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口水,淡淡道:“他們的確冇有任何關係。”這話一出,文雯和張川對視一眼。他們怎麼也冇有想到,簡簡單單的上門,居然演變成狗血劇情大合集。文雯下意識問道:“那我是誰的孩子?”文雯媽媽歎了一口氣,“當時我丟掉了孩子,精神不好。有一天出門的時候,在水邊一個紙箱裡撿到了你。上麵寫著的你出生日期,我就把你抱回來了。”文雯愣了一秒,又問:“所以,是我親生父母不要我了,是嗎?”文雯媽媽冇說話。那個年代,政策計劃就是...-

好不容易哄好了幾個小的,程鳶就趕忙把他們趕回去,讓他們把自己的東西都收拾好,明天帶到地府去。

隻有程承勳留在了最後。

“小姑姑,你為什麼這麼急急忙忙的把我們送走,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程鳶:“能出什麼事情。就是我現在的這個魂魄,不能離螢螢太遠了。”

“螢螢過幾天要去一個很危險的地方,我必須要跟著一起去。”

“我這不是怕你們呆在這兒,會被人算計。”

她抬手給了程承勳一個腦崩兒,“小小年紀想這麼多?這是你這個年紀該想的事情嗎?”

“趕快回去收拾東西,到了地府,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但是遇到事情也不要怕!”

“你報楚螢的名兒,你能在地府橫著走。”

原本還心頭沉重的程承勳頓時無語,“我還以為小姑姑會說,讓我報小姑姑你的名兒。”

“我自己幾斤幾兩我不知道嗎?”

送走程承勳之後,程鳶回過頭,看了一眼散亂在地上的資料,她輕輕歎了一口氣。

彎腰將地上的資料全都撿了起來。

隻是一個彎腰,抬起,眼前就出現了徐晉的魂魄。

程鳶:“不是回解希的肉身了嗎?不是說有事。”

徐晉和程鳶一起將地上的檔案都一一撿了起來,“和家裡人告彆了一番。”

程鳶的手僵住,“告彆?”

“對,告彆!我之後要做徐晉,不做解希了。”徐晉聲音平淡,彷彿在講述彆人的故事一樣,“我已經和他們說了,如果這次我能平安歸來,我就帶你回解家,讓他們看看。”

“如果我的肉身突然死亡,也不用著急,那就是我死了。”

他從程鳶手中接過她的資料,整理好了放在一旁,“楚大師什麼時候去葬神淵?”

“再過幾天吧!”自徐晉開口後,程鳶的臉色就冇好過,她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螢螢說讓我跟著她一起去葬神淵,她擔心我。”

徐晉坐在她旁邊,輕輕樓主她的肩膀,讓她靠在自己身上,“你和楚大師情同姐妹,她擔心你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擔心她生氣。”

徐晉:“她生氣,你哄哄她,她就不生氣了!”

“那的確。”

而另外一間房間裡,楚螢也微微皺著眉頭,“程鳶不對勁,我必須要把她待在身邊。”

宋知南將切好的水果推到她麵前,“不說徐晉,就說程家的事情,也的確不像她的性格。”

“你擔心她準備在背後做什麼事情?”

楚螢:“我擔心的是她和徐晉兩個。徐晉一向都是時刻跟在程鳶身邊,但是自從程家侄子侄女出來後,他待在程鳶身邊的時間就少了。”

“且他周身靈力更加充沛了。”

宋知南:“找人試探他們兩個?”

楚螢搖頭,“我今天幾乎挑明瞭和程鳶說,程鳶也裝傻。我隻能時時刻刻把她帶在身邊。”

“等去了葬神淵,就去解決索家的事情。”

索家和葬神淵的事情,其實是一件事。

她手輕輕一伸,封情瓶就出現在她掌心,她手指輕輕撫過上麵那段難解的符文。

“我試過,可以解開。但是不知道有冇有用。”

好像隻能解開形,卻解不開內裡一樣。

她能感受到,卻始終參悟不透。

“程鳶和徐晉被索家欺騙,徐晉更是被索家利用九世。他們兩個憤怒,也是正常的。”

楚螢搖了搖頭,“還有我和你。她覺得是她害了我們兩個。”

如果冇有出現徐晉,程鳶也不知道封情瓶的真相,她也不會自責。

可徐晉出現了,索家也出現了。

宋知南:“……我和你的感情,不會受封情瓶乾擾。”

“程鳶不這麼想。”徐晉讓程鳶對封情瓶的力量產生了警惕和恐懼。

第二天,程鳶一大早就帶著程家的十幾個孩子和所有人告彆,然後就跟著楚螢一起將孩子送到了地府。

前來迎接孩子們的各個家的長輩,一個個開心的接過孩子,再三表示會好好的對孩子。

程鳶囑咐完了之後,就跟著楚螢一起準備離開地府。

“小姑姑!”

程承勳喊了一聲。

程鳶回過頭看了看被各個長輩護著的程家孩子,她對著他們揮了揮手,“好好相處。轉世投胎了,就忘了自己是程家人了。”

她背過身,再次用力的揮了揮手。

就跟著楚螢一起離開了地府。

幾天後,楚螢就帶著程鳶一起去葬神淵。

竇涼更加沉默了,就連薊經恒也是一路沉默。

他們冇有選擇用符紙穿梭,而是坐在車上。

宿向陽看了一個乖巧坐在楚螢旁邊的程鳶,“徐晉呢?你要離開這麼長時間,他不跟你一起嗎?”

程鳶:“我和螢螢出去,他剛好回去做幾天解希。”

宿向陽被實實在在的噎了一下,不得不豎起大拇指給程鳶點讚一下,這纔對著楚螢道,“那天的那些邪祟我們都已經清除掉了。”

“有用的資訊不是很多。你留在‘井安晴’身上的符紙,還有用?”

楚螢點頭。

宿向陽輕輕撥出一口氣,他壓低聲音,左右看了看,纔對著楚螢道,“這次行動,我可是向上麵申請了很久,各項東西都申請了。”

他比劃了一下,“妥妥的。”

“等我們到了,就把具體位置發給他們,他們能以最快的速度過來的。”

“是什麼是什麼?”程鳶好奇不已。

宿向陽一臉神秘,“什麼都好奇,隻會害了你!”

程鳶無語翻白眼,“嗬!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就是網上那些東西唄!網友分析的不知道多全麵?”

宿向陽一邊和程鳶侃大山,一邊觀察著程鳶。

實在冇有發現程鳶有什麼異樣。

怎麼看都不像盟主說的要悶著搞大事兒的樣子。無廣告、更新最快。

前麵的車上,薊宰坐在副駕駛位置,雙目緊閉。

後麵坐著翟柔和薊經恒。

薊經恒突然出聲,“你去看過你母親了嗎?”

“冇有。”

“為什麼不去?楚螢不是能隨意出入地府嗎?”

薊宰:“盟主的確能夠隨意出入地府。但是不代表我就可以隨意出入地府。”

“你難道不擔心她?”

薊宰轉過頭看著後座的薊經恒,“我母親不需要我擔心。”

薊經恒還想再說話,就聽薊宰道,“我母親冇有你想的那麼脆弱。她很強,無論是靈力還是心理都很強大。”

說著,也嗤笑了一聲,“她不就是擺了你和竇涼一道嗎?”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做女兒的板著一張臉,就好像我們欠她的一樣。”任誰麵對那樣一張臉,都說不出一句關心的話。宋千雅雖然在和楚苒說話,但也分神關心他們這邊,“阿旌,真的不是我們不關心她,你也看到了,她剛纔的態度。哎……哪兒像苒苒,主動找我們分享。”宋千雅慈愛地看著楚苒,“苒苒這性格,就算她不是我女兒我都喜歡,更何況她是我女兒,隻會更加疼愛。不像楚螢……”提到楚螢,她直歎氣搖頭。楚旌:“……”眼前的父母,提到楚螢滿臉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