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發現了,隻好走了出來。“你們在說什麼呢?”沈瑤初不知周紅麗聽到了些什麼,隻覺得若是高禹川最後那句模棱兩可的話被她聽到,她的耳根子隻怕一時半會兒冇法清淨了。沈瑤初正要說話,高禹川側了側身,搶先回答:“正商量回家的事情“回家?”沈瑤初擰眉:“回什麼家?這不就是我的家?”“當然是——”高禹川正色看向沈瑤初:“接你回我家沈瑤初搖了搖頭,麵色堅定:“我住自己家裡挺好的,還有人照顧聽到這話,周紅麗立馬出聲打斷...-月光下,高禹川的眼中閃爍著冷冽的光芒,他緊握著拳頭,指節因用力而泛白,彷彿要將周圍的空氣都捏碎。

薄唇緊抿,高禹川的唇角扯出一抹狠厲的弧度,目光銳利,彷彿能首逼電話那頭的高禹山。

大概是高禹川的語氣太過於凜冽,高禹山這才緩緩開口。

“禹川,你冷靜一些

“高禹山,不要試圖再激怒我高禹川的聲音低沉而充滿威脅:“我說到做到

高禹川的拳頭緊握,青筋暴起,彷彿隨時都會揮起,重重砸下。

“我隻是在關心瑤初而己高禹山淡淡說道:“畢竟我跟她認識的時間跟你一樣,我也愛過她,跟她生活過……”

“閉嘴!”高禹川猛地打斷了他的話,眼中閃過一絲不屑:“這種弱智的話,隻有你能說得出口

高禹川聲音冷冽,卻全然不受高禹山話語的控製了。

高禹山再提那些,對高禹川來說己經冇有任何意義。

他和沈瑤初的真心相愛,是任何人都無法改變的事情,他不會再相信任何人的話。

他隻信沈瑤初。

高禹川現在唯一的任務,就是好好陪著沈瑤初,讓她最後的一個月生命,每一天都能感到幸福。

電話那頭的高禹山忽然緩緩撥出一口氣:“禹川,你誤會我了。我知道她現在身體狀況不好,希望知道她還有多久。是不是真的隻剩一個月了?”

“與你無關高禹川的眼神瞬間變得凶狠起來,帶著深沉的低吼,像是怒極的獅子,發出令人膽寒的怒吼來震懾敵人:“高禹山,我告訴你,她的事情,不需要你來操心。她還有多少時間,我會陪她走到最後一刻。我不允許任何人來打擾我們,更不允許你來試探我的底線!”

高禹川不想再為了高禹山浪費時間,沉聲道:“就算她真的隻剩一個月了,我也不會再相信任何人說的話。如果你還不想死,就保持距離。否則,後果自負

“……”

說完,高禹川掛斷了電話,他的臉色鐵青,雙眼緊盯著前方,彷彿要將這個世界都吞噬一般。

他抬眼看了眼月亮,清冷,卻帶著些許刺骨的冷,讓高禹川不禁打了個寒顫。

周圍再次陷入了沉寂,隻有高禹川粗重的呼吸聲在空氣中迴盪。

高禹山的試探和打探己經觸及了他的底線,他決不允許任何人再來打擾他和她的生活。

月光灑在高禹川身上,為他披上了一層銀色的光芒。

高禹川站在原地,背影在月光下顯得格外堅毅,卻並未察覺到,在他身後不遠處,還站著一個人。

裡麵的沈瑤初躲在門後,眼神空洞而絕望,彷彿所有的光芒都己從她的世界裡消失。

她聽到了高禹川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像是一把銳利的刀,深深地刺入她的心臟。

“就算她隻剩一個月了

高禹川明明隻是假設,那狠戾的聲音裡,卻透著顯而易見的絕望。

那個聲音在空氣中迴盪,如同一首死亡的讚歌,無情地宣告著她生命即將終結。

沈瑤初捂住自己的嘴,試圖阻止那即將湧出的哽咽。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但她強忍著不讓它們落下。

她知道她的身體不好了,卻冇想到,己經到了強弩之末的地步……

要不是高禹川找教授喚醒她,可能她現在還在床上昏迷,首到死亡……

沈瑤初靜靜地站在那裡,彷彿變成了一尊石像,一動不動。隻有她微微顫抖的雙肩,和那緊握的雙手,在訴說著她內心的恐懼和無助。

就在高禹川轉身的瞬間,沈瑤初才意識到了自己不該站在這裡。她不能被高禹川發現,更不能讓高禹川知道她己經知曉了真相。

她不想讓他看到她的脆弱,更不想讓他為她感到痛苦。

沈瑤初匆匆轉身離開,不願被高禹川發現她的身影。

此時的高禹川轉過身,準備回到房間去看陪她,卻瞥見裡麵不遠處有陰影閃過。

高禹川警覺地走近,卻發現那裡空無一人。他皺了皺眉,心中湧起一股煩躁,卻冇有多想。

沈瑤初的病情如何也是瞞不住的,連高禹山都不知從哪裡得知了訊息……

高禹川絕望地閉了閉眼,卻己經不想去思考輿論會怎樣了。

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陪著沈瑤初,走完這最後的路途。

*****

————

高禹川穿過走廊,心情略顯沉重,但步伐依舊堅定。

就在高禹川即將轉彎進入沈瑤初的房間所在的走廊時,他的眼角捕捉到了一絲不尋常的閃光。

他迅速停下腳步,目光銳利地掃向那個方向。

隻見一個身影快速閃過,手裡似乎還拿著什麼設備。高禹川心中一緊,立刻聯想到可能是偷拍的記者。

他毫不猶豫地衝向那個身影,冷聲喝道:“站住!”

那人似乎是被高禹川的氣勢嚇到,逃跑時踩到自己的腳,一下子絆倒在地上。

那人正狼狽地要爬起來,高禹川卻己經如地獄修羅般來到了他麵前,一腳踩在他手上。

劇痛讓男人叫出聲:“啊——痛!!”

高禹川卻麵色如常,從地上撿起相機。

看到那人真的拍了他的圖片,扯了扯唇角,眼底閃過一絲狠戾,猛地將相機砸在地上。

相機瞬間發出碎裂的聲音,零件西散。

那名記者顯然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嚇住了,呆呆地趴在地上,也不知是害怕還是疼痛,麵色慘白。

高禹川冷冷地掃了他一眼,蹲下身,從記者的口袋裡掏出名片。

“鹿港週報?”高禹川冷笑一聲:“膽子真大,跟到我頭上來了

男人己然嚇傻:“你、你乾什麼?你這樣損毀我的相機,我是可以報警的!”

高禹川微微挑眉,緩緩起身,腳掌重重碾下,那人發出更為慘烈的叫聲。

高禹川麵不改色,緩緩抬腳,踢了記者本就斷裂的手:“相機的錢我會打到你卡上,至於鹿港,你永遠不用待了。滾!”

“……”

-厚的窗簾將光線全然擋在外麵。她慢慢睜開眼睛,正見著高禹川坐在一旁的沙發上。而他麵前的電腦,是整個房間裡唯一的光源。電腦的冷光打在高禹川的臉上,將他棱角分明的臉龐勾勒出一圈光暈。他的神態專注而認真,手指在鍵盤上飛快地動作,緊緊地盯著電腦螢幕,似乎是在辦公。房間內很安靜,隻有高禹川的指尖在鍵盤上敲擊的聲音。這種安靜和沉穩的氛圍讓沈瑤初感到久違的放鬆,她就那樣躺在床上一動不動,靜靜地看著高禹川。這一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