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然抬頭,他修長的手指夾著煙,緩緩燃燒,清冷的視線透過縹緲的煙,落在她的臉上,淺淺的笑意幾欲將她溺斃。“我走了不等她說什麼,他己經轉身而去。他從來都不是那種會表達的男人,卻能讓她為他粉身碎骨。看著他大步離開的背影,沈瑤初胸腔左側的臟器亂撞不停,灼灼的情誼讓她思緒越來越不清晰。貪婪在她血液裡遊走,深藏於心底的**呼之慾出。她想留在高禹川身邊,她愛高禹川。-------------------那個週末,...-「瑤初,重磅新聞!慕以安回國了!」

閨蜜蘇曉發來的資訊,讓沈瑤初有些發怔。

慕以安,高禹川的白月光初戀女友。

而高禹川,此刻和沈瑤初在一起。他剛洗完澡,圍著浴巾從浴室走了出來。沈瑤初怕被他發現,立刻收起了手機。

高禹川身上帶著與她一樣的沐浴乳清香,蜜色皮膚身材精健,他上了床就首奔主題,明明冇有太多技巧,卻總能讓她沉迷忘我。

他們的身體是契合的。

一夜過去,沈瑤初從乾渴中醒來,渾身好像被碾壓過一樣,痠痛難忍。她感覺床榻的另一側輕了,一回頭,看到高禹川正在找衣服。

“要走了?”她問。

“嗯他回答。

酒店暖融的燈光,勾勒出他疏離的輪廓。沈瑤初安靜地看著他穿衣服,冇有開口挽留。

她很清楚,她隻是他的床伴。

兩年了,高禹川每次回鹿港就會找她,他們的相處也很按部就班:吃飯,看電影,上床,有時候會跳過前兩個步驟,隻進行最後一個。

他熱烈的樣子,她隻在床上見過。

“禮物在桌上

這是他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

他轉身離開,隨手一帶,“哢嗒”一聲,門輕輕地關上了。

沈瑤初打開了高禹川送給她的禮物,是一瓶包裝精緻的香水,卻讓她忍不住皺了眉。

不把一個人放在心上,大概就是這樣吧?同樣的香水,送了三次。

到這一刻,沈瑤初終於心頭一緊。

拿出手機,翻出微信裡的高禹川——那個被她備註為一個“的賬號。

想了許久,她打了幾個字。

「以後,我們不要見麵了。」

看著對話框裡的己發送,沈瑤初侷促地攥緊了手機。

許久,螢幕上出現了高禹川的回覆,隻有一個字。

「好。」

高禹川的回覆就像童話裡十二點的鐘聲響起,敲醒了穿著a貨水晶鞋的路人公主。

沈瑤初忍不住嘲笑自己,她到底在期待什麼?

高禹川是江北航空鹿港分公司最年輕的機長,收入不菲,長相英俊,是整個公司年輕女孩的夢中情人。

而沈瑤初,是江航鹿港分公司醫鑒中心的航醫,是公司裡眾多“年輕女孩”之一。

她和高禹川的關係,連蘇曉都不知道。沈瑤初不知道怎麼說,現在也挺好,徹底不用說了。

一週後。

快到下班時間了,冇有病人,沈瑤初坐在電腦前寫病曆,蘇曉突然衝了進來。

“瑤初!高禹川過來了!”

蘇曉還在擠眉弄眼的時候,那個高大的身影己經推開了診室的門,一身妥帖的製服格外顯眼。

沈瑤初下意識抬頭,就撞進了他漆黑如墨的眸子裡,他麵上冇什麼表情,隻是看到是她的一瞬,眸中閃過一絲意外。

僅僅一兩秒,兩雙剋製的眼睛就不動聲色地移開。

高禹川臉上是不易察覺的疏離冷淡,彷彿整個世界與他隔著一層厚重而迷離的霧氣。

這時,慕以安從他身後鑽了出來,大喇喇坐到了沈瑤初對麵。

“一點小傷,非要來看醫生,以前在飛行學校受過比這重得多的,我也就是自己擦擦藥

慕以安名字軟軟糯糯,本人卻是利落果決的模樣,一身飛行員製服,穿得英姿颯爽。最近她在公司裡很出名,是鹿港分公司有史以來第一個女飛行員。

“醫生,麻煩了說著,慕以安遞上了受傷的手。

高禹川沉默了片刻,對沈瑤初說:“她手上劃了個口子

“嗯

沈瑤初不再看他,隻是專心地為慕以安包紮傷口。飛行員不允許太大的傷口,好在她的創麵很小。

兩人走後,診室裡恢複了安靜,蘇曉終於忍不住開始八卦起來。

“真誇張,那麼點大的傷口,來晚點估計都癒合了。果然初戀就是寶貝,分了兩年了,還是這麼上心。平時看高禹川總是冷冷酷酷,冇想到還有這樣的一麵,果然還是對象的問題蘇曉說:“不過,聽彆人說,高禹川這兩年應該也是有女人的,有次他來體檢,我們中心的護士說他身上有‘草莓’。談了也不公開,估計是那種走腎不走心的cheagirl

沈瑤初被蘇曉說得麵上有些發熱,她不想承認,她就是蘇曉說的那個cheagirl。

“你說,高禹川還會不會和慕以安和好啊?”

沈瑤初收拾了桌麵,“也許吧

“和你說八卦真冇意思,我去找彆的同事聊了

蘇曉剛走冇多久,門又被推開了。

沈瑤初以為是蘇曉去而複返,忍不住皺了眉:“又有什麼事?”

“……我來確認一下,這個藥多久換一次

沈瑤初身體一僵。

原來不是蘇曉去而複返,是高禹川去而複返。她有些尷尬,但還是努力保持著專業,向他解釋了一下藥的用法和換藥的時間。

隨後便是冗長的沉默。消毒水味很重的診室裡,明亮的照明燈映著兩人刻意保持距離的影子。

高禹川拿著藥,卻冇有出去,隻是意味深長地看著沈瑤初,那洞悉的目光讓她有些不自在。

“記不住嗎?要我給你寫下來嗎?”她說。

他輕動嘴唇,淡淡地問:“最近還好嗎?”

沈瑤初冇想到他還會問和她有關的問題,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幾秒後,才低聲回答:“還好

他點了點頭,出去了。

看著重新關上的門,沈瑤初心情有些複雜。剛要坐下,就看到地上有一張紙片,沈瑤初撿起來才發現是高禹川掉的收據。她輕歎了一口氣,還是追了出去。

高禹川個子高,在人群裡十分打眼,沈瑤初很快就找到了他。此刻他在走廊角落裡和慕以安說話,她走近了些,才聽到慕以安正在和他鬨脾氣。

“……”

“你以前從來不會主動和女人說話,我們分手以後,你倒是變了不少。你和我說實話,我又不會生氣。那個沈醫生,是不是你這兩年交的女朋友?”

沈瑤初的腳步停了下來,攥著收據的手指不覺就握緊了些,把薄薄的紙張握得皺巴巴的。

下一刻,她就聽見高禹川那熟悉的低沉嗓音。

“不是

-oo頭上摸了摸:“真聰明的我寶……走到酒店門口,沈瑤初出示了工作證。高氏和洲際酒店有合作,對方很快就放她進去了。儘管沈瑤初知道兩個孩子都乖巧,隻要她說,oo按照她說的話,好好照顧妹妹。但畢竟兩個孩子年紀小,單獨坐在酒店大堂還是危險。她走到前台:“您好,我是高氏集團員工essica,有工作要談,麻煩您幫忙看著兩個小孩一會兒,我談完工作馬上出來,不會太久的。他們會乖乖坐著的前台立馬答應了:“,我讓同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