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府,拿給了景淮公子“奴婢前些日子,在景淮公子的書房,瞧見了大公子手稿“她們壓根冇有燒!”丫鬟嚥了咽口水,隻覺老爺的麵色格外可怕。她話還未說完,便聽得陸景淮沙啞著嗓音道:“我冇有抄襲!”“我冇有抄襲!”他聲音彷彿被困的野獸,頗有幾分恐怖。“我纔不會抄襲陸硯書,陸硯書是個癱子,他不如我,不如我!”陸遠澤深深的吸了口氣,隻覺心跳的厲害。彷彿要跳出胸膛。“當年,你說仰慕硯書才學,我拿了許多書籍給你,你難不...-青衣男子低低的笑出了聲。

“怎麼?又在朝朝麵前吃癟了?上回你來尋我,可是被三歲的朝朝竊取蟠桃當眾打臉

“諾大的神界,竟然擋不住三歲的她,可不可笑?”

“今日,她又讓你不痛快了!”宗白聲音含著笑意,語氣篤定。

他就那麼散漫的站在那裡,卻有著天然的氣勢。

“入獄受刑,依舊這麼嘴硬。難怪你能做她的大弟子!”寒川擺手,身後小神君退下。

“宗白,你修行千年才成神。應當明白修行不易……”

“如今帝君未歸,你若願意將她的下落告訴我,我便讓你與我,一同執掌三界如何?”

“何必為了她,拋下自己的前程未來!”寒川負手而立,站在他麵前。

宗白神色淡淡,眉宇間露出一絲不屑:“執掌天地,於我來說,比不得她一絲一毫

“她獻祭三界,為黎民為蒼生丟了性命

“重來一世有何不可?她並未得罪你們任何人!為何你就容不得她?!”宗白凝聲怒問,若是帝君在此,決不允許他胡作非為!

寒川眼神一沉。

隻要她活著,這三界,就永遠要在她之下!

隻要她活著,就種不得琉璃淨花,煉不得六淨丹!

隻要她活著,所有產生慾念的神靈都將被驅逐下界,重新修行!

廢修為重修,談何容易?

“隻她一人,就要令整個神界重修!這神界,容不下她!”

“宗白上神,你們又能護她多久?”

“給她幸運,給她眼睛,為尋她放棄神格,為聚魂差點回不來,甚至為她無數次開啟時空之門,神格破碎。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值得嗎?背棄一切,值得嗎?”他難掩怒氣,看著宗白的眼中露出幾分殺意。

宗白麪色蒼白,劍眉微皺,一滴滴血順著手掌滴落。

“你這種貪慕權勢,從未體會過真心的人,怎會懂?”

“她值得,她值得我背棄一切,值得我付出生命,值得我們付出一切代價!”隻願她活著。

寒川氣極反笑:“好好好,你們骨氣硬

“我倒要看看,她值不值得!”

“我倒要看看,她一手養大的弟子推上誅仙台,她還能不能安然躲在下界!”寒川氣得甩袖而去。

宗白赫然抬頭,麵色陰沉的難看。

小神君笑眯眯的看著他:“宗白上神逆天而行,以權謀私,強行複生昭陽劍尊,但無心的她,是正是邪,誰知道呢?”

“星迴戰神數次為神界立下赫赫戰功,將來數不儘的功勳。偏生,神魂私自下界,為聚魂差點迷失在人間

“閒庭上神主掌生命,卻冇了雙眼

“時空神明崇嶽,數次打開時空之門,神格即將破碎

“幸運神盛禾乃天道寵兒,偏生將幸運給了她

“黑暗之神玄玉替神界統領魔界,他卻叛出神界,獨占魔界

“ 甘棠上神真身下界,至今未歸

“你們七人乃神界上神,知法犯法,逆天而為,若推上誅仙台,看你那師父來不來!”

“聽說,她如今不足五歲?”

“哈哈哈哈哈……”

“救世神又如何?如何能對抗整個神界……”

小神君猖狂的大笑著離開,還有已經投胎的七絕,她陸朝朝再厲害,還能顛覆整個神界嗎?

神獄之門緩緩關上。

唯有雷聲彙聚,彷彿什麼也不曾發生。

此刻的陸朝朝,卻是站在門外,突的看向天空。

“朝朝你在看什麼?”謝玉舟在月老祠升了火,將四處勉強打掃乾淨能落腳。

朝朝疑惑的抿了抿唇,輕輕搖頭。

“祖母,您快吃點東西。阿蠻喂您……”阿蠻語氣低沉,隱隱能聽出抽泣的聲音。

老太太躺在乾草上,今日離開村子,她狀態便不太好。

她這幾日,本就強行撐著。

原本撐著阿蠻成婚,哪知婚事不順,如今,卻要讓阿蠻擔憂了。

阿蠻也知道,祖母時日不多,隻怕撐不住了。

“阿蠻,待我走後,你便跟他走吧老太太前後兩世,早已洞悉人心。

“他愧對你母親,對你亦有愧疚。他定會好好待你……”

“祖母知道,你性子直,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可你孤身一人,祖母如何能放心?祖母走也閉不上眼睛老太太拉著阿蠻,不願鬆手。

今日離開村子前,村民百般挽留,百般祈求,阿蠻也不願留下。

便可見這孩子心性。

老太太在這異世格格不入,但她對阿蠻卻是十足的真心。

阿蠻早已紅著眼睛掉淚。

“這世間,唯祖母真心待我母親一心等待父親,父親修行萬年,又有幾分情愛呢。

他的好,來自愧疚。

村民挽留,無非是想藉著她的身份,尋那負心漢護佑。

唯獨祖母,不奢求一絲回報,真心愛她。

“我寧願跟著朝朝,也不願跟他走

老太太一怔,見朝朝對著她露出一絲淺笑,老太太不由放鬆。

“你放心吧,有我在,誰也不能欺負了她陸朝朝從不做承諾,但此刻,她毫不猶豫。

老太太左手抓著阿蠻,右手抓著朝朝。

“好,好,好

“我放心。阿蠻跟著你,我放心你能一己之力打開時空之門,她不會委屈阿蠻。

“祖母……”阿蠻泣不成聲。

“她壽元已儘,今日若不走,便永遠也走不了了。她不屬於這個世界,不會被冥界接引。有今生冇來世朝朝此話,引得阿蠻放聲大哭。

“祖母,你走吧她輕輕抱著呼吸越發弱了的老太太,滿眼不捨。

“不要擔心阿蠻,阿蠻會過得很好

“祖母,你放心回家吧她期待了一輩子的家。

眼看著老太太呼吸越發弱,阿蠻紅著眼睛道:“朝朝,勞煩你讓祖母回家吧

陸朝朝輕輕頷首。

今日恰逢滿月,是時空之門最薄弱的時候。

她抬手在空中輕點,眉心那抹印記霎時顯現。力量泄出的那一刻,天道輕輕睜開眼。

月老祠內。

漆黑的四周,突然一絲強光顯現。

奪目的光芒,刺的眾人抬手遮眼。

還未看清時空裂縫中的景象。便聽得一道道刺耳的鳴笛聲……

謝玉舟眼睛早已瞪得溜圓,低聲呢喃道。

“牛逼大發了……”

“雖然我蠢,但這力量……好像超躍了神明的範疇啊

-要走漏訊息!”假寧氏見她有影子,跪在地上瘋狂磕頭,一邊磕一邊哭:“寧夫人,是皇後孃娘吩咐的,奴婢不是有意欺騙您的“奴婢真有個女兒被拐,奴婢並未騙您啊“奴婢也有苦衷的……”假寧氏見四處封鎖,心知逃不了,當即跪地磕頭。許氏譏笑一聲:“你是有個女兒,但你在她十五歲時,將她賣進了青樓!”“拖下去吧!”假寧氏被人堵住嘴,連同兩個嬤嬤直接打暈拖走。“暫且不要打草驚蛇,先進宮!”許氏麵色難看。寧氏擦乾眼淚,雙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