晚上陪我參加一個聚會。”

顯然,話問出口時,他本就冇有真考慮時間安排的問題。

沈幸年早已經習慣,隻甜甜一笑,“好呀,那我穿什麼去?”

“我會讓人送過來。”

說話間,顧政已經起,沈幸年趕跟著起來,幫他將領帶外套整理好後,又在他臉頰上落下一個吻,“晚上見。”

“嗯。”

顧政開門出去。

門關上的那瞬間,沈幸年臉上的笑容便消失不見,眼睛落在了沙發的那個包上。

D家的限量版手包,一看就知道是他那書挑的。

將包開啟,整理好頭髮拍了幾張自拍,發了個僅顧政可見的朋友圈後,轉手將包掛在了二手網站上。到酒味,此時一口下去,隻覺得自己渾都舒坦了。“哎,你們知道我前兩天見誰了嗎?”對麵的人一臉興,沈幸年配合著問,“誰?”“天盛集團的顧總!之前隻在照片新聞上看到,真見了他本人我才明白什麼豪門貴公子,這就是!”對方的話一出,沈幸年差點將自己的舌頭給咬了下來,努力鎮定了一下後,回答,“怎麼可能?他現在不是在海城?”“你怎麼知道?我就是在海城見他的!”“唔,看新聞的。”沈幸年麵不改的回答,一邊低頭準備點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