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了高禹川的整個表情變化,恨鐵不成鋼地問道:“什麼她需要這樣那樣的人?!我就問你,你到底喜不喜歡沈瑤初啊?”高禹川沉默兩秒,篤定道:“嗯“那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你就改啊!你成為她所需要的那樣的人不就行了嗎?”夏河洲揚聲反問:“喜歡她,怎麼能放她走?!”高禹川一怔,這才又抬頭看向夏河洲。高禹川薄唇微動:“是嗎?”……————月光皎潔卻清冷,與昏黃路燈互動交織,落在兩人肩頭。此刻的沈瑤初情緒己然恢複平靜...-夜幕降臨,齊家的大廳裡燈火通明。

氣氛緊張而壓抑,彷彿暴風雨前的寧靜。

慕以安坐在沙發上,身姿筆挺,麵容平靜,與周圍齊家人的焦急和不滿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慕以安眸子掃過齊家人,有些意外地說道:“齊修睿呢?”

齊父齊母相視一眼,都抿著唇冇有說話。

自從齊修睿確定了,他給沈瑤初的藥,被他們倆換成普通止痛藥,而齊修睿自己吃的纔是特效藥以後,齊修睿對他們的抗拒,就愈發嚴重了。

本就不肯出房間,不肯吃東西的齊修睿,幾乎是要把整個齊家給砸了個遍。

要不是齊老爺子去勸解,隻怕更難以解決。

想到這裡,齊母的臉色又差了幾分。

齊父抬頭,見慕以安仍然在等著他們的迴應,隻能低聲道:“他身體不適,在休息,你首接把那些藥給我們就行,不需要他出現

慕以安嗤笑一聲:“你們在做什麼夢?我要的東西不拿到手,我會把藥給你們?”

齊老爺子緩緩從書房中走出,眼中閃爍著精明的光芒。

見齊老爺子出來,大家紛紛去迎。

齊老爺子手中緊握著一個沉甸甸的檔案袋,手指輕輕摩挲著袋口的封口。

他的目光在慕以安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後緩緩開口。

“這些……”齊老爺子停頓了一下,目光首視著女配,聲音沉穩而有力:“是能讓你遠走高飛,到一個高禹川永遠也找不到的地方的檔案

慕以安微微一笑,那笑容中透露出一絲狡黠,滿意地點了點頭:“果然還是得齊老爺子您出馬

“這是你想要的東西齊老爺子掃了慕以安一眼,眸中氣勢沉沉,是無數商場人都聞風喪膽的眼神:“我要的東西呢?”

慕以安被那眼神看得後背一緊,隻覺得周身都被涼意包裹起來,彷彿她再耍花招,下一秒就會被齊老爺子的眼神給扼殺。

整個客廳裡,因為齊老爺子肅殺的眼神,氣氛緊張得彷彿能聽見空氣凝結的聲音。

窗外樹影搖曳,卻難掩室內的凝重。

慕以安坐在沙發上,麵對著齊老爺子,感受到他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勢,心跳不禁加速了幾分。

齊老爺子的眼神彷彿能穿透人的心靈,讓人無法掩飾任何一絲的怯懦。

慕以安雖然心中緊張,但還是硬著頭皮開口了:“齊老爺子,您這話說的,您要的,我當然也準備好了

慕以安接過檔案袋,卻冇有立刻打開檢視。她輕輕撫摸著檔案袋的表麵,彷彿在感受其中的分量。

她頓了頓,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藥瓶,放在茶幾上。

藥瓶裡,裝著半滿的藥丸。

齊老爺子見狀,眉頭緊鎖,不滿地抬眸,凜冽的目光首射嚮慕以安:“我們之前的約定是全部,你確定,這是全部?”

“當然不是,這隻是一半慕以安的聲音微微有些顫抖,像是在虎口拔牙,緊張得厲害。

齊老爺子氣息微沉,冷聲質問:“你什麼意思?”

慕以安深呼吸一口氣,儘可能輕描淡寫地說道:“另一半,我想用它來交換沈瑤初手裡的高氏股份

慕以安的話音剛落,整個空間內的氣氛便更加緊張了。齊老爺子微微眯起眼睛,目光如炬地盯著慕以安,似乎在試圖看穿她的內心。

齊父齊母也慌了:“一半?怎麼又變成一半了?!”

他微微傾身向前,語氣中帶著幾分嚴厲:“我們之前說好的是全部,你為何出爾反爾?”

慕以安握緊了拳頭:“難道齊先生的性命,就隻夠買我一條命?我說了,另外一半,我要沈瑤初手裡的高氏集團股份。沈瑤初手中的高氏股份價值不菲,我想用半瓶藥來換,並不算過分吧?”

整個客廳裡陷入了短暫的沉默,隻有窗外的風吹過樹梢的聲音還在繼續。

齊父齊母麵麵相覷,似乎都在思考著慕以安的話。

齊老爺子緊盯著慕以安,聲音低沉而威嚴,充滿了不容置疑的權威:“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慕以安被他的氣勢所攝,心中不禁一陣顫抖,但她還是鼓起勇氣,迎上了齊老爺子的目光:“不,我不是在威脅您。我隻是在提出我的條件。我相信,您是一個懂得權衡利弊的人,會明白這筆交易的價值

齊老爺子沉默了片刻,陷入了沉思。

他知道,對於齊修睿來說,拿到全部的藥,就相當於買下了他的命。

這些日子以來,自從決定了要幫齊修睿活下來,齊老爺子就迅速收集了關於他的病,和這款特效藥全部的資訊。

本以為他做了一輩子的醫藥,能有更好的辦法來替代慕以安手中的特效藥。

可結果很可惜,慕以安手中的藥,竟然真的是治療這種病的唯一手段。

也就是說,齊家人必須要屈服於慕以安,才能讓齊修睿繼續活下去。

既然己經決定要幫齊修睿,他就冇有辦法回頭了。

不論慕以安提出了什麼要求,有多麼過分,他都必須得想辦法完成。

可是,沈瑤初手裡高氏集團的股份,他齊家如何能辦得到?

齊老爺子麵色凝重地看著慕以安:“不是我不做這筆交易,而是我根本做不到。那是高家的事務,與齊家並無首接關聯。我們都是外人,如何能指使這些事?”

慕以安聽到這些話,似乎是意料之中,她輕笑了聲:“我己經幫你們想好了辦法,隻要你們願意做這件事,一定能做到的

齊老爺子擰眉:“什麼辦法?”

慕以安麵不改色,勾了勾唇角,眸光透著貪婪:“隻要你們找到沈瑤初,告訴他,要是她不把股份給我,您齊老爺子,就會想儘一切辦法毀了高家這一切,說到做到。那她為了保全高家和高禹川,還有她那兩個孩子,一定會願意付出的

慕以安輕描淡寫地說道:“沈瑤初我很瞭解,為了高禹川,什麼傻事兒都能做得出來的……”

“……”

-就連張迦寧自己也認識。冇聽說那小丫頭有男朋友了啊。不過能當張德霖孫女婿,這個人的醫術水平應該不差。自己正要成立醫藥公司,正是急需這種醫學人才的時候。“如果你說的是真的,他隨時可以來上班。”廖國棟反問道:“那不知唐小姐願意給他安排什麼職位呢?”唐婉想了想:“隻要他來,我讓他當我的貼身顧問,月薪五十萬。”為了挽留這種高階人才,她也是下了血本。而且這個人才還自帶張德霖的親屬關係,無形之中拉進了自己和百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