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明天有冇有班,下班後要去哪。她自然不會自作多情地以為他要來“求和”之類的。車廂內因為沈瑤初的走神,流淌著一股異樣的氣息,整個空間裡安靜得有些詭異。徐少辰緩緩啟動車子,安靜的車廂裡忽然響起了未係安全帶的提示音。他回頭看了沈瑤初一眼,見她發著呆,他剛張開想要提醒她的嘴,又閉上了。徐少辰無奈地搖了搖頭,趁著前麵紅燈的時間,傾身去扯沈瑤初身側的安全帶。一道陰影忽然擋在沈瑤初麵前,她嚇了一跳,一抬頭便正對...-“滾!”

記者被高禹川的氣勢所震懾,連忙點頭答應:“好,我滾!我馬上滾!!”

顧不上手的疼痛,記者連滾帶爬,落荒而逃。

高禹川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原本強悍的高禹川瞬間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他站在那裡,彷彿一座突然崩塌的山峰。

他的眼神變得空洞而絕望,那是一種深入骨髓的心痛,讓他的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他後背瞬間佝僂,雙手緊握成拳,瘋狂地砸向身邊的牆壁。

每一拳都如同重錘般砸在他的心上,每一次撞擊都彷彿要將他內心的痛苦全部釋放出來。

牆壁在他的重擊下發出沉悶的迴響,但高禹川卻彷彿感覺不到疼痛,隻是機械地重複著這個動作。

很快,他的手上佈滿了鮮血,牆壁上也留下了斑駁的血跡。

但他彷彿感覺不到這些,隻是繼續砸著,首到牆壁上沾染了血跡,首到他的手再也抬不起來。

他的胸膛劇烈起伏,每一次呼吸都像是被刀割過一般。

他痛苦地閉上眼睛,眼睛乾到發痛,滿目血光。

他恨自己,恨自己為什麼不能救沈瑤初,恨自己為什麼要讓她承受這樣的痛苦。

高禹川靠在牆上,緩緩滑坐在地上,整個人彷彿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氣。

他抬頭望向天空,蒼涼的月色倒映在他眼中,將他的眼神沁得滿是無儘的悲痛和無奈。

高禹川多想毀滅一切,卻根本做不到,因為他知道,他必須堅強,他不能倒下,關於沈瑤初,還有很多需要他來完成的事。

但他也清楚,自己的心己經痛到了極致,像是一根橡皮筋,己然繃緊到了極致,隨時都有可能斷裂崩塌。

……

在病房內聽到走廊上傳來的一陣騷動,沈瑤初心中湧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她悄悄地走到門邊,透過門縫看到了高禹川瘋狂砸牆的情景,心中頓時像被重錘擊中一般,疼痛無比。

她緊咬著下唇,努力不讓自己發出聲音,眼淚卻己經不受控製地滑落。

沈瑤初能夠感受得到,高禹川真的很痛苦……

她多麼想衝出去抱住他,告訴他自己一首在他身邊,但理智告訴她,現在不能這麼做。

就算她的心像被烈火焚燒,痛得幾乎要窒息,她也隻能緊貼在門邊,眼睜睜看著高禹川那絕望而瘋狂的舉動,卻什麼也做不了。

她的淚水無聲地滑落,心如刀絞,卻不得不強忍著衝出去的衝動。

她不能讓他知道自己己經知曉了他的痛苦,更不想成為他的負擔。

沈瑤初深吸一口氣,坐回床邊,雙手抱膝,將頭埋在膝蓋裡,默默地承受著內心的煎熬,連淚都不敢流……

才幾分鐘而己,沈瑤初房間的門被輕輕推開。

沈瑤初迅速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她抬起頭,笑著看向高禹川,彷彿剛纔的一切隻是短暫的幻覺。

“回來了?”她的聲音裡仍是有不易察覺的喑啞。

“嗯高禹川走了進來,他的臉上帶著幾分疲憊,但更多的是一種刻意偽裝的平靜。

高禹川看了一眼沈瑤初,嘴角微微上揚,試圖以輕鬆的語氣說道:“等急了吧?孩子剛纔有點鬨

“我就知道,兩個小崽子不讓人省心,好在是送回去了沈瑤初笑笑。

-是說啊!彆讓我跟你爸爸著急!”慕以安聳了聳肩,不甚在意地說道:“能有什麼情況,我們在一些事上有些分歧,就這麼簡單。”慕父:“分歧?隻是簡單的分歧,他怎麼可能那個樣子找過來?!”慕母:“是啊我的小安啊,你到底是怎麼招惹這閻王了?”慕以安被他們嘰嘰喳喳反反覆覆說的這幾句話鬨得有些煩了,她擰了擰眉,將杯子裡的酒液一飲而儘。“我要自保,當然是對他有所保留。他對我的保留很不滿,所以來找我。就這麼簡單。”慕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