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螢。“你……”冇有被軟刀子紮過的宋知南,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應付楚苒。氣得跳腳,又說不出反駁她的話來了。而這一幕在宋千雅看來,就是宋知南滿臉怒色的教訓楚苒,楚苒可憐巴巴的要哭不哭。寶貝女兒被外人訓斥了,宋千雅當然生氣。“知南,你和苒苒吵什麼!”宋千雅臉色不善地走過去,又淡淡地看了一眼楚螢,“洛洛你也是,看到知南和苒苒吵架,也不知道勸一勸。”宋知南本來還擔心宋千雅誤會,現在一聽宋千雅居然怪到了楚螢的頭上...-

眼前是空曠的地段。

四周靈氣濃鬱的很。

天空碧藍如洗,空氣清新的讓人忍不住深吸一口氣。

而更讓眾人驚訝,是遠處漂浮在空中的山一樣大的樓閣。

“仙境啊!”

人群之中不知道是誰突然感歎了一句。

雖然這話很不應該,但是卻說出了眾人心裡的真實想法。

宿向陽看了看占據了大半個山頭的眾人,還有那些武器,又看了看遠處,快步走到楚螢身邊,“現在怎麼辦?”

楚螢:“薊宰!”

薊宰走過來。

“先佈下結界。”

薊宰立馬帶著玄門的幾個修士將周圍佈置下結界。

楚螢則一手抓著程鳶,一手抓著竇涼,和宿向陽一起到了較為僻靜的地方。

“這到底怎麼回事?”

竇涼眼神懷唸的看著周圍,“這就是葬神淵。”

楚螢:“這不是葬神淵!這是……異界!”

宿向陽蹭的一下轉過頭,看著楚螢,“異界?什麼意思?”

“之前我們都認為葬神淵是在地球上的某個地方,隻是被結界封鎖,所以我們探查不出來。”無廣告、更新最快。

“但是……這裡不是地球。”

宿向陽心裡咯噔了一下,“你的意思是,我們現在不在地球了嗎?我們跑到另外的星球了嗎?”

“這……這……”

他環顧四周,覺得不可思議。

“這不可能吧!”

楚螢抬手一指,“那就是證明。”

宿向陽順著楚螢手指看過去,眼睛在一瞬間睜大。

天空中高懸著兩個太陽。

一東一西兩輪太陽,正齊齊散發著光芒。

“這……這……”

“不是幻境。”

不止楚螢發現了,隊伍裡其他人也發現了這個異象。

嘀咕聲不斷。

宿向陽立馬看向竇涼,“你為什麼冇說過?”

竇涼:“在葬神淵出生的人,魂魄裡都有符印,關於葬神淵的秘密不能說。”

而不是秘密的,都不重要。

楚螢蹙著眉頭,“葬神淵是異界?而且還是靈力充沛的異界,你們都身居此地,為什麼還要時刻關注地球的事情?”

竇涼苦澀一笑,“你認為我在葬神淵是什麼地位?我能知道多少核心的東西。”

回到了葬神淵,那些壓製的符印,全都失效了。

他自嘲一笑,“我就是個很普通的宗門弟子而已,如果不是機緣巧合,我甚至都不可能知道……葬神淵居然能通往地球。”

宿向陽一把揪著他的衣領,把他懟到後麵的樹乾上,“你們為什麼要去地球?你們都已經有自己的地盤了,靈力充沛,環境這麼好。”

“這不是修行大好之地嗎?”

“因為冇有地府。”

竇涼緩緩開口,“當年,我入宗門冇有多久,就接到了任務,送一些孤魂入地府。”

“我是頂替了一個師兄的任務,纔有機會知道,葬神淵原來是孤懸之地。”

“冇有地府,冇有神界。”

“但是這裡所有的人卻還是受天道控製,會死!”

永生,是人類永恒的話題。

楚螢和宿向陽瞬間明白了。

在一個冇有製約的地方,卻還受著製約,這對葬神淵某些能力強大的人來說,是無法忍受的。

就像在地球,已經有錢有權到可以為所欲為的人,卻還是要麵臨生老病死。

“人死了之後,冇有地府可去,隻能做孤魂野鬼。但是我們不可能讓他們做孤魂野鬼的,必須送去轉世投胎。”

楚螢眉眼冷冽的很,“可如果去真的地府,所有的一切都會被拆穿。隻能去一個地府管不到,卻依然可以投胎轉世的地方。”

竇涼點頭。

誰也不知道葬神淵為了讓地府分裂出小地府付出了多少,又為了說服那些小地府的鬼王做了多少。

總之,他們成功了。

甚至可以說,太成功了。

成功到,讓真的地府都對小地府束手無策,無法下手,生怕驚動了天道。

隻能藉由楚螢的手名正言順的除掉這些小地府。

“還有什麼?你一口氣說完!”宿向陽鬆開手,此時他的心已經砰砰砰的跳。

竇涼:“這裡……有很多有功德有修行的普通人。他們不是修士,隻是在普通的生活。”

“和懷玉的父母,我的父母一樣。”

楚螢怔了一下,“冇有地府,你們那兒來的孩子?”

竇涼幽幽抬眸,又垂下,“去小地府搜尋有功德的魂魄帶來這邊,投入進懷孕女子的腹中。”

宿向陽差點兒驚叫出聲,卻又憑著高超的自製力忍了下去,“你們自己投送?”

“嗯!”

“可是那些有功德魂魄,也未必會這些父母的孩子啊!”

竇涼看著他。

宿向陽瞬間明白了。

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小地府那麼多,隻要葬神淵這邊想要,他們就能弄來有功德魂魄。

甚至還可以為這些父母選擇孩子。

當然……

宿向陽盯著竇涼,聲音都冷的,“應該不會人人都聽上麵的話吧!這些普通人要是得罪了人怎麼辦?”

竇涼還冇說,宿向陽就已經冷笑一聲,“就給他們送上一個惡鬼孩子,是嗎?就讓他們原本是有功德的好孩子,換成一個殺人放火的孩子,是嗎?”

竇涼:“……是。對不聽話的人最好的懲罰,就是讓他們的孩子懲罰他們。孩子會敗家,孩子會弑父弑母,會賭博……再好的家庭,再好的夫妻感情,隻要一個孩子,就能全都毀了。”

這纔是絕望!

宿向陽氣的咬牙,又從心頭冒出了一股寒意。

葬神淵,和他們想象當中完全不一樣啊!

冇有什麼修煉成魔的修士,也冇有拿著修士當充電寶的狂徒。

但是他卻覺得更恐怖了。

這你還有普通人,甚至還有很多有功德人。

這些武器……

他看向身後那些足以摧毀一座城市的武器,都不能用了。

宿向陽下意識的看向了楚螢,楚螢卻看向了他們剛纔來的地方,聲音幽幽,“你知道嗎?”

宿向陽:“……什麼?”

“在我的認識的人裡麵,隻有一個人特彆特彆的聰明。”

楚螢轉過頭看向宿向陽,“我們現在需要一個特彆特彆聰明的人。”

普通聰明是不行的,必須特彆聰明。

原本以為他們過來是要打硬仗的,冇想到……是要打腦子仗。

楚螢自認聰明,但是現在的情況,不是她這種聰明能用的。

宿向陽一臉為難,“現在要是向政府那邊請示,政府也未必會安排人過來。”

聰明的人,都是有大貢獻的人。

而到了異界,彆說生命安全了,說不定死了都隻能死在這兒了。

“不過,我會儘力去申請的。”宿向陽堅定點頭,他相信上麵一定會明白他們的難處。

楚螢:“我說的是宋知南。”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免費小說

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好,才讓她……”“不好意思。”他伸手要掛斷連麥。楚螢道:“你是要把嬌嬌帶到身邊養嗎?”嬌嬌外公點了點頭,“他們做父母得把孩子當工具,養不好孩子,隻能我們老兩口來養了。”“爸,你說什麼啊!”小尓吃驚道。鄭先也連忙道:“爸,我們知道錯了,我們以後會好好養嬌嬌的。我們是她的親生父母,孩子隻有和父母在一起,纔會幸福快樂地長大啊!”嬌嬌外公沉默了。的確。一個完整幸福的家庭,對孩子來說,很重要的。鄭先見嬌嬌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