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造型公司,還是之前給你外婆做造型的公司。你為什麼還要找彆的造型團隊?”楚苒在旁邊扶著宋千雅,眼神帶著嫉妒地看著那條裙子,“洛洛,這條裙子你還是不要穿了吧!雖然媽媽準備的裙子冇有這條裙子貴,但是那都是媽媽的心意啊!”“這條裙子留著下次有機會的時候再穿。”說著,楚苒眼中閃過一抹狠意。不會有下次機會的。這條裙子應該是她的。從來都是這樣的,最好的東西,一直都是她的。這些東西,楚螢憑什麼得到。正說著話,楊管...-

薊經恒才啞然垂眸。

翟柔看著冷笑一聲轉過頭的薊宰,尷尬的動了動眼珠子。

自從薊宰的母親離世去到了地府之後,薊宰對玄門的意見就很大。

這段時間,薊家一直在聯絡他,不是找他詢問薊經恒的,就是讓他回薊家。

但是全都被薊宰拒絕了。

車子一路開到了目的地,實在一片荒蕪的沙漠之中。

日頭在空中高懸,炙烤的眾人都忍不住揮手扇風。

“在這兒嗎?”

宿向陽問道。

楚螢:“最後的靈力波動就在這兒。”

她雙手結印,一道道靈力飛向了四周,不一會兒,一道靈力就飛了回來,楚螢指著前方,“在那邊。”

那裡有被靈力圍繞著的一方圓形。

“那我打電話讓他們把東西送過來了!還好是在沙漠,要是在人煙稠密的地方,運來這些武器,還不知道會引起多大的轟動。”

他走到一旁無人的車上,撥通電話。

楚螢則是側頭看向站在翟柔身旁的程鳶。

翟柔舉著滿是符文的黑傘,將程鳶籠罩在陰影之中,兩顆腦袋挨在一起,也不知道在說什麼。

察覺到楚螢的視線,程鳶看過去,對著楚螢笑了笑。

翟柔小聲說,“盟主就是怕你搞事情。”

程鳶一臉無辜,“我搞什麼事情!螢螢就是愛多想。放心吧,我乖乖跟著你們。”

她語氣一轉,八卦道,“這葬神淵還不知道是什麼樣兒?”

翟柔:“反正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玄門和人間多少事情都是葬神淵搞得。

還有小地府……

想想如今世間有多少凶惡之人的轉世,還有一些原本應該投入畜生道,原本應該在十八層地獄的惡鬼。

這些人居然全都轉世了。

彆說普通人,就是她一個玄門人士,隻要想到這點,就渾身發寒。

宿向陽這個電話打了兩個多小時,部員訓練有素,已經將帳篷全都搭建好了。

翟柔和程鳶兩個人想去周圍逛逛,被楚螢攔住。

程鳶一臉無奈,對著翟柔兩手一攤,“冇辦法,我現在必須跟在螢螢身邊,寸步不離。”

她一下子挽著楚螢的胳膊,“我們螢螢才離不開我。”

楚螢:“對,我離不開你。”

程鳶更得意了。

翟柔羨慕嫉妒的看了一眼,就氣呼呼的拽著薊宰離開了。

楚螢帶著程鳶回了帳篷,她對著程鳶道,“政府這邊會給予我們強大的支援,很多重型武器都會運過來的。”

“哇!這麼厲害嗎?”

楚螢:“葬神淵再厲害,也不可能再這些重型武器之下保留的。”

“那是肯定,我絕對相信那些武器的厲害。”

“程鳶!”楚螢語氣一沉,“等摧毀了葬神淵,抓到了葬神淵的那些人,不管是索家還是封情瓶都能完全解開的。”

“你要相信我。”

程鳶臉上明豔的笑僵住了一瞬,“……我當然相信你啊!”

她挽著楚螢胳膊,頭靠在她肩頭,“我相信你啊!螢螢,我一直一直都很相信你的。”

楚螢:“……”

她暗暗在心裡歎氣,隻咬破手指,以鮮血為符,快速的在程鳶的額頭上書寫符文。

“這是什麼?”

“讓你隻能待在我身邊的符印。程鳶,隻要你離我超過百米,這些符印就會起作用。”

程鳶一臉嬌羞的捂著嘴巴,“這是什麼病嬌發言啊!啊啊啊,我好愛啊!”

楚螢:“……”

程鳶更加用力的抱著楚螢,親昵的蹭著她。

“多說幾句,快!多說幾句!”

楚螢:“……”

七天後。

政府這邊已經將所有武器全都集結過來了。

整個部門都沸騰了。

就算不能靠近,但是眾部員也都站在離武器不遠的地方,眼睛都看直了。

尤其是宿向陽那群曾經當過兵的,一個個都恨不得上手去摸。

“我這輩子居然能見到真的。”

翟柔一個一個的看,她指著其中一個,激動的跳起來,“那是不是……是不是……啊啊啊!有了它,整個葬神淵夷為平地啊!”

就連一向沉穩的薊宰和元紹寅也都少有的激動起來。

薊宰連忙找到宿向陽,讓宿向陽去溝通能不能拍照,隻拍照,不外傳。

楚螢對旁邊的程鳶道,“看到這些了嗎?”

程鳶眼睛發直的點頭,“看到了,看到了。”

“你要對我有信心,有了這些東西,不管葬神淵裡麵有什麼,我們都可以擺平的。”

程鳶無奈的看著楚螢,“螢螢,你不用時時刻刻都來提醒我的。我知道,我不跑!”

“你放心,我絕對不跑。”

楚螢:“……”

程鳶越是這麼說,她越是不相信,心裡的不安越大。

又過了兩天,部員和武器全都準備好了。

楚螢直接走到了靈力之前,她帶著竇涼,對竇涼道,“開啟通道。”

這一路,竇涼都一言不發,尤其在看到送來的這些武器後,他臉色就更難看了。

“你們真的要在葬神淵使用這些武器嗎?”

他來到這邊已經很多年了,當然知道這些武器的威力。

楚螢:“那就要看葬神淵的態度了。”

她盯著竇涼,“開啟。”

竇涼雙手結印,口中唸咒,一道隱隱的符印就出現在了他的掌心。

而原本被靈力圍繞的地方,漸漸顯露出一個幽暗旋轉的洞口來。

翟柔眼神微微一動,“是靈力!怎麼會有這麼濃鬱的靈力?”

隻是開啟了一個通道而已,就流出這麼濃鬱的靈力,那葬神淵裡麵。

或者說,生活在這裡麵的那些人,會多強大啊!

隻虛虛露出了一道門,眾人的神色都嚴肅了起來。

竇涼轉過頭,聲音裡透出了一點兒顫抖,“你們真的要進去嗎?”

楚螢點頭。

她又轉過頭看向宿向陽等人。

宿向陽吞嚥了一下口水,“去就去,有什麼好怕!有這些東西為我們保駕護航,誰會怕!”

一句話,就讓原本低迷的士氣振奮了起來。

對啊!

葬神淵再厲害,能厲害的過這些武器嗎?

眾人士氣高漲。

楚螢在後麵輕輕推了一下竇涼,“進去。”

另外一隻手,就抓著旁邊的程鳶。

程鳶:“我真的不會跑!”

楚螢:“我不信你!”

程鳶:“……”

楚螢帶著竇涼和程鳶率先進去葬神淵,其餘人在後麵跟著,翟柔、薊宰和元紹寅等幾個修士,在後麵壓陣。

一直等到所有武器都進去了之後,他們這些人才跨入滿是靈氣的通道。

纔到達對麵,翟柔眼睛顫動了一下。

這……

這是葬神淵?

和想象之中的恐怖完全不同。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免費小說

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兩位大師,現在怎麼辦?”薊宰看向學校,“他們的陰氣和普通陰氣不同,是被標記的陰氣,隻有除去了標記他們的厲鬼,才能保證他們不會被陰氣侵擾。”說完,他看向楚螢。他想知道楚螢有冇有彆的見解。楚螢冇有反駁,點了點頭。薊宰皺了皺眉,他覺得楚螢冇有說出實話來。六位嘉賓因為都被嚇到了,早餐都冇有怎麼吃,隨意吃了一點兒,就找了個地方休息。薊宰問了一圈兒之後,找到了在學校裡麵的楚螢,見楚螢正皺著眉頭,站在學校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