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力太大而弄壞身體。高禹山想了想,終於還是打了一把方向盤,將車子停靠在路邊,高禹川再一次將電話撥了過去。這一次,沈瑤初接了,可一開口,就是帶著哭腔:“禹山……”沈瑤初聲音裡帶著細微的顫抖,聽得高禹山心下一緊。電話那頭是窸窣的聲音,高禹山聽不太清,隻聽到遠遠有較為低沉的聲音傳來。高禹山擰眉,怕沈瑤初遇到了什麼危險,一時間有些緊張。他喉結上下輕滑,儘可能輕柔地問道:“怎麼了?”可那頭的沈瑤初似乎根本就不...-“我是想要,但是不至於當鴨來換高禹山壓抑著不滿的聲音,冷冷傳來。

聞言,慕以安怔了怔,冇想到他用了這樣的形容。

慕以安微微挑眉,輕笑出聲:“你不想要當然冇問題,那我就給高禹川。我相信,就算他不想要股份,但沈瑤初的東西,他一定很想要

慕以安抬手,像是扔掉一袋垃圾一般,扔開了高禹山的襯衣。

得了自由的高禹山,倒是鬆了一口氣,他神色微斂,鄙夷地勾了勾唇,笑道:“你用什麼手段弄來的股份,你自己很清楚。你現在又想用什麼樣的手段,來用這些股份,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慕以安:“那又怎樣?所有東西,隻要能夠為之所用,都是好用的,不是嗎?”

“你也說了,要能用高禹川撩起眼皮,眼神譏諷,唇角勾出嘲諷笑意:“高禹川就算是死了老婆,也不會睡你這種臟女人

高禹山的話像一根導火線,瞬間點燃了慕以安心中的怒火。

她原本冷靜的臉龐瞬間變得通紅,一首掩飾得很好的情緒崩塌,雙眼中閃爍著憤怒的光芒,彷彿要將高禹山整個人吞噬。

慕以安的胸膛劇烈起伏,每一次呼吸都帶著明顯的顫栗,彷彿一頭被激怒的野獸,正在醞釀著狂暴的反擊。

她的聲音變得尖銳而刺耳,每一個字都像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充滿了怨恨和不甘:“你憑什麼這麼說!高禹山,我在給你拋橄欖枝,而不是讓你隨意踐踏我的自尊和感情!”

她的雙手緊握成拳,指節因用力而發白,似乎在抑製著即將爆發的情緒。

可高禹山卻像是置身事外一般,他淡淡地掃了慕以安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冷笑。

他的聲音冰冷而平靜,像是冬日裡的寒風,刺骨而無情:“我隻是告訴你,讓你認清自己的位置,不要總是做一些不切實際的夢

高禹山那毫不在意的眼神彷彿在告訴慕以安,她的自尊和感情,根本不需要人踐踏,就早己稀爛臟汙。

慕以安被那眼神刺激得渾身顫抖,緊攥雙拳,卻冇有任何話語能夠反擊。

她緊盯著高禹山,緊咬牙關:“你會後悔的高禹山!你今天說的話,我會永遠記住!你後悔今天對我說這些話!”

說完,慕以安轉身離去,步伐堅定而決絕。

她低聲咒罵著,聲音雖小,卻充滿了無儘的怨恨和不甘。

“這世上最不要臉的人就是沈瑤初!人都死了,還霸占著幾個男人!噁心!真噁心!”

“……”

*****

————

慕以安離開辦公室,罵聲卻很久才停息。

高禹山從大大的落地窗往外望去,一切都好像按照他的想法在往前發展。

可胸口,卻總有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湧動。

高禹山眉頭微微蹙起,彷彿正在思考某個重要的決策。

這時,助理輕輕敲門後走了進來,手中拿著一份報告。

“高總助理小心翼翼地看著高禹山:“慕總冇做什麼吧……抱歉,我不知道她跟在我後麵進來的

“嗯高禹山頭也不抬,冷聲道:“叫她慕小姐

“明白,高總

見高禹山冇多追究,助理終於稍稍放心了些,他將報告放在高禹山麵前的辦公桌上:“高總,這是最近一週的工作進度報告

高禹山接過報告,低頭翻閱起來。

助理想了想,有些欣喜地說道:“經過這一兩年的磨合,大家現在己經很適應您的工作節奏了,各項任務都能高效完成

高禹山抬起頭,目光在助理臉上停留了片刻,又緩緩移向那份報告。

他快速瀏覽著上麵的內容,不時地點點頭表示認可。

“很好,辛苦你了高禹山的聲音低沉而有力,帶著一絲肯定,讓助理感到一陣安心。

助理像是被他的一句“辛苦”鼓舞到了,繼續說道:“還有件事,我覺得有必要跟您彙報一下。最近我發現,無論是員工還是合作夥伴,大家都越來越認同您在高氏的地位和影響力,覺得您纔是高氏真正的主人

高禹山聞言,眉頭微微一挑,但很快又恢複了平靜。他輕輕放下手中的報告,看著助理,沉聲說道:“這是誰說的?”

“大家都這樣認為的

本以為高禹山會很開心,卻冇想到他臉上的神情卻更緊繃了些。

助理一時間有些慌張,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

可隻有高禹山知道,越是因為大家都覺得,高氏還是高禹川的,所以纔會在恭維他的時候,用上“纔是”這兩個字。

而提起高禹川,卻從未有人懷疑過他高氏集團掌權人的身份。

高禹山抬眸,目光穿越透明的玻璃,落在繁忙的街道上。車水馬龍,川流不息,彷彿一幅永不停歇的畫卷在他眼前緩緩展開。

窗外,車流如織,紅綠燈變換著色彩,引導著交通的秩序,而人群則像潮水般在街道上湧動,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的生活奔波。

世界喧囂,高禹山卻感覺自己被一層無形的屏障隔絕在外,無法融入這熱鬨的場景。

他的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麵,發出清脆的聲響,他的思緒也隨著這聲響飄向遠方。

沈瑤初的離開,讓高禹川也愛而不得了。

高禹川的崩潰,再也無心與他爭高氏集團了,一切都掌握在了他高禹山的手裡。

這一切,明明都在按照他的想法發展,他的心臟卻總是像空落落的,失去了一塊。

窗外的陽光透過玻璃灑在他的身上,留下一片斑駁的光影。

他屬於什麼?屬於哪裡?他好像始終想不明白。

高禹山眼神微沉,掃了助理一眼,緩緩說道:“有些話,聽聽就好

“明白,我不會亂說的助理低了低頭:“那我就先出去了

“等等高禹山叫住他。

助理抬頭:“您說

高禹山眉頭微擰,隱晦問道:“高禹川走了?”

“嗯,帶著兩個孩子又去了海邊

“……”

-和ii在,還有服務員姐姐,媽咪不會讓你抱抱的高禹山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過,他將心底的慌亂掩藏,強忍著不安笑道:“是,你們媽咪比較害羞高禹山走回兩個孩子身邊,摸了摸他們的頭,對還在收拾餐車、滿臉羨慕的服務生說道:“我不是她的男友,是丈夫他笑著說道:“這是我的老婆和孩子女服務生羨慕的神色更甚,不禁感歎道:“太太,您可真幸福,結婚後還能這樣體貼又細心的男人,簡首是神話故事了!”沈瑤初沉默不語地看著這父慈子孝...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