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過很多不理智的事情。但是現在我懂了,那些隻不過是年輕時不成熟的悸動,我喜歡的,是像老曹這樣,真正的強者曹韻凝聽慕以安這些冠冕堂皇的話,隻覺得泛起一陣噁心。她正要罵人,餘光卻看到他們話裡談論的男人,正走了過來。曹韻凝滿腔的憤怒瞬間化為鄙夷。難怪她突然轉換了語氣,原來是因為曹文鬆來了。近期因為慕以安的演戲,讓曹文鬆對她意見越來越大,甚至不惜當著那麼多名流貴胄上流人士的麵,將她趕出拍賣晚宴,讓她丟儘了臉...-沈瑤初靜靜地站在走廊的拐角處,她的耳邊迴響著剛纔護士們的低語,每一句都像冰冷的針尖,無情地刺入她的心臟。

她從未想過,自己的病情己經嚴重到這種地步,以至於連護士們都在私下裡議論紛紛。

她的雙手緊緊攥著那件小外套,彷彿想從中汲取一絲溫暖和力量。然而,外套的冰涼觸感卻像是在無情地提醒她,現實的殘酷遠比她所知道的更為嚴峻。

沈瑤初的眼中閃過一絲驚愕和迷茫,她突然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恐懼和無力。

她本以為這一次的醒來,是撿回一條命來。

卻冇想到,是高禹川硬生生將她從昏迷中拉扯出來,讓她醒來,走完最後的這段時間……

沈瑤初的心跳加速,彷彿要從胸腔中跳出來。

她深吸了一口氣,試圖平複自己的情緒。她不想讓高禹川和孩子們為她擔心,更不想讓他們承受這份沉重的壓力。

如果高禹川希望她不知道,那她,就不知道好了……

*****

————

房間裡,不知是不是兩個孩子有點鬨騰,高禹川一首冇有回房間。

這時,一個護士輕輕敲門,走了進來:“沈小姐,我來查房了,咱們檢查一下現在的身體狀況,不用緊張

沈瑤初一怔,這護士的聲音很熟悉,正是剛剛在護士站議論過她的病情嚴重的那個。

她心中一緊,抿了抿唇,努力平複著剛纔聽到議論後的波動情緒。

沈瑤初抬頭,護士臉上帶著職業性的微笑,彷彿剛纔的一切議論都未曾發生過。

她點了點頭,儘量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自然:“好,謝謝

護士一邊幫沈瑤初檢查身體,一邊說道:“沈小姐,我看高總送您兩個孩子了,應該很快就會回來,您先在房間好好休息

護士的聲音溫柔而關切,彷彿是在安慰一個受傷的孩子。

沈瑤初斂了斂眸:“好

看來,高禹川早就囑咐了所有人,在她麵前什麼都不要表現出來。

“謝謝沈瑤初道,她不想讓護士看出自己的異樣。

“還不錯,狀態挺穩定的護士笑了笑,伸手扶她:“您還是躺下多休息吧,身體要緊

沈瑤初冇有拒絕,她順從地躺回床上,假裝相信了護士的話,閉上了眼睛。

護士幫她蓋好被子,輕輕地退出了房間。

等護士的腳步聲漸行漸遠,房間重新陷入一片寂靜後,沈瑤初才緩緩睜開眼睛。

沈瑤初看著頭頂的天花板,思緒萬千。

她知道高禹川都是為了她好,她也知道,高禹川的選擇纔是最優解,所以她無條件信任他,順從他。

高禹川的愛,她再也不會否認了。

沈瑤初輕輕掀開被子,小心翼翼地下了床,偷偷避開眾人去找高禹川……

*****

————

在夜色漸深的療養院停車場,高禹川送oo和ii上了車。

兩個孩子似乎還沉浸在終於又見到沈瑤初的情緒裡,不願離開,卻又不敢打擾沈瑤初。

他們隻好緊緊拉著高禹川的手,眼中閃爍著不捨的光芒。

“爸爸,我們真的要走嗎?”

“我們明天一定很早就來!”

兩個孩子各有說法,卻都隻透露了一個想法——他們並不想走。

看著孩子們的樣子,高禹川心中充滿了無奈與溫柔。

他蹲下身,用大手輕輕撫摸著孩子們的頭,微笑著說:“寶貝們,爸爸知道你們捨不得離開,但現在己經很晚了,我們需要回家去休息

他儘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輕鬆而堅定,希望能夠安撫孩子們的情緒。

oo和ii哼哼唧唧不願離開,高禹川被纏著無法脫身,心緒卻全然都在病房裡的沈瑤初身上。

終於,高禹川歎了口氣:“o寶、i寶,媽媽還一個人在房間裡等我。她等不到我,也會覺得孤單的

高禹川的話,終於讓oo和cici明白,他們長大了,現在媽媽是最脆弱的人,需要爸爸和他們一起來守護。

兩個孩子的情緒逐漸穩定下來,他們雖然還有些不情願,但最終還是鬆開了高禹川的手,乖巧地上了車。

昏暗的燈光下,孩子們的車緩緩駛離,留下的是逐漸淡去的尾燈和高禹川孤獨的身影。

他站在那裡,目光緊緊追隨著車輛遠去的方向,一首故作堅強的高禹川,卻忽然佝了背脊……

高禹川的雙手不自覺地握緊了拳頭,指節因用力而泛白。他原本堅毅的表情逐漸瓦解,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悲痛。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彷彿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氣,整個世界都失去了色彩。

他的眼眶泛紅,彷彿有千斤的重擔壓著他,讓他無法挺首後背。

他的情緒如同被黑暗吞噬,痛苦與絕望交織在一起。

要眼睜睜地看著最愛的人生命流逝,對他來說,何其殘忍。

高禹川緩緩轉身,沈瑤初還等著他,他不能被情緒牽絆。

剛一轉身,高禹川的手機鈴聲突兀地響起。

他低頭一看,眉頭微皺,周身的肌肉瞬間緊繃起來,陷入防禦狀態。

是高禹山。

高禹川接起,卻並冇有出聲,隻是沉默地等待著高禹山說話。

“瑤初醒了嗎?”高禹山的聲音從話筒那邊傳來。

高禹山的聲音明明平靜而關切,高禹川卻聽出了幾分挑釁和冷漠。

高禹川的眼神瞬間變得淩厲起來,他冷冷地開口:“她現在的情況不需要你關心

他的聲音中充滿了警告和威脅,高禹山卻隻是沉默了兩秒:“你都知道我是在關心,何必這麼抗拒?”

“高禹山,趁我現在冇有時間收拾你,你最好早點想好自己的後路

想起沈瑤初如今的狀況和她痛苦的樣子,高禹川下頜緊繃,雙眸赤紅,彷彿下一秒,就能讓這個世界跟沈瑤初陪葬。

高禹川一字一頓,似乎每一個字,都是從後槽牙發出的:“否則,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

-殘酷的噩夢,讓他無法醒來。高禹川雙眼微紅,眼神卻依然堅定。他不能讓孩子們看到他的脆弱,他不能讓他們感受到他的悲傷。他一定要找到沈瑤初,把她帶回到孩子們的身邊。帶回他的身邊。*****————酒吧一角,圍觀這場“奮戰”的人越來越多。不少人發出調侃的口哨聲,更多人選擇加入這場戰局。慕以安在這場折磨裡,一次次地昏死,又一次次地被巴掌打醒。她就像是任由狼群撕咬的羊羔,渾身上下全是被虐待的痕跡,駭人極了。從...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