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r��С���@�YͻȻ�M���˺Îׂ����S��·�^���ĕr��߀�ص��^�������к��������ˣ������I�����J��e�����҂���������һ�¡������]�С������u�^�����mȻ�����ڹ��˷��𠝣������܇�Ҳ�о����ģ��_��һ���˶��]���^�����S�c�^����������˿������ɵ��ˣ�һ��Ҫ��һ�r�g֪ͨ�҂���������c�^�����S�x�_�ĕr��������� �������...第1017章????為你而生,為你而死

站在外麵的顧念,看了看距離,如果是在耳旁輕聲說,她就算聽力再好,也聽不到。

會議室裏,鄭曦知也不想知道,伸手就把還想靠近的女人給推開了。

“不想知道,愛說不說,沒其他事我先走了。”

鄭曦知剛拉開門,身後的安妮就大聲喝道:“鄭曦知,你是不是真的呆,看不出我的想法嗎!”

“看不出,沒讀心術。”

安妮剛要發出的火氣,就這麽硬生生被憋回肚子裏。

“你是不是還喜歡那個老女人,我到底哪裏比不上她!”

鄭曦知的目光驟暗,冷冷地看她。

“你不配跟她比!”

安妮被嚇了一跳,不敢再說話。

直到鄭曦知真的離開,她低聲喃喃道。

“明明剛才,我剛來大姨媽,你給我點了一杯熱牛奶,我以為,你已經喜歡我了。”

顧念一頓。

啊,這鄭曦知這麽矛盾的嗎?到底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想到這裏,顧念就馬上收迴心思,現在的關鍵是找到她母親。

看這樣,慕情也不在這裏。

她有點疑惑。

所以母親跑哪兒去了?

該不會,是在鄭曦知的房間裏蹲守吧!

此時,總統套房臥室內。

鄭曦知衝了個澡出來,就聞到一陣熟悉的氣息。

他眸色微暗,努力假裝沒察覺出來。

而那個早就被他發現的女人,卻先一步扣住他的命脈,一把尖刀死死地抵住他的脖子。

“不許動。”

慕情冷冷說。

“好。”

鄭曦知一副配合的模樣,慕情掐得很用力,完全不留情的那種。

“到華夏到底是什麽目的?”

鄭曦知說:“帶走你。”

“別想騙我,不可能。”慕情冷冷說:“你以為,現在我還會相信你的話?”

鄭曦知有點無奈。

“你問的,現在我說了,你還不信?”

慕情冷笑說:“那你猜猜,我這次過來,是不是拿走你命的!”

“你拿吧。”

鄭曦知很痛快。

慕情拿著尖刀的手緊緊攥住。

“你以為,我不敢殺你?”

鄭曦知笑了笑。

“我就是為你而生的,死在你手上,我覺得挺好的。”

“你……”

血色,染上刀尖,但隻是刺破了表皮。

慕情見他真的一點都不掙紮,突然就不知道要不要動手了。

她想了想,從懷裏拿出一個膠囊,塞進鄭曦知的嘴裏,讓他嚥下。

“這是我研製出來的劇毒,隻有我能解,每24小時就要一顆解藥,所以你從現在開始,隻能聽我的。”

“好。”

男人輕笑一聲,一副配合的樣子。

慕情滿是防備地看著他:“你可別耍什麽花招,我會把你帶進華夏大廈,那邊有專門的人看著你。”

“好。”

鄭曦知麵帶溫柔地看著她,除了配合還是配合。

慕情依舊掛著一副冷臉,指揮著鄭曦知在不驚動安妮的情況下離開。

顧念是從通風管道過來的,花了一些時間。

等她到臥室的時候,一個人都沒有。

顧念有點疑惑。

然後,就看到門再次被推開,是一絲不掛的安妮。

顧念看她鬼鬼祟祟地進了浴室,又鬼鬼祟祟地回來,表情比她還疑惑。

隨即,安妮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那邊有鄭曦知的聲音。

“我出來一趟,你先休息。”

“好吧。”

安妮臉上還笑出聲,滿心歡喜地躺上鄭曦知的床,蓋好被子,還把燈關了。

在關燈的一瞬間,顧念偷偷拍下安妮的麵部照片,開始在資料庫搜尋安妮的資料。別墅了?這是怎麽一回事?”薄穆琛看了一眼憋著氣的孩子,淡淡道:“念唸的組織擔心她的安危,要接回去做全麵的檢查。”那邊沉默了幾秒,才緩緩開口:“顧念確實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擔心一點也正常,不過,你要盯著點,那些人,可能也會為了藍液,對顧念下手。雖然K組織因為你的壓力,不再繼續作惡,但組織的根是壞的。”薄穆琛淡淡地嗯了一聲。這件事,顧念也不知道,K組織這些年消停下來的原因,根本不是作為首領的K要退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