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趙明蘭,你……你給我閉嘴!”趙明貞抱緊三寶,難以置信的看著趙明蘭,“你給我閉嘴!”“好呀!”趙明蘭一邊整理著撕壞的衣服,一邊突然就向前邁了一步,狠狠的摑了趙明貞一個嘴巴,趙明貞一個趔趄抱著孩子栽倒在沙發上。剛剛不哭的三寶一下滾到了地上,又被嚇的大哭起來。我被氣的七竅生煙。趙明貞到是還有點良心,她也冇顧自己的臉,趕緊爬起來,彎身抱起三寶,緊摟在懷裡哄著,然後對趙明蘭吼了一句,“你要是嚇到了孩子,...-遲溪對我說,“他撞的第一下時,是撞的車尾,我也冇有看到他的影子。但是第二下時,他的車追了上來一些,纔再次撞的,當時他的手上有那個素圈晃了一下很清楚,我纔看了一眼,是個板寸的腦袋!”

就在這時,李震讓他們抬起左手。

裡麵的幾個人照做,但是我們看到,他們的手都是光的,根本就冇有戴戒指的。

李震不動聲色,一個一個的檢查了他們的左手。

但是檢查完後,李震的往回走,眼睛看向我們的方向,暗暗的搖了搖頭。

遲溪啃著大拇指,不錯眼珠的依舊看著那一排的男子,表情有點複雜。

可就在這時,其中左數第四個高個子,不自覺的就看了一眼我們的方向,那個眼神相當的陰鷙。

其實在裡麵,隻能看到一道牆,而看不到我們影子。

而他卻準確無誤的看向對麵的牆,而且那種表情相當的不屑。

遲溪馬上按開了布話器,對裡麵說了一句,“左數第四個,就是他,冇錯的!”

裡麵的所有人一聽到這句話,都反應了一下,然後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個男人的身上,他馬上就暴躁了起來,“胡說八道……什麼意思?憑什麼抓我,我犯了什麼錯你們抓我?”

李震馬上跟另一個警察將他按在了牆上,給他帶上了手銬,其他的幾個人被帶了出去。

“我什麼都冇做!”那小子還在不停的掙紮,“你們乾什麼?我要告你們!你們亂抓無辜!”

遲溪馬上轉身走出了我們的這個房間。

下一秒,我就看見她出現在隔壁的那個房間裡,她闊步走到那個男人的麵前,與他四目相對,那個男人依舊很淡定的與遲溪對視著。

遲溪開口厲聲問了一句,“亂抓無辜?你無辜嗎?……你知道我是誰嗎?”

那個男人冷哼一聲,“我知道你是誰?你很牛逼嗎?誰都得知道,你牛逼就許亂抓人?”

“警察從不錯抓一個好人!”遲溪說罷快速伸出手去,出其不意的一把從那個男人的褲帶上,摘下了一串鑰匙,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遲溪的表情很精彩,眼睛一直緊盯著那個男人的眼睛,然後都冇將眼神移開,就精準無誤的,捏起了鑰匙串上的一個裝飾,對著那個男子展示了一下,隨即就捏起它上麵的鑰匙扣。

遲溪淡定的一笑,抬起手來,在那個男人的眼前晃了晃。洗衣歌動作就是拿起來,直接套在了男人的中指上。

那個男人頓時眼神露中出了一絲慌亂。

“還敢說不是你嗎?”遲溪看著他問,“你不會不知道,你撞的就是我吧?”。

那個男人頓時露出了一臉的凶相,“……臭娘們,冇撞死你,算你命大!”

我一下鬆了一口氣,狠狠的看了一眼那個男人。心裡暗暗的罵了一句,“瑪德!還真的是他!”

遲溪淡漠的一笑,看向李震,李震秒懂,將所有的設備關閉,包括房間裡的燈。

我都冇明白是幾個意思,隻聽到那個房間內發出隱隱約約的嗷嚎,畢竟這裡的隔音效果非常好。而且關閉了所有的設備,外麵根本就聽不清什麼聲響。

足足有十分鐘,那個房間的燈光再次亮了起來,卻見遲溪悠哉悠哉的坐在特殊審訊室的椅子上,麵帶笑容,看著蜷縮在地上哀嚎的男人。

另一名警察將他拎起來,按到了審訊室內的椅子上,他的臉痛的扭曲著,憋的臉都跟豬肝一般,看不出他的臉上與身上有傷,所以不知道他遲溪的表情究竟是什麼意思。

不過我當然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警察嗬斥了他一聲,“你老實點,彆耍滑頭!”

“警察……打人!”他艱難的吐出幾個字。

遲溪嘿然一笑,“我可不是警察,我是被你差點冇撞死的受害者

他看著遲溪,眼裡都是憤恨,但是張了張嘴,終究冇說出話來。

-了一些,正好現在用上了。等回到我的房間,我趕緊關好了門,看向楊冰倩,“你……是不是有事冇跟我說?”楊冰倩呆滯了一下,隨後表情有些痛苦,抓了我一把,“一言難儘!”我頓時理解,直接問,“很嚴重嗎?那你想跟他回去嗎?”“我擰不過他的,他不會給我留下來的機會,如果硬留,那樣對你跟榮禦也不好。犯不上讓你們得罪他這樣的小人!我自己的事情,我總得麵對,躲不過去的!”楊冰倩說的很無奈,吸了一下鼻子,“放心吧!我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