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粉絲:“……”【我早說了大師厲害的,你們這些人還不信,現在被教訓了吧!】【我去,居然不是弄虛作假的嗎?我剛纔準備罵主播,突然就從樓梯上摔下來,手機摔碎了,腳也扭了。】【媽耶,我上廁所玩兒手機,剛纔一個激動,手機掉坑裡了。】【樓上的,我能問一下,你現在發訊息的手機,是用的是新的嗎?】【那是一條有味道的訊息。】【你們這些傻子根本就不知道主播的厲害。主播是真的大師。】【主播厲害,主播威武。】因為蘇楣粉絲...-

一群人都沉默了。

所有人都想到了,那應該是徐晉和索瑛的前世。

景佳妍氣的咬牙,“肯定是索家人搞的鬼,一定是他們。”

九禪:“冇有證據!整個玄門都認為索家是受害者。而且……那些邪祟也的確殺了人,是滅門。”

“那……那也是索家算計的。”景佳妍冷哼一聲,“要不是被索家算計,鳶鳶的家人怎麼可能會害人!”

她看著楚螢,“螢螢,你也是這麼想的,對嗎?鳶鳶的家人是無辜的。鳶鳶她自己都能夠承受千年封印,而不化為厲鬼,她的家人肯定也和她一樣。”

楚螢冇說話,垂眸思索了一會兒。

“等鳶鳶處理好身邊的事情,就去取紅本蓮。”

九禪也點頭。

誰知道才過冇兩個小時,程鳶就過來了,“現在就去找紅本蓮吧!”

“確定嗎?”

“嗯!”程鳶一臉平靜,“隻是可能需要螢螢你留下符紙來保護他們。”

“我會留下符紙,也會安排部門的人過來。”她看向了元紹寅。

元紹寅立馬點頭,“我會看顧好他們的。”

翟柔也立馬站直了身體,萬分認真道,“鳶鳶放心,我死都不會讓他們出事的。”

程鳶一笑,“你也不能死啊!你死了,某人可就要傷心了。”

翟柔一臉懵懂,歪頭疑惑,“誰?”

程鳶:“某人!”

翟柔:“……”

楚螢把符紙給了程鳶之後,又打電話通知了宿向陽。

宿向陽帶著薊宰一起過來,“你放心,我會看顧好他們的。就算……就算索家真的膽子大到敢硬闖過來。我也不會手軟的。”

楚螢帶著程鳶和九禪他們一起離開。

隻片刻功夫,眾人就到了一處山峰之下。

九禪環顧了四週一圈兒,“幾百年了,變化很大!”

他指了指遠處的一條不大不小的瀑布,“在那邊。”

繞著山體走了一會兒,直到眾人走到了那一條瀑布前。

瀑布不大,隻小小一條,從山頂落下,又砸進了水塘裡,濺起一層層水花。

周圍樹木林立,亂石巨大又尖銳,不便行走。

“此地風水極好,青山綠水,又有活水巨石,雖有壓陰之勢。但是對修行之人來說,是極好的埋骨之地。”

九禪解釋了之後,就走到了水塘變。

他指了指瀑布落下的方向,“就在裡麵。”

景佳妍:“這……藏這麼深?”

九禪看了一眼後麵跟著的程鳶,“當時我們發現那些邪祟全都攻擊這位道友,未免道友屍身受損,我們就選了此地。”

“此地活水、瀑布,陰物一般不敢靠近。”

景佳妍看著程鳶,“鳶鳶,你還是在外麵等著吧!我們進去把那個什麼紅本蓮給拿出來。”

“我要進去!”

景佳妍:“可是這個地方對你們來說,壓製很大!”

“我要進去!”

景佳妍:“……”

她冇再勸了,而是去看楚螢。

楚螢隻甩出了兩張符紙貼在了程鳶和徐晉的身上,對著其他人說,“進去吧!”

抬手幻化出清絕劍,彙聚靈力,輕輕一劈。

水流頓時斷開,水塘裡的水也被她的劍氣一分為二,露出底下一個可供兩人進出的洞口,直通地底。

“走!”

隻一聲,眾人如流光一樣進了洞內。

水流回落。

水麵恢複。

“居然這麼乾燥!”

洞內隻有洞口處一段潮濕,而裡麵除了一條小水流之外,其餘地方乾燥的很,尤其是岩壁,摸起來竟然還有股熱氣。

越往裡麵走,空間越大,直到走到了一個規規矩矩的圓形之中。

而在正中間,擺放著一方棺木。

一看到那一方棺木,程鳶的表情唰的一下就變了。

“鳶鳶!”

程鳶一個箭步衝了過去,瞪著那個棺木。

她手指輕輕撫摸著那一方棺槨。

看起來像是厚重木材的棺槨,觸手一摸,卻是溫順柔嫩的很,像是在摸花瓣。

她一手扣著棺蓋,輕輕用力,棺材被掀開了。

露出了一麵儲存完好的屍身。

景佳妍也衝了過去,等看到裡麵的屍身時,驚呼了一聲,“怎麼是他!”

楚螢幾人也走了過去,就看到了棺槨裡躺著的人。

屍身儲存完好,除了冇有呼吸之外,整個人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索俍!”

程鳶控製不住的露出陰氣,手指甲也慢慢的長出來,尖銳的指甲幾乎要刺破棺槨。

被徐晉一把抓著扯開,“這是紅本蓮。”

程鳶壓下心頭翻湧的恨意,也壓下了陰氣。

“現在怎麼辦?把這個屍體抬出來嗎?還是要把這個棺槨給抬走啊!”

九禪:“先把屍體抬出來。”

話音才落,景佳妍就直接伸手,一手拎著衣領,輕鬆的八索俍從棺槨裡拎出來,又隨手放在一旁的石頭上。

“然後呢?”

九禪:“……要找到能刺激紅本蓮讓它化為本體的東西。”

眾人圍著大大的棺木繞了好幾圈兒,都冇找到。

楚螢移動視線看向了被扔在石頭上索俍的屍身。

眾人也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

景佳妍:“不會是在他身上吧!”

徐晉:“我來搜。”

他走過去,手剛要觸碰索俍的屍身,一道金光就從索俍的身上彈出來,繞過徐晉,直逼程鳶。

“鳶鳶!”

徐晉著急的喊了一聲,程鳶抬手以鬼爪揮開打過來的金光,眼神卻直直盯著地上的屍身。

她一步步朝著屍身走過去。

走到半路被九禪和楚螢齊齊攔住。

九禪:“這靈力隻攻擊你一個,可能就是為了引你前去。”

程鳶冷笑一聲,“那就看看他要搞什麼鬼!”

楚螢:“是讓你去取東西。”

程鳶:“……”

果然和楚螢說的相同,程鳶去摸索俍身上的時候,索俍並冇有攻擊,任由程鳶將他身上的東西全都摸了出來。

直到一塊黑色的石頭被掏出來。

“應該是它!”程鳶摸在手上,觸感和摸在棺木上相同。

她將黑色的石頭遞給了九禪。

九禪拿在手上觀望了幾眼,“是紅本蓮的種子。但是是死種,是已經發芽長大的種子。”

他瞭然道,“看來激發紅本蓮本體,還是要靠它自身的種子。-宋雲泰整個人都砸向了崖壁上,又掉了下來。薊宰起身要去攔住他們。葉雲初從懷裡掏出了一張符紙,直接貼在了宋雲泰的身上,宋雲泰的魂魄直接被抽離出來。“薊宰大師,活人我們不欺負!鬼魂總可以吧!”葉雲初拽著一臉懵逼的宋雲泰的魂魄,看向薊宰。薊宰腳步頓住,他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宋雲泰的肉身,又看看瑟縮著的宋雲泰的魂魄。剛想說話,杭嘉信就抓住了他的胳膊,對著他搖了搖頭。薊宰:“……”杭嘉信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