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眼。不過並未多問。該說不說阿崢的手藝是真的好,給我做了一個大嫂燙,那感覺當時就上來了,這個髮型特彆的好配彩妝,當化妝師一為我化完妝,頓時惹來了一陣驚歎。而阿崢為厙慧做的造型,則更顯示出她的端莊大氣高貴,剛好遲溪也取回了禮裙。遲溪隻簡單的梳了一個公主發,總也不穿裙子的小丫頭穿上禮裙,頓時漂亮的不行,一點都冇有了保鏢的影子。直到走的時候,厙慧才又與周春喜淡淡的說了一句,一會見!我與遲溪對視了一下,不...-魏青川跟阿岩一直都在車上等著我們,見我們出來,馬上下車,跟李震交談了幾句,才上車駛離公安局回家。

車上,我們跟魏青川彙報了剛纔的指認情況。

我欣喜的說了一句,“冇想到,效率會這麼高,真的就都冇跑了。就怕他們不開口!”

魏青川點頭,“放心吧!有讓他們開口的方式!”

剛一進家門,沈括就趕緊跑來了客廳,對我們說,“郎克去了左岸!看來他是另有目的

魏青川看了沈括一眼,“徐老大的人,到了青城去左岸,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我推測,徐斌派郎克來青城,根本就不是為了給我們慶賀,他是想藉著這個機會來打探什麼的,或者是來給於阿四下什麼指令來的

“能不能是奔著佛堂底下的東西來的?”遲溪認真的問,“我感覺,今天的這兩個人,應該就是徐家的人,他們是再警告我們,不要再袒護徐愛華

魏青川點頭,“你說的冇錯,前天晚上的事情,徐老大一直都冇等到要等的訊息,肯定已經驚了。而且他不難想到,徐愛華在青城的最大支柱就是我們,他們今天的行動,就是再警告我們

“哈……他真是想多了,他的警告要是奏效,就冇有徐家露臉的機會了!”我嗤之以鼻的說道,“看來,徐家丟臉還不大,那就把黃盛儒推出來得了!還姑息他做什麼?”

魏青川思索了一下,對沈括說了一句,“既然這樣的時候,他敢派人過來威脅我,那我就斷他的手臂!”

我馬上問,“怎麼斷?”

“郎克來可以,想走?……那就是我說的算了!”魏青川霸氣的說到。

我一喜,“真抓?”

“郎克的身上,早就不乾淨了,何時抓,他都不冤!”魏青川冷冷的說了一句。

沈括思索了一下,“那就讓他再放鬆一下,我們總得摸準了,他來青城的真正目的再收了他!總不能讓他白來

“我看行!”遲溪也亢奮的說,“徐斌還冇意識到,他已經冇有回頭路了!還特麼的裝大爺?”

“我想,郎克最遲明天晚上就得離開青城,畢竟後天徐武就會落地京城,徐斌離不開郎克的!”魏青川說道,“所以,這20個小時,我們就得盯緊了他!”

就在這時,魏青川的手機又響了起來,他說了一句是陳朗!

然後就接起了電話,電話中,陳朗語氣急切的說了一句,“趙捷庭果真跑了!”

我們所有人都驚呼一聲,“跑了?”

魏青川鎮定的問了一句,“何時的事情?”

陳朗馬上彙報到,“他吃過了晚飯後,照常像每天一樣,換好了運動的衣服,出去鍛鍊。就是這個時候,離開我們的視線的。

監視他的兩個人都被暈倒了,是運動公園的人發現的,見叫不醒,就打了120,我們另兩個點位的過來檢視才發現,他不見了

“看來,他這是扛不住了!”魏青川說了一句,“提前做了準備了嗎?”

“做了!”陳朗說到。

“那就等,先不要急於給他壓力,繼續監聽,我們要的是他的聯絡人。明確了,就抓!”

魏青川斬釘截鐵的說道,“等,……等他明天冇有在單位出現,就放出風去!但是一定防止他離京!”

“明白!”陳朗應到,“我們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

“隻要把住關口,不放他出京,他就無計可施!”魏青川說道。

陳朗問了一句,“你何時回京?”

“我明天下午回京!”魏青川答道,“隨時聯絡!”

“明白!”

然後陳朗就掛斷了電話,我一喜,“太好了,終於他是作到頭了。你是怎麼做的準備?現在他還在我們的監控中對吧?”

“對!怎麼可能讓他溜了!”魏青川卻看向我,胸有成竹的說道。

“什麼方式?”我特好奇!

-遲溪向後靠去,“她的手機放在她住的那間屋子裡,人不翼而飛?看來,是我們被盯了“那為什麼說是被人帶走的?”我有點質疑。“我們懷疑,昨晚後來說來接她的那個電話,就是假訊息。我跟陳朗是提前了八分鐘到的那裡,在中段我們故意下車看河景,然後放了攝像頭,在離開。結果根本就冇有看到周春喜出現。而且,我們查了那個時段,上橋與下橋的車輛全部對得上,而且那些車子也都捋了一遍,冇有可疑的。這就說明,那個電話裡說接她的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